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師鄭雨滇 2016年11月23日 受薪董事小組今早繼續進行已於9月11日展開並於9月26日及10月25日恢復進行的研訊。騎師鄭雨滇出席了今天恢復進行的研訊,並在研訊中作供。小組今天亦召見了一名於9月11日及當日前獲鄭雨滇提供賽馬相關資料的人士。 鄭雨滇今天承認兩項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59(1)條的指控,該條規例內容如下: 第59條   騎師不得作出下列行為: (1) 向任何人士提供有關他可能會受某馬房聘請,在任何賽事或操練中策騎的任何馬匹的試跑資料,但有關馬匹的馬主或練馬師則屬例外。 對鄭雨滇的兩項指控詳情如下: 指控一 他確曾於8月17日、8月20日及9月3日策騎「亞馬寶寶」進行晨操,並於8月23日在沙田馬場策騎該駒參加試閘。 他已獲聘於9月7日跑馬地賽馬日策騎「亞馬寶寶」競逐友愛讓賽。 在9月7日下午十二時十二分至三時二十三分的一段WhatsApp文字對話中,他曾向一名人士提供有關「亞馬寶寶」狀態的資料,而該名人士並非「亞馬寶寶」的馬主或練馬師。 指控二 他確曾於1月4日及1月6日策騎「田黃」進行晨操。 他已獲聘於1月9日沙田賽馬日策騎「田黃」競逐馬會道讓賽。 在1月8日下午六時二十九分至六時三十分的一段WhatsApp文字對話中,他曾向一名人士提供有關「田黃」狀態的資料,而該名人士並非「田黃」的馬主或練馬師。 小組接納鄭雨滇所提出於今天完成裁決的請求,並判定罰則如下: 指控一:由2017年4月25日開始暫停策騎出賽兩個月,直至2017年6月25日才可再次策騎。 指控二:由2017年4月25日開始暫停策騎出賽兩個月,直至2017年6月25日才可再次策騎。 小組裁定,這兩項暫停策騎出賽的罰則同期執行,並將於鄭雨滇在2016年10月25日被判罰全面暫停騎師牌照六個月直至2017年4月25日止的罰則期滿後開始執行。鄭雨滇於10月25日因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拒絕服從競賽董事所發出的正當指令而被判罰。在判定罰則開始執行的日期時,小組考慮到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對賽馬誠信構成影響,而且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與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屬於互為獨立和不同的事件。因此,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的罰則須與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的罰則分期執行。 小組告知鄭雨滇,正如他早前已獲告知,假如他於2017年4月25日前決定按指令提交有關銀行或財務紀錄,小組將再召開會議,重新考慮判罰他全面暫停騎師牌照六個月的事宜。倘若鄭雨滇在限期前提交上述紀錄,小組亦會重新考慮其因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於今天被判兩項停賽罰則的開始執行日期。  
  賽馬新聞  

騎師鄭雨滇

2016年11月23日

受薪董事小組今早繼續進行已於9月11日展開並於9月26日及10月25日恢復進行的研訊。騎師鄭雨滇出席了今天恢復進行的研訊,並在研訊中作供。小組今天亦召見了一名於9月11日及當日前獲鄭雨滇提供賽馬相關資料的人士。

鄭雨滇今天承認兩項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59(1)條的指控,該條規例內容如下:

第59條   騎師不得作出下列行為:

(1)

向任何人士提供有關他可能會受某馬房聘請,在任何賽事或操練中策騎的任何馬匹的試跑資料,但有關馬匹的馬主或練馬師則屬例外。

對鄭雨滇的兩項指控詳情如下:

指控一

  1. 他確曾於8月17日、8月20日及9月3日策騎「亞馬寶寶」進行晨操,並於8月23日在沙田馬場策騎該駒參加試閘。
  1. 他已獲聘於9月7日跑馬地賽馬日策騎「亞馬寶寶」競逐友愛讓賽。
  1. 在9月7日下午十二時十二分至三時二十三分的一段WhatsApp文字對話中,他曾向一名人士提供有關「亞馬寶寶」狀態的資料,而該名人士並非「亞馬寶寶」的馬主或練馬師。

指控二

  1. 他確曾於1月4日及1月6日策騎「田黃」進行晨操。
  1. 他已獲聘於1月9日沙田賽馬日策騎「田黃」競逐馬會道讓賽。
  1. 在1月8日下午六時二十九分至六時三十分的一段WhatsApp文字對話中,他曾向一名人士提供有關「田黃」狀態的資料,而該名人士並非「田黃」的馬主或練馬師。

小組接納鄭雨滇所提出於今天完成裁決的請求,並判定罰則如下:

指控一:由2017年4月25日開始暫停策騎出賽兩個月,直至2017年6月25日才可再次策騎。

指控二:由2017年4月25日開始暫停策騎出賽兩個月,直至2017年6月25日才可再次策騎。

小組裁定,這兩項暫停策騎出賽的罰則同期執行,並將於鄭雨滇在2016年10月25日被判罰全面暫停騎師牌照六個月直至2017年4月25日止的罰則期滿後開始執行。鄭雨滇於10月25日因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拒絕服從競賽董事所發出的正當指令而被判罰。在判定罰則開始執行的日期時,小組考慮到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對賽馬誠信構成影響,而且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與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屬於互為獨立和不同的事件。因此,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的罰則須與違反賽事規例第12(33)條的罰則分期執行。

小組告知鄭雨滇,正如他早前已獲告知,假如他於2017年4月25日前決定按指令提交有關銀行或財務紀錄,小組將再召開會議,重新考慮判罰他全面暫停騎師牌照六個月的事宜。倘若鄭雨滇在限期前提交上述紀錄,小組亦會重新考慮其因違反賽事規例第59(1)條於今天被判兩項停賽罰則的開始執行日期。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7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