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燈光照」攻下安田紀念賽 香港代表無功而還 2017年6月4日 莫瑾賢(David Morgan)日本報導 安田紀念賽(1600米一級賽)今日(6月4日)下午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由池江泰壽訓練的主隊賽駒「神燈光照」後發先至掄元,香港兩匹參賽馬俱未能跑入位置。 「美麗大師」在頭馬一個半馬位之後過終點,取得第六名。「詠彩繽紛」則在十八駒中跑第十名,落後頭馬五個馬位。 潘頓於賽後表示:「我認為今日的場面令牠有點不安。」他指「美麗大師」因為臨場緊張及不習慣以左轉方向作賽而落敗。 至於上月在港勝出一級賽冠軍一哩賽的「詠彩繽紛」,其練馬師蔡約翰說:「馬兒看來發揮正常,但主隊賽駒實力太強且勝在佔有主場之利。」 「神燈光照」去年12月在沙田角逐一級賽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時,不敵告東尼旗下的「美麗大師」,僅得第七名。該仗是「神燈光照」繼2015年在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盃(2000米)中跑第十一後第二度來港參賽。今日,牠終於在本土摘下其服役以來首項一級賽冠軍。 東京競馬場今日有57,000名觀眾進場,安田紀念賽約於下午三時四十分開跑,觀眾席即時響起如雷的歡呼聲。兩匹香港賽駒均出閘迅速,隨即佔取好位。此賽去年冠軍「標誌名駒」嘗試重施故技帶頭競跑。「詠彩繽紛」在莫雷拉胯下緊隨領放馬,而潘頓則把「美麗大師」置於居中馬群的靠後位置。 「標誌名駒」在直路初保持走勢,馬群於此時散開準備上前挑戰。戴了粉紅頭罩的「美麗大師」此時移至外疊,看似要展開其招牌式的衝刺。 潘頓說:「當時,我以為我們會取得勝利。」 然而,「美麗大師」和「詠彩繽紛」均未能交出強勁衝刺。「詠彩繽紛」在直路中段曾被碰撞,但當時牠已被拋離,只能保持同速。反而由川田將雅策騎的「神燈光照」此時加速強勁,從馬群後列上前超越結果跑獲亞軍的「標誌名駒」,並以馬頸位之先力拒同樣後上如箭的杜滿萊坐騎「彎刀赤駿」,摘下桂冠。 告東尼於賽後表示:「『美麗大師』 未能以勁勢衝刺,牠在直路上跑來有點乏力。牠的身軀稍微傾向左邊,我更看到牠在直路上以左前蹄領跑,而且沒有加速。這是牠首次跑左轉跑道,所以我想,對牠而言是寶貴經驗。」 「一般來說,牠在香港以右轉方向競逐,衝刺時會轉以左前蹄帶動,才會有更強勁的走勢。但今日表現反常,未能加速。或許是因為以左轉方向跑,又或許是現在已臨近季尾了。」 陌生感令「美麗大師」落敗而回 潘頓認同這個觀點。他指出這匹六歲馬以逆時鐘方向跑來笨拙,並認為賽前長時間亮相巡行及在閘後等候,或已令馬兒感到緊張,到了閘門打開時,馬兒頸部和後腿之間已大汗淋漓。 「牠前往起步點時看似有點緊張,身子左搖右晃,並且出了一身大汗。在閘後,牠頗為不安。」潘頓回憶道。 「雖則如此,牠出閘很快,佔得好位,走勢暢順。牠稍為傾向內閃,對首次以左轉方向競逐有點迷惘。我認為牠已跑得不錯,若然明年再來參賽,這次經驗會對牠有幫助。」 「美麗大師」在直路末段一度受擠迫,但潘頓不認為這是馬兒致敗的原因。「當時我們已奪標無望,而擠阻事件中我的坐騎與在我們內側的馬同樣有責任,對手當時稍微向外斜跑,但不足以令我們失地。」他說。 「詠彩繽紛」沒有不滿 「詠彩繽紛」同樣在直路上受阻,但這匹莫雷拉坐騎在當時已衝刺乏力。 莫雷拉說:「事實上,牠沒有令我失望,牠已全力以赴,雖然沿途遇上一些小問題,但我不認為那些事影響了牠的成績。牠最後仍會居相若位置過終點,但或許落後距離會短一些。」 「馬兒已盡力競賽。我們在直路上暢通無阻。牠只是實力不及那些超越牠的對手而已。我們敗在實力一流的對手蹄下,我並不感到太失望。」 蔡約翰亦同意莫雷拉的說法。「賽事前半程看來一切理想。入直路後,牠受到外側馬匹及內側若干對手的挑戰,並遇到一些阻滯。莫雷拉也覺得牠只是實力不及對手強而已。不過,或許牠應該可以跑前一個馬位過終點。」蔡約翰說。 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今日在東京競馬場勝出兩場頭馬,該兩場賽事均於安田紀念賽前舉行。他第一匹頭馬Data Value為他在東京首開勝門。其後,他又憑Satono Titan再下一城。之前,莫雷拉在日本所有頭馬均在札幌競馬場勝出。 圖一:「神燈光照」在騎師川田將雅胯下勝出一級賽安田紀念賽。香港代表「美麗大師」(左二) 及「詠彩繽紛」(最右) 分別跑第六及第十名。 圖二:「美麗大師」在潘頓胯下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進發。 圖三:由莫雷拉策騎的「詠彩繽紛」邁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 圖四: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 (中)與行政總裁應家柏 (左二) 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Valdes的馬主及騎練。 相關網站: 安田紀念賽 
  賽馬新聞  

「神燈光照」攻下安田紀念賽 香港代表無功而還

2017年6月4日

莫瑾賢(David Morgan)日本報導

安田紀念賽(1600米一級賽)今日(6月4日)下午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由池江泰壽訓練的主隊賽駒「神燈光照」後發先至掄元,香港兩匹參賽馬俱未能跑入位置。

「美麗大師」在頭馬一個半馬位之後過終點,取得第六名。「詠彩繽紛」則在十八駒中跑第十名,落後頭馬五個馬位。

潘頓於賽後表示:「我認為今日的場面令牠有點不安。」他指「美麗大師」因為臨場緊張及不習慣以左轉方向作賽而落敗。

至於上月在港勝出一級賽冠軍一哩賽的「詠彩繽紛」,其練馬師蔡約翰說:「馬兒看來發揮正常,但主隊賽駒實力太強且勝在佔有主場之利。」

「神燈光照」去年12月在沙田角逐一級賽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時,不敵告東尼旗下的「美麗大師」,僅得第七名。該仗是「神燈光照」繼2015年在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盃(2000米)中跑第十一後第二度來港參賽。今日,牠終於在本土摘下其服役以來首項一級賽冠軍。

東京競馬場今日有57,000名觀眾進場,安田紀念賽約於下午三時四十分開跑,觀眾席即時響起如雷的歡呼聲。兩匹香港賽駒均出閘迅速,隨即佔取好位。此賽去年冠軍「標誌名駒」嘗試重施故技帶頭競跑。「詠彩繽紛」在莫雷拉胯下緊隨領放馬,而潘頓則把「美麗大師」置於居中馬群的靠後位置。

「標誌名駒」在直路初保持走勢,馬群於此時散開準備上前挑戰。戴了粉紅頭罩的「美麗大師」此時移至外疊,看似要展開其招牌式的衝刺。

潘頓說:「當時,我以為我們會取得勝利。」

然而,「美麗大師」和「詠彩繽紛」均未能交出強勁衝刺。「詠彩繽紛」在直路中段曾被碰撞,但當時牠已被拋離,只能保持同速。反而由川田將雅策騎的「神燈光照」此時加速強勁,從馬群後列上前超越結果跑獲亞軍的「標誌名駒」,並以馬頸位之先力拒同樣後上如箭的杜滿萊坐騎「彎刀赤駿」,摘下桂冠。

告東尼於賽後表示:「『美麗大師』 未能以勁勢衝刺,牠在直路上跑來有點乏力。牠的身軀稍微傾向左邊,我更看到牠在直路上以左前蹄領跑,而且沒有加速。這是牠首次跑左轉跑道,所以我想,對牠而言是寶貴經驗。」

「一般來說,牠在香港以右轉方向競逐,衝刺時會轉以左前蹄帶動,才會有更強勁的走勢。但今日表現反常,未能加速。或許是因為以左轉方向跑,又或許是現在已臨近季尾了。」

陌生感令「美麗大師」落敗而回

潘頓認同這個觀點。他指出這匹六歲馬以逆時鐘方向跑來笨拙,並認為賽前長時間亮相巡行及在閘後等候,或已令馬兒感到緊張,到了閘門打開時,馬兒頸部和後腿之間已大汗淋漓。

「牠前往起步點時看似有點緊張,身子左搖右晃,並且出了一身大汗。在閘後,牠頗為不安。」潘頓回憶道。

「雖則如此,牠出閘很快,佔得好位,走勢暢順。牠稍為傾向內閃,對首次以左轉方向競逐有點迷惘。我認為牠已跑得不錯,若然明年再來參賽,這次經驗會對牠有幫助。」

「美麗大師」在直路末段一度受擠迫,但潘頓不認為這是馬兒致敗的原因。「當時我們已奪標無望,而擠阻事件中我的坐騎與在我們內側的馬同樣有責任,對手當時稍微向外斜跑,但不足以令我們失地。」他說。

「詠彩繽紛」沒有不滿

「詠彩繽紛」同樣在直路上受阻,但這匹莫雷拉坐騎在當時已衝刺乏力。

莫雷拉說:「事實上,牠沒有令我失望,牠已全力以赴,雖然沿途遇上一些小問題,但我不認為那些事影響了牠的成績。牠最後仍會居相若位置過終點,但或許落後距離會短一些。」

「馬兒已盡力競賽。我們在直路上暢通無阻。牠只是實力不及那些超越牠的對手而已。我們敗在實力一流的對手蹄下,我並不感到太失望。」

蔡約翰亦同意莫雷拉的說法。「賽事前半程看來一切理想。入直路後,牠受到外側馬匹及內側若干對手的挑戰,並遇到一些阻滯。莫雷拉也覺得牠只是實力不及對手強而已。不過,或許牠應該可以跑前一個馬位過終點。」蔡約翰說。

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今日在東京競馬場勝出兩場頭馬,該兩場賽事均於安田紀念賽前舉行。他第一匹頭馬Data Value為他在東京首開勝門。其後,他又憑Satono Titan再下一城。之前,莫雷拉在日本所有頭馬均在札幌競馬場勝出。

「神燈光照」在騎師川田將雅胯下勝出一級賽安田紀念賽。香港代表「美麗大師」(左二) 及「詠彩繽紛」(最右) 分別跑第六及第十名。
圖一:
「神燈光照」在騎師川田將雅胯下勝出一級賽安田紀念賽。香港代表「美麗大師」(左二) 及「詠彩繽紛」(最右) 分別跑第六及第十名。

「美麗大師」在潘頓胯下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進發。
圖二:
「美麗大師」在潘頓胯下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進發。

由莫雷拉策騎的「詠彩繽紛」邁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
圖三:
由莫雷拉策騎的「詠彩繽紛」邁向安田紀念賽的起步點。

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 (中)與行政總裁應家柏 (左二) 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Valdes的馬主及騎練。
圖四:
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 (中)與行政總裁應家柏 (左二) 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Valdes的馬主及騎練。

 

相關網站:

安田紀念賽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7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