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汝誠

查汝誠

 

 

 

查汝誠被判違反香港賽事規例

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競賽董事小組於今日完成就據指是「日平線」的騎師查汝誠於香港一哩錦標賽後所說的一番話所展開的研訊。該番話見於二○○○年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二的澳洲報章悉尼先驅早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所載的一篇文章。有關的記者Darren Prendergast報導查汝誠的說話如下:

「我對施樂睇﹛G『我們不能鬥放帶頭,而導至兩敗俱傷。』」查汝誠續說:「施樂琣P意我的看法。我囑他只管跟著我跑。施樂琤蝒器D『阿當』不會有力挫敗『日平線』,因為『日平線』是世界級名駒。不過,結果是皆大歡喜。」

「施樂琩銕嶊磳隉A『阿當』雖然只是奪得季軍,但牠已贏得獎金,就像勝出頭馬一樣。」

小組於今日向「日平線」的騎師查汝誠、施樂(「阿當」)、韋達(「新威王」)、霍達(「靚蝦王」)、馬偉昌(「必全勝」)及「魅力之城」的練馬師大衛希斯錄取證供,同時亦通過電話會議形式向馬佳善(「魅力之城」)錄取證供。此外,小組亦已接獲由練馬師麥卓凡及墨爾本賽馬記者Tim Habel所提供的書面證供。

韋達(「新威王」)表示,他的原意是在可能的情況下將座騎置身於緊貼放頭馬之後競跑。雖然「新威王」在賽事初段受到其他馬匹擠阻,但他亦能夠做到這點,而且馬匹的走勢非常順暢。

馬佳善(「魅力之城」)表示,大衛希斯在賽前指示他盡量將座騎置於放頭馬之後競跑。雖然他的座騎在賽事初段受阻,但他亦能夠完全按照賽前的部署策騎。大衛希斯證實確曾指示馬佳善將座騎置於放頭馬之後競跑。他說雖然「魅力之城」曾在班次較低的賽事中領放勝出,但該仗的參賽馬質素極佳,故他認為「魅力之城」應不能以領放戰略取勝。其實,大衛希斯於賽前已將他向馬佳善所發出的策騎指示告知競賽董事小組。

馬偉昌(「必全勝」)表示,他的策騎指示是將排檔理想的「必全勝」置身於緊貼放頭馬之後競跑。此外,他亦表示雖然座騎初段受阻,但他仍能按照指示策騎。

霍達(「靚蝦王」)對首二百米的競賽速度表示失望,但亦承認在檔位不利的情況下,他在賽事中亦已有很好的表現。

除有關的馬主及練馬外,被召見的騎師全都沒有與任何人討論賽前的部署。

施樂皒挭擦蛂A他的原意是在可能的情況下將「阿當」置於放頭馬之後競跑。他承認查汝誠賽前確曾在騎師室主動與他談話。

於舉行研訊前,小組已細心觀看「阿當」今年所跑的五場一六○○米賽事,巧合地五仗均為一級賽。小組注意到,「阿當」在各場賽事中的騎法非常一致。在今年初於悉尼舉行的唐加士打讓賽中,牠於「日平線」外側居第三位。在葉森讓賽中,牠則居於第四位。在阿拉伯酋長錦標中,牠於領頭馬外側居第二位。而在悉尼所舉行的佐治文斯錦標中,牠則全程領先。小組相信,在沙田舉行的香港一哩錦標,非常適合採用這種跑法。小組亦發現,「阿當」在這五項一級一哩賽中的分段時間亦非常一致。牠除了在佐治文斯錦標中全程領放外,其餘賽事的首八百米分段時間分別為47.87、47.96及47.94秒(因場地濕爛而有所調整),而在香港一哩錦標中首八百米的分段時間則為47.94秒。各項時間的差距僅屬百分位秒數。根據他們所作的分析,小組絕對相信施樂琱w按該駒一貫的競跑風格策騎該駒。

查汝誠表示,由於預料賽事的步速一開始便會非常快,而且部分排在「日平線」以內檔位起步的賽駒亦會爭相上前,故他的策騎指示乃在可能的情況下將座騎置於緊隨放頭馬之後競跑。然而,基於賽事初段的情況,他最後選擇領放。

查汝誠不同意曾說過悉尼先驅早報記者Darren Prendergast所引述的一番話。查汝誠堅稱從沒有對施樂睇﹛u我們不能鬥放帶頭,而導至兩敗俱傷」。他亦堅稱從沒有對施樂睇﹛u我囑他只管跟著我跑」,但他承認賽前確曾與施樂琤瞏矷C他亦承認跑畢香港一哩錦標後,他曾在港麗酒店與一名墨爾本記者及另外兩名他不認識的人士作非正式的社交談話,當時約為晚上九時。

查汝誠被指因行為有損香港賽馬的良好聲譽而違反賽事規例第一九○(iii)條。指控內容分為兩部分:

一、於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在沙田舉行的香港一哩錦標開跑前,他作為「日平線」的騎師而與「阿當」的騎師施樂琤瞏矷A試圖確知施樂皕|在所述的賽事中以某種方式策騎,雖然他並非刻意以此影響「阿當」的表現及增加其座騎「日平線」的爭勝機會。

二、於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沙田所舉行的香港國際賽事結束後,他向若干人士,包括澳洲記者,公開他於香港一哩錦標開跑前與騎師施樂琲瑤芵雂漁e。

查汝誠否認指控,但競賽董事小組經考慮所有證供及查汝誠的陳詞後,裁定他罪名成立。查汝誠隨後表示,他獲發牌擔任騎師已有二十二年,曾在澳洲、美國、紐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及香港等地策騎出賽,但從未涉及類似今次的事件。他表示自己從騎以來一直力求循規蹈矩,以維護賽馬運動的良好聲譽。他因而特別請求小組不要對他作出停牌處分,若須予判罰,希能僅以罰款代替。

小組認為對查汝誠的適當處分,是判其罰款港幣三十萬元。小組接納施樂琚B韋達、馬偉昌、霍達及大衛希斯的證供。

在進行研訊時,競賽董事小組曾告知各出席人士,小組所作裁決並未受公眾輿論及報界壓力的影響。小組知悉其若受影響,即會對各領牌人士不公平。小組相信其應在此一事件中保障轄下各領牌人士,因而將以下事項記錄在案:小組並未發現絲毫足以顯示香港一哩錦標涉及任何舞弊行為的證據,亦未有證據顯示查汝誠涉及任何不誠實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