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琴表香港盃「滿樂時」與「榮進之光」冀能光榮退役 2016年12月9日 撰文:Kate Hunter 與Mariko Seki 今屆浪琴表香港盃的參賽馬匹之中,日本馬的數目幾乎佔了一半。去年此賽冠軍「榮進之光」、2015年日本馬王「滿樂時」、頂級雌馬「皇后寶戒」、雙料一級賽盟主「朗日清天」及表現穩健的「善得福」,本週日(12月11日)將代表東瀛角逐這項2000米一級賽,力爭冠軍殊榮。 香港盃對於日本馬圈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日本賽駒「富士山」曾於1995年攻下此賽,是日本賽駒早期勝出的國際大賽之一。日本賽駒其後再三度在香港盃中報捷,包括1998年的「午夜博彩」、2001年的「愛麗數碼」,當然還有去年的「榮進之光」。單以今年報名角逐香港盃的日本馬匹數目來看,已可證明日本隊矢志要再把冠軍獎盃捧回日本。 今屆賽事更具瞄頭的因素是,在上述五匹日本參賽馬中,有兩匹均會以今仗作告別之戰,分別為星味十足的「榮進之光」,以及表現令人震懾的「滿樂時」。 「滿樂時」今次已是十二個月內第三次出征香港,之前兩次是去年12月攻下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和今年5月在冠軍一哩賽中摘下桂冠。「滿樂時」是日本盃盟主「銀幕英雄」的子嗣,牠跑一哩途程實力毋庸置疑,而今年10月更攻下2000米一級賽秋季天皇賞。其後,其馬主及練馬師決定讓牠放棄衛冕香港一哩錦標,轉戰享負盛名的香港盃。 「滿樂時」上仗在莫雅胯下勇奪一級賽秋季天皇賞冠軍,今仗將再由莫雅執韁。「我認為應付東京競馬場的2000米賽道,難度較週日香港盃的沙田跑道為高,因此今仗場地絕對不成問題。」莫雅說。 於策騎這匹五歲馬完成賽前最後一課快操後,莫雅向日本傳媒大聲說︰「牠心情愉快極了!」假若「滿樂時」於週日勝出,牠將極有機會連續第二年成為日本馬王。此外,牠亦會是繼曾在沙田三奪冠軍的「榮進寶蹄」之後第二匹能在海外三勝一級賽的日本馬。 上屆香港盃盟主「榮進之光」的情況也是一樣,週日將重返牠首奪一級賽冠軍之地,並期望藉今仗為競賽生涯劃上完美句號。今年初,牠在法國尚蒂伊馬場出戰一級賽伊斯巴翰錦標,以超凡表現摘下桂冠,轟動世界馬壇。然而,曾看過牠如何勝出上屆浪琴表香港盃的馬迷,應該絕對不會感到驚訝。可惜,牠隨後在雅士谷一役表現令人失望,而上仗競逐一級賽秋季天皇賞的演出亦差強人意,末段轉弱,在十五駒中僅跑第十二。 不過,這匹出自「大震撼」的灰馬,今年賽前形勢與去年相若,整體而言,並非處於最差的境況。 練馬師?口正則謂:「牠是一匹很有天分的馬,但牠的表現總是兩極化。大家也知道,牠不容易訓練,但牠的性格適合出外作賽。在海外上陣時,馬兒在亮相圈及繞場踱步的時間遠少於在日本的時候,因此牠也更能保持平靜。」 至於競賽策略,他表示:「我希望牠能取得領先,並一放到底。」?口正則將於明年退休,因此「榮進之光」這匹馬對他來說別具意義。「牠為我帶來了許多精彩的經驗和美好的回憶。我永遠不會忘記牠。」 儘管日本隊中以上述兩匹猛將最受矚目,另外三匹代表實在也不容忽視。沒有人是為了取得亞軍而來的。 多番與冠軍獎盃擦身而過的「善得福」甚具實力,可惜生不逢時。今仗是該駒第三度來港爭金。練馬師藤原英昭的弟弟藤原和男表示:「馬兒狀態勇銳,我們早前已進行了最後一課快操。我們對今仗的檔位甚感滿意,因為我們希望牠能排中檔出閘。」 「善得福」在香港成績最佳的一仗是2015年一級賽女皇盃(2000米),當時牠從第五檔出閘,並在「將男」之後得亞軍。這匹「大震撼」之子之前兩次在港作賽都由日本騎師策騎,但這次將會夥拍蘇銘倫出爭。「善得福」上仗在一級賽秋季天皇賞(2000米)中衝刺強勁得第三名。只要蘇銘倫今仗能確保馬兒在末段有空位上前,這匹五歲良駒或可取得一級賽的突破。 剛出爐的一級賽冠軍「皇后寶戒」在京都一級賽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2200米)中的演出令人眼前一亮。牠是代表日本出戰香港盃的唯一雌馬,但雖然牠是雌馬,而且今仗排外檔起步,依然不容輕視。「皇后寶戒」是出自「曼城茶座」一批甚具競爭力的雌馬之一,並已一再顯示自己的實力,與騎師杜滿萊合作時尤其出色。 在日本策騎的杜滿萊說:「牠非常聰明,很有鬥志,而且有強勁的加速力。」星期日,「皇后寶戒」將從第十一檔出閘,但這並沒有影響其幕後團隊對牠的信心。 練馬師吉村圭司說:「在日本時,牠從外檔出閘也能表現良好,而牠出道以來十三仗中有十仗都是由杜滿萊策騎的。杜滿萊對這匹雌馬和香港都非常熟悉,所以我很信任他,讓他決定策騎的策略。」 一年前,馬迷經常提起「朗日清天」。當時,這匹雄馬叱吒日本馬壇。因此,今年4月,牠赴港挑戰女皇盃(一級賽)時備受熱捧。可惜,該仗場地受天雨影響,不合這匹深棗色馬發揮,最後於「明月千里」之後跑獲殿軍。 其後,這匹六歲馬始終未能重拾勝出2015秋季天皇賞(一級賽)時的佳態,合共拿了兩次季軍、三次殿軍和一次第五名。最糟糕是上仗角逐秋季天皇賞,僅得第九名。該仗牠自不利的大外檔出閘,沿途走外疊,居「榮進之光」之後跑來搶口,因而不必要地耗費氣力。 練馬師池江泰壽表示:「馬兒現在動作俐落,星期四在沙田進行了最後一次操練,表現良好。這堛熄]道看來好極了。我覺得今仗排在內檔非常理想。」 這匹年歲漸長的賽駒能從內檔出閘,當然有利牠爭盃。觀乎日本代表在此賽的陣容,實在大有可能瓜分此場合共2,500萬港元的賽事獎金。   圖一:「榮進之光」今早於沙田馬場的亮相圈熟習環境。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賽馬新聞  

浪琴表香港盃「滿樂時」與「榮進之光」冀能光榮退役

2016年12月9日

撰文:Kate Hunter 與Mariko Seki

今屆浪琴表香港盃的參賽馬匹之中,日本馬的數目幾乎佔了一半。去年此賽冠軍「榮進之光」、2015年日本馬王「滿樂時」、頂級雌馬「皇后寶戒」、雙料一級賽盟主「朗日清天」及表現穩健的「善得福」,本週日(12月11日)將代表東瀛角逐這項2000米一級賽,力爭冠軍殊榮。

香港盃對於日本馬圈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日本賽駒「富士山」曾於1995年攻下此賽,是日本賽駒早期勝出的國際大賽之一。日本賽駒其後再三度在香港盃中報捷,包括1998年的「午夜博彩」、2001年的「愛麗數碼」,當然還有去年的「榮進之光」。單以今年報名角逐香港盃的日本馬匹數目來看,已可證明日本隊矢志要再把冠軍獎盃捧回日本。

今屆賽事更具瞄頭的因素是,在上述五匹日本參賽馬中,有兩匹均會以今仗作告別之戰,分別為星味十足的「榮進之光」,以及表現令人震懾的「滿樂時」。

「滿樂時」今次已是十二個月內第三次出征香港,之前兩次是去年12月攻下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和今年5月在冠軍一哩賽中摘下桂冠。「滿樂時」是日本盃盟主「銀幕英雄」的子嗣,牠跑一哩途程實力毋庸置疑,而今年10月更攻下2000米一級賽秋季天皇賞。其後,其馬主及練馬師決定讓牠放棄衛冕香港一哩錦標,轉戰享負盛名的香港盃。

「滿樂時」上仗在莫雅胯下勇奪一級賽秋季天皇賞冠軍,今仗將再由莫雅執韁。「我認為應付東京競馬場的2000米賽道,難度較週日香港盃的沙田跑道為高,因此今仗場地絕對不成問題。」莫雅說。

於策騎這匹五歲馬完成賽前最後一課快操後,莫雅向日本傳媒大聲說︰「牠心情愉快極了!」假若「滿樂時」於週日勝出,牠將極有機會連續第二年成為日本馬王。此外,牠亦會是繼曾在沙田三奪冠軍的「榮進寶蹄」之後第二匹能在海外三勝一級賽的日本馬。

上屆香港盃盟主「榮進之光」的情況也是一樣,週日將重返牠首奪一級賽冠軍之地,並期望藉今仗為競賽生涯劃上完美句號。今年初,牠在法國尚蒂伊馬場出戰一級賽伊斯巴翰錦標,以超凡表現摘下桂冠,轟動世界馬壇。然而,曾看過牠如何勝出上屆浪琴表香港盃的馬迷,應該絕對不會感到驚訝。可惜,牠隨後在雅士谷一役表現令人失望,而上仗競逐一級賽秋季天皇賞的演出亦差強人意,末段轉弱,在十五駒中僅跑第十二。

不過,這匹出自「大震撼」的灰馬,今年賽前形勢與去年相若,整體而言,並非處於最差的境況。

練馬師?口正則謂:「牠是一匹很有天分的馬,但牠的表現總是兩極化。大家也知道,牠不容易訓練,但牠的性格適合出外作賽。在海外上陣時,馬兒在亮相圈及繞場踱步的時間遠少於在日本的時候,因此牠也更能保持平靜。」

至於競賽策略,他表示:「我希望牠能取得領先,並一放到底。」?口正則將於明年退休,因此「榮進之光」這匹馬對他來說別具意義。「牠為我帶來了許多精彩的經驗和美好的回憶。我永遠不會忘記牠。」

儘管日本隊中以上述兩匹猛將最受矚目,另外三匹代表實在也不容忽視。沒有人是為了取得亞軍而來的。

多番與冠軍獎盃擦身而過的「善得福」甚具實力,可惜生不逢時。今仗是該駒第三度來港爭金。練馬師藤原英昭的弟弟藤原和男表示:「馬兒狀態勇銳,我們早前已進行了最後一課快操。我們對今仗的檔位甚感滿意,因為我們希望牠能排中檔出閘。」

「善得福」在香港成績最佳的一仗是2015年一級賽女皇盃(2000米),當時牠從第五檔出閘,並在「將男」之後得亞軍。這匹「大震撼」之子之前兩次在港作賽都由日本騎師策騎,但這次將會夥拍蘇銘倫出爭。「善得福」上仗在一級賽秋季天皇賞(2000米)中衝刺強勁得第三名。只要蘇銘倫今仗能確保馬兒在末段有空位上前,這匹五歲良駒或可取得一級賽的突破。

剛出爐的一級賽冠軍「皇后寶戒」在京都一級賽女皇伊利沙伯二世盃(2200米)中的演出令人眼前一亮。牠是代表日本出戰香港盃的唯一雌馬,但雖然牠是雌馬,而且今仗排外檔起步,依然不容輕視。「皇后寶戒」是出自「曼城茶座」一批甚具競爭力的雌馬之一,並已一再顯示自己的實力,與騎師杜滿萊合作時尤其出色。

在日本策騎的杜滿萊說:「牠非常聰明,很有鬥志,而且有強勁的加速力。」星期日,「皇后寶戒」將從第十一檔出閘,但這並沒有影響其幕後團隊對牠的信心。

練馬師吉村圭司說:「在日本時,牠從外檔出閘也能表現良好,而牠出道以來十三仗中有十仗都是由杜滿萊策騎的。杜滿萊對這匹雌馬和香港都非常熟悉,所以我很信任他,讓他決定策騎的策略。」

一年前,馬迷經常提起「朗日清天」。當時,這匹雄馬叱吒日本馬壇。因此,今年4月,牠赴港挑戰女皇盃(一級賽)時備受熱捧。可惜,該仗場地受天雨影響,不合這匹深棗色馬發揮,最後於「明月千里」之後跑獲殿軍。

其後,這匹六歲馬始終未能重拾勝出2015秋季天皇賞(一級賽)時的佳態,合共拿了兩次季軍、三次殿軍和一次第五名。最糟糕是上仗角逐秋季天皇賞,僅得第九名。該仗牠自不利的大外檔出閘,沿途走外疊,居「榮進之光」之後跑來搶口,因而不必要地耗費氣力。

練馬師池江泰壽表示:「馬兒現在動作俐落,星期四在沙田進行了最後一次操練,表現良好。這裏的跑道看來好極了。我覺得今仗排在內檔非常理想。」

這匹年歲漸長的賽駒能從內檔出閘,當然有利牠爭盃。觀乎日本代表在此賽的陣容,實在大有可能瓜分此場合共2,500萬港元的賽事獎金。

 

「榮進之光」今早於沙田馬場的亮相圈熟習環境。
圖一:
「榮進之光」今早於沙田馬場的亮相圈熟習環境。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7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