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佳駟「新寫實派」準備充足力爭愛彼女皇盃 2017年4月26日 撰文:Steve Moran 由堀宣行訓練的「新寫實派」,將於本週日代表日本出爭總獎金二千萬港元的愛彼女皇盃(2000米一級賽)。此駒是今仗三匹客隊佳駟之一,以往曾擊敗所向披靡的「滿樂時」,而牠這次遠征香港,亦令觀操客有機會見識日本於賽馬方面所採用的先進科技。 「新寫實派」週日更會由有「雷神」之稱的莫雷拉執韁。 上仗攻下二級賽中山紀念賽的「新寫實派」,今早由策騎員金子?二郎策騎,在沙田馬場進行操練,是牠這次來港後的第二次。由於金子?二郎的護目鏡上裝了一個看似攝影機的裝置,因此特別吸引現場人士的注意。 堀宣行的顧問兼翻譯Adam Harrigan解釋謂,該項裝置其實不僅是一部攝影機,同時亦具備監測功能。該項裝置由Japan Horsecall生產,能顯示馬匹心跳及速度,以作協助訓練之用途。 Harrigan表示:「騎者可以從顯示屏看到馬兒的實時心跳和每二百米的分段時間。這是日本的最新技術。堀宣行不是唯一使用這項技術的練馬師,但肯定是最早使用的練馬師之一。」 「騎者可以從中準確掌握坐騎的速度,亦可得知馬兒的耗力程度,所以這項技術很有價值。而遠在日本的堀宣行更可以下載這些數據作評估用途。」 透過嵌入馬肚帶內的裝置,可記錄馬匹的實時心跳資料,而攝影機則設有全球定位系統(GPS)裝置,所測資料均展示在置於護目鏡的小型顯示屏之上。 金子?二郎說:「當我策騎馬匹時,我可看到所測資料,此項裝置,現已用於堀宣行馬房所有馬匹之上。」 類似的科技曾應用於日本馬王級佳駟「黃金巨匠」之上,該駒曾於2012年及2013年的法國凱旋門大賽中兩度跑獲亞軍。 Harrigan指出,此項裝置已成為一個重要的訓練工具,他說:「其實之前已有裝置於馬匹使用行馬機期間量度其血液乳酸濃度及心跳,現時此裝置屬延伸版本,亦較為複雜,令練馬師可根據心跳資料,為每匹馬制定個別的操練程序。」 香港賽馬會首席受薪董事祁禮謙表示:「馬會批准使用此等護目鏡,是因為我們都知道『新寫實派』大部分時間都會獨自操練,所以我們能很快知道此裝置如何運作、以及所得資料之重要性。」 「我們會評估所有相關因素,包括當多於一駒在跑道上操練時騎者及馬匹的安全,之後才決定此項裝置是否可以更廣泛地應用在晨課之上。」祁禮謙續說。 「新寫實派」去年12月來港角逐一級賽香港一哩錦標,以三個半馬位之差敗於頭馬「美麗大師」蹄下,跑獲第九名。該賽的三甲由早段居中間之後位置競跑的馬匹包辦,而「新寫實派」在首八百米的締速甚快,達47.02秒,末段未能再增速亦屬意料之內。 Harrigan表示,堀宣行馬房認為「新寫實派」去年首次來港角逐的經驗對馬兒有利。他續指:「牠不是那種很悠閒的馬,但今晨表現得相當輕鬆。我認為這是因為牠已第二次來港,所以適應得更好。」 「新寫實派」於去年8月角逐札幌紀念賽(2000米二級賽),以一放到底姿態擊敗前廄侶「滿樂時」掄元,初嚐分級賽勝果,可見牠實力不凡,週日頗具爭勝機會。 雖然「新寫實派」在去年的香港一哩錦標中失利,但其後各仗的表現仍保持高水準。出爭札幌紀念賽後,牠在一哩冠軍賽(一級賽)中自第十五檔出閘,僅以少於一個馬位之差落敗。2017年首仗,「新寫實派」角逐二級賽中山紀念賽(1800米)時跟前競跑,最終以勁勢奪魁,蹄下敗將包括兩匹杜拜草地大賽(1800米一級賽)冠軍「強擊」及「不撓真鋼」。2002年愛彼女皇盃冠軍「榮進寶蹄」,當年在捧盃前亦曾角逐中山紀念賽。 今仗看來早段步速不會太快,而「新寫實派」往往能跟隨領放馬競跑,所以應會對牠甚為有利。 日本超級賽駒「滿樂時」於2015及2016年六度勝出一級賽,其中三場在香港舉行,震驚世界馬壇。所以,其練馬師堀宣行今次派「新寫實派」來港參賽,勢必受到重視。「滿樂時」在其三歲馬季後轉至堀宣行馬房,於2015及2016年共上陣十一次,其中只有兩仗落敗,而「新寫實派」就是曾擊敗牠的兩駒之一。                                                                                                                                             出自父系「銀幕英雄」的「滿樂時」現時已轉作種馬,在競賽生涯中一度曾連勝多仗。事實上,牠出師香港未嚐敗績,曾攻下2015年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以及2016年的冠軍一哩賽(一級賽)及香港盃(一級賽)。 「新寫實派」和「滿樂時」一樣,同屬遲熟型賽駒。在堀宣行的悉心訓練下,「新寫實派」的進度良佳,週日應屬主要爭勝分子之一。   圖一:「新寫實派」今早在沙田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 相關網站: 愛彼女皇盃 
  賽馬新聞  

日本佳駟「新寫實派」準備充足力爭愛彼女皇盃

2017年4月26日

撰文:Steve Moran

由堀宣行訓練的「新寫實派」,將於本週日代表日本出爭總獎金二千萬港元的愛彼女皇盃(2000米一級賽)。此駒是今仗三匹客隊佳駟之一,以往曾擊敗所向披靡的「滿樂時」,而牠這次遠征香港,亦令觀操客有機會見識日本於賽馬方面所採用的先進科技。

「新寫實派」週日更會由有「雷神」之稱的莫雷拉執韁。

上仗攻下二級賽中山紀念賽的「新寫實派」,今早由策騎員金子?二郎策騎,在沙田馬場進行操練,是牠這次來港後的第二次。由於金子?二郎的護目鏡上裝了一個看似攝影機的裝置,因此特別吸引現場人士的注意。

堀宣行的顧問兼翻譯Adam Harrigan解釋謂,該項裝置其實不僅是一部攝影機,同時亦具備監測功能。該項裝置由Japan Horsecall生產,能顯示馬匹心跳及速度,以作協助訓練之用途。

Harrigan表示:「騎者可以從顯示屏看到馬兒的實時心跳和每二百米的分段時間。這是日本的最新技術。堀宣行不是唯一使用這項技術的練馬師,但肯定是最早使用的練馬師之一。」

「騎者可以從中準確掌握坐騎的速度,亦可得知馬兒的耗力程度,所以這項技術很有價值。而遠在日本的堀宣行更可以下載這些數據作評估用途。」

透過嵌入馬肚帶內的裝置,可記錄馬匹的實時心跳資料,而攝影機則設有全球定位系統(GPS)裝置,所測資料均展示在置於護目鏡的小型顯示屏之上。

金子?二郎說:「當我策騎馬匹時,我可看到所測資料,此項裝置,現已用於堀宣行馬房所有馬匹之上。」

類似的科技曾應用於日本馬王級佳駟「黃金巨匠」之上,該駒曾於2012年及2013年的法國凱旋門大賽中兩度跑獲亞軍。

Harrigan指出,此項裝置已成為一個重要的訓練工具,他說:「其實之前已有裝置於馬匹使用行馬機期間量度其血液乳酸濃度及心跳,現時此裝置屬延伸版本,亦較為複雜,令練馬師可根據心跳資料,為每匹馬制定個別的操練程序。」

香港賽馬會首席受薪董事祁禮謙表示:「馬會批准使用此等護目鏡,是因為我們都知道『新寫實派』大部分時間都會獨自操練,所以我們能很快知道此裝置如何運作、以及所得資料之重要性。」

「我們會評估所有相關因素,包括當多於一駒在跑道上操練時騎者及馬匹的安全,之後才決定此項裝置是否可以更廣泛地應用在晨課之上。」祁禮謙續說。

「新寫實派」去年12月來港角逐一級賽香港一哩錦標,以三個半馬位之差敗於頭馬「美麗大師」蹄下,跑獲第九名。該賽的三甲由早段居中間之後位置競跑的馬匹包辦,而「新寫實派」在首八百米的締速甚快,達47.02秒,末段未能再增速亦屬意料之內。

Harrigan表示,堀宣行馬房認為「新寫實派」去年首次來港角逐的經驗對馬兒有利。他續指:「牠不是那種很悠閒的馬,但今晨表現得相當輕鬆。我認為這是因為牠已第二次來港,所以適應得更好。」

「新寫實派」於去年8月角逐札幌紀念賽(2000米二級賽),以一放到底姿態擊敗前廄侶「滿樂時」掄元,初嚐分級賽勝果,可見牠實力不凡,週日頗具爭勝機會。

雖然「新寫實派」在去年的香港一哩錦標中失利,但其後各仗的表現仍保持高水準。出爭札幌紀念賽後,牠在一哩冠軍賽(一級賽)中自第十五檔出閘,僅以少於一個馬位之差落敗。2017年首仗,「新寫實派」角逐二級賽中山紀念賽(1800米)時跟前競跑,最終以勁勢奪魁,蹄下敗將包括兩匹杜拜草地大賽(1800米一級賽)冠軍「強擊」及「不撓真鋼」。2002年愛彼女皇盃冠軍「榮進寶蹄」,當年在捧盃前亦曾角逐中山紀念賽。

今仗看來早段步速不會太快,而「新寫實派」往往能跟隨領放馬競跑,所以應會對牠甚為有利。

日本超級賽駒「滿樂時」於2015及2016年六度勝出一級賽,其中三場在香港舉行,震驚世界馬壇。所以,其練馬師堀宣行今次派「新寫實派」來港參賽,勢必受到重視。「滿樂時」在其三歲馬季後轉至堀宣行馬房,於2015及2016年共上陣十一次,其中只有兩仗落敗,而「新寫實派」就是曾擊敗牠的兩駒之一。                                                                                                                                            

出自父系「銀幕英雄」的「滿樂時」現時已轉作種馬,在競賽生涯中一度曾連勝多仗。事實上,牠出師香港未嚐敗績,曾攻下2015年香港一哩錦標(一級賽),以及2016年的冠軍一哩賽(一級賽)及香港盃(一級賽)。

「新寫實派」和「滿樂時」一樣,同屬遲熟型賽駒。在堀宣行的悉心訓練下,「新寫實派」的進度良佳,週日應屬主要爭勝分子之一。

 

「新寫實派」今早在沙田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
圖一:
「新寫實派」今早在沙田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

 

相關網站:

愛彼女皇盃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7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