有關「霸氣」的研訊 2016年9月26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日繼續就騎師鄭雨滇於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在沙田的珠海讓賽中策騎「霸氣」所採取的策略展開研訊。小組亦繼續就在2016年9月11日進行的聆訊中所獲提供之證供的其他方面進行研訊。 於研訊開始時,「霸氣」的練馬師吳定強提供證供,表示他決定安排「霸氣」在轉投其馬房後首次上陣時除去眼罩角逐,因他注意到,「霸氣」在之前若干場賽事中,在佩戴眼罩下跑來過於搶口,因而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說,他希望替「霸氣」除去眼罩之後,該駒在賽事中可以更能穩定走勢,從而能以佳勢衝刺。他說,在安排「霸氣」除去眼罩後,他要求鄭雨滇在上述賽事中將「霸氣」置於領放馬匹後面競跑,因「霸氣」以往曾採取跟隨領放馬的跑法,在全天候賽事中取得勝利。他說,鑒於「霸氣」在此仗中途已須受催策,繼而顯著轉弱,他將考慮在「霸氣」日後的賽事中,讓該駒採取更積極的跑法以盡可能佔取前列位置。 鄭雨滇表示,「霸氣」出閘迅速,其後不久他按照策騎指示收慢坐騎,以佔取跟隨領先馬匹的位置。他說,過了一千米處後,他居於領放馬後「幸運儀」旁邊的位置,但於八百米處已須開始催策坐騎。其後,坐騎儘管受力策,但未能以勁勢衝刺。 小組告訴吳定強,有關他就給予鄭雨滇的策騎指示所作的解釋將會記錄在案。 在今次研訊的取證過程中,小組在鄭雨滇在場下,查看了其手提電話內的訊息與對話。小組對其中某一條訊息的初步觀察為,鄭雨滇在「亞馬寶寶」於 2016年9月7日在跑馬地馬場角逐友愛讓賽前,或曾向一名並非該駒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根據賽事規例第12(40)條所賦予的權力,小組扣留了鄭雨滇的手提電話,以便檢視其他所發出及接收只與賽馬事宜有關的訊息和對話。小組其後在9月12日於鄭雨滇在場下,查看了其手提電話的其他訊息和對話。其後,小組確認鄭雨滇在「田黃」於2016年1月9日在沙田馬場角逐馬會道讓賽前,或亦曾向一名並非該駒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此外,鄭雨滇在「好老友」於2016年9月7日在跑馬地角逐公益金盃(讓賽)前,或亦曾向一名並非該駒的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小組確認騎師鄭雨滇在策騎上述各駒角逐上述賽事前,曾策騎牠們出操,其中亦曾策騎「亞馬寶寶」參加試閘。 小組向鄭雨滇查詢有關上述事情後,決定再將研訊押後至另訂日期繼續進行,以便考慮有關證供。 小組今天亦傳召了騎師何澤堯,要求他協助小組了解一項與是次研訊有關的次要事情。小組聽取了何澤堯的證供後,對他所提出的證供完全滿意,故何澤堯將不會以任何形式參與涉及鄭雨滇的後續小組研訊。此外,何澤堯並非任何現正進行的小組研訊的對象。  
  賽馬新聞  

有關「霸氣」的研訊

2016年9月26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日繼續就騎師鄭雨滇於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在沙田的珠海讓賽中策騎「霸氣」所採取的策略展開研訊。小組亦繼續就在2016年9月11日進行的聆訊中所獲提供之證供的其他方面進行研訊。

於研訊開始時,「霸氣」的練馬師吳定強提供證供,表示他決定安排「霸氣」在轉投其馬房後首次上陣時除去眼罩角逐,因他注意到,「霸氣」在之前若干場賽事中,在佩戴眼罩下跑來過於搶口,因而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說,他希望替「霸氣」除去眼罩之後,該駒在賽事中可以更能穩定走勢,從而能以佳勢衝刺。他說,在安排「霸氣」除去眼罩後,他要求鄭雨滇在上述賽事中將「霸氣」置於領放馬匹後面競跑,因「霸氣」以往曾採取跟隨領放馬的跑法,在全天候賽事中取得勝利。他說,鑒於「霸氣」在此仗中途已須受催策,繼而顯著轉弱,他將考慮在「霸氣」日後的賽事中,讓該駒採取更積極的跑法以盡可能佔取前列位置。

鄭雨滇表示,「霸氣」出閘迅速,其後不久他按照策騎指示收慢坐騎,以佔取跟隨領先馬匹的位置。他說,過了一千米處後,他居於領放馬後「幸運儀」旁邊的位置,但於八百米處已須開始催策坐騎。其後,坐騎儘管受力策,但未能以勁勢衝刺。

小組告訴吳定強,有關他就給予鄭雨滇的策騎指示所作的解釋將會記錄在案。

在今次研訊的取證過程中,小組在鄭雨滇在場下,查看了其手提電話內的訊息與對話。小組對其中某一條訊息的初步觀察為,鄭雨滇在「亞馬寶寶」於 2016年9月7日在跑馬地馬場角逐友愛讓賽前,或曾向一名並非該駒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根據賽事規例第12(40)條所賦予的權力,小組扣留了鄭雨滇的手提電話,以便檢視其他所發出及接收只與賽馬事宜有關的訊息和對話。小組其後在9月12日於鄭雨滇在場下,查看了其手提電話的其他訊息和對話。其後,小組確認鄭雨滇在「田黃」於2016年1月9日在沙田馬場角逐馬會道讓賽前,或亦曾向一名並非該駒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此外,鄭雨滇在「好老友」於2016年9月7日在跑馬地角逐公益金盃(讓賽)前,或亦曾向一名並非該駒的馬主或練馬師的人士提供關於該駒狀態的資料。小組確認騎師鄭雨滇在策騎上述各駒角逐上述賽事前,曾策騎牠們出操,其中亦曾策騎「亞馬寶寶」參加試閘。

小組向鄭雨滇查詢有關上述事情後,決定再將研訊押後至另訂日期繼續進行,以便考慮有關證供。

小組今天亦傳召了騎師何澤堯,要求他協助小組了解一項與是次研訊有關的次要事情。小組聽取了何澤堯的證供後,對他所提出的證供完全滿意,故何澤堯將不會以任何形式參與涉及鄭雨滇的後續小組研訊。此外,何澤堯並非任何現正進行的小組研訊的對象。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7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