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2017  -  跑馬地
草地

(第1,2,3,4,5,6,7,8場)

好地




度地儀指數 :2.7
競賽董事小組:
陳南祿先生 主席
艾志思先生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083)筲箕灣讓賽第五班1650 米
「金津輝煌」出閘笨拙。
「當旺財」出閘僅屬一般,於早段儘管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可攻可守」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滿載而來」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及在馬群之後切入,但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跑過一千五百米處時,「金武士」於收慢以佔取「通勝」之後的位置之際在該駒與「金叻星」之間的窄位競跑。
首次跑過終點時,「通勝」收慢以避開「荷蘭風車」(莫雷拉)的後蹄,當時「荷蘭風車」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譴責莫雷拉,並告誡他在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
跑過千四米處時,「當旺財」於搶口及在「金叻星」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荷蘭風車」在「滿載而來」與「豐盛人生」之間緊迫競跑,當時「豐盛人生」嘗試自「非凡者」之後向外移出。在此宗事件中,「荷蘭風車」碰撞「滿載而來」,「滿載而來」因而失去平衡。「豐盛人生」未能移至「非凡者」外側,跟隨「豐盛人生」的「通勝」因而靠近該駒的後蹄處於窘境。
趨近四百米處時,「金武士」與「豐盛人生」緊迫競跑。
進入直路時,「荷蘭風車」在「滿載而來」與「非凡者」之間受擠迫,當時「非凡者」在催策下起初被「大寶庫」帶向外跑,繼而向外斜跑避開該駒,而「大寶庫」則於轉直路彎時走勢笨拙。在此宗事件中,「滿載而來」被「荷蘭風車」碰撞後失去平衡並且向內斜跑,「荷蘭風車」因而進一步受擠迫及向內斜跑,導致「非凡者」在被帶向內跑靠近「大寶庫」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須收慢。跟隨「大寶庫」的「紅旗飛將」亦在該駒之後處於窘境,跑過三百米處時移至「大寶庫」內側以望空。
趨近二百米處時,「金津輝煌」向外移離「非凡者」的後蹄以繼續推進。
接近七十五米處時,「豐盛人生」在「通勝」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通勝」在催策下向內斜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當旺財」,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滿載而來」、「荷蘭風車」及「通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084)鰂魚涌讓賽(第一組)第四班1200 米
「指揮官」出閘緩慢及於躍出時向外斜跑,因而碰撞「星光大師」的後軀,導致「星光大師」失去平衡。
「自動波」出閘笨拙。
起步後不久,「旅英駿爵」向外斜跑及阻礙「寶驫有盈」及「好慷慨」。其後,自外檔出閘的「寶驫有盈」及「好慷慨」均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及時行樂」於早段收慢以取得較近內欄的位置。
接近一千米處時,「及時行樂」起初嘗試在「越跑越好」內側推進,其後於一度在該駒內側受緊迫時收慢。
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好慷慨」(賴維銘)向內斜跑,導致「寶驫有盈」在「好慷慨」與「常山耆寶」之間受擠迫。賴維銘其後將「好慷慨」急促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寶驫有盈」的緊迫。其後由於「常山耆寶」稍微向外斜跑,加劇了對「寶驫有盈」造成的擠迫。儘管小組知悉賴維銘已作出合理努力將「常山耆寶」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寶驫有盈」的緊迫,但仍告誡賴維銘,在類似情況下必須確保盡全力阻止坐騎斜跑。
「哥哥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跑過六百米處,其後「旅英駿爵」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正在墮退的「哥哥仔」勒避「常山耆寶」的後蹄,當時「常山耆寶」起初被「及時行樂」(楊明綸)帶向外跑,繼而向外斜跑避開該駒。小組嚴厲譴責楊明綸,並告誡他,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但他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後才可轉換跑線。
接近五十米處時,「常山耆寶」一度在「及時行樂」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及時行樂」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賽後見習騎師巫顯東(「自動波」)表示,他的馬鞍於賽事早段向後滑移,令他陷於不利處境,尤其是在首次轉彎時「自動波」已在過了一千米處後一段途程上勒避「旅英駿爵」(田泰安)的後蹄之際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當時「旅英駿爵」在僅僅帶離之際向內移入。儘管小組接納「自動波」特別難以穩定走勢,但仍告誡田泰安在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賽後發現見習騎師巫顯東的馬鞍大幅度向後滑移。趨近及跑過九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自動波」持續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並在勒避「旅英駿爵」的後蹄之際多次昂首。「自動波」因而在過了八百米處後繞過「旅英駿爵」的後蹄向外移出。「自動波」於中段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時持續十分難以穩定走勢。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自動波」,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由於「旅英駿爵」排外檔,而且賽前預期「友享友賞」、「星光大師」、「哥哥仔」及可能連同「自動波」等多匹排檔較有利的賽駒將展現的速度,因而認為倘若催策「旅英駿爵」以超越馬匹以佔取接近領先馬匹的位置,這樣會消耗坐騎過多體力才能克服排外檔的不利因素。他說,他因此獲指示佔取有遮擋的位置,希望「旅英駿爵」或可取得有遮擋的中間或稍前位置。他說,「旅英駿爵」出閘非常迅速,然而他隨即發現「友享友賞」、「星光大師」及尤其是「哥哥仔」均如預期般於早段受力策,他認為即使「旅英駿爵」出閘迅速,他亦須催策坐騎才能超越其內側的賽駒。他說,他因而收慢「旅英駿爵」,在過了一千米處後能夠佔取「哥哥仔」之後第三疊但有遮擋的位置。練馬師霍利時證實他給予騎師田泰安的指示。他說,他認為由於數匹排好檔的賽駒在過往賽事展現快速,因而認為賽事步速會快。他說,他因而指示騎師田泰安盡可能佔取領放馬之後有遮擋的位置,這是因為他認為倘若「旅英駿爵」受催策上前,該駒於末段便不能以勁勢衝刺。他說,鑒於是晚「旅英駿爵」的出閘情況,他會接受騎師田泰安採取主動嘗試催策「旅英駿爵」上前,然而這與他於賽前給予的指示相反。
「星光大師」、「友享友賞」及「指揮官」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085)西灣河讓賽第四班1800 米
「欣喜欣喜」與「榮冠大道」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皇帝誥令」出閘僅屬一般。
「勇創潮流」起步時向內斜跑,並且碰撞「進綵」,「進綵」因而失去平衡。
「其樂無窮」及「勁豐裕」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欣喜欣喜」與「榮冠大道」緊迫競跑。
跑過八百米處時,由於「欣喜欣喜」移至「開心健康」外側,因而再度與「榮冠大道」緊迫競跑。
趨近一百米處時,「榮冠大道」在「開心健康」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由於今晚是他首次策騎「駕善」出賽,因此他曾研究過坐騎以往的出賽表現,坐騎給牠的印象是一匹均速馬。他續說,賽前亦獲練馬師呂建威確認這點。他說,因此賽前一直擬提早催策「駕善」,以便遇有任何一駒於半程時挑戰「駕善」時,坐騎不會跟不上。他說,他於早段能夠佔取領放馬「開心健康」外側的位置,跑過八百米處時開始催策「駕善」以圖超越該駒,而鑒於「駕善」是匹均速馬,他希望此舉能讓坐騎領先馬群。他說,由於「開心健康」保持在「駕善」內側位置直至趨近六百米處,因此坐騎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超越該駒。他覺得八百米處前的賽事步速並不快,因此最符合「駕善」利益的跑法是於過了八百米處後主宰步速,而不是等待其他馬匹上前挑戰坐騎。
被查詢有關「馬狀元」令人失望的表現時,祈普敦表示,賽前打算自大外檔出閘後將坐騎置於前列位置競跑。他說,他於早段大力催策坐騎後,賽事步速較他預期為快,「馬狀元」沒有足夠的速度超越內側的「駕善」,因此過了千六米處後他將「馬狀元」向內移入至「榮冠大道」之後以佔取中間之前的有遮擋位置。他說,儘管此位置較賽前部署略後,但「馬狀元」走勢十分暢順,直至接近八百米處時「駕善」在催策下領放。他說,賽事步速加快後,「馬狀元」隨即脫口,儘管受催策,但未能上前。他續說,過了七百米處後他須大力催策「馬狀元」以令坐騎推進至「榮冠大道」之後,然而「馬狀元」對催策毫無反應,自轉直路彎時起顯著墮退。他說,雖然賽事中段的步速或許不合「馬狀元」發揮,但無論如何坐騎在距離終點尚有一段途程時已脫口,表現令人十分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馬狀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馬狀元」上仗勝出,今仗的表現難以接受。「馬狀元」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欣喜欣喜」,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進綵」及「勁豐裕」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086)鰂魚涌讓賽(第二組)第四班1200 米
「關關雎」出閘笨拙。
「萬里雄風」出閘十分笨拙,起步時急促向內斜跑及碰撞「航天勇將」的後軀,「航天勇將」因而失去平衡。
起步後不久,被收慢的「皇家魅力」進一步收慢避開「中華壹號」的後蹄,當時「中華壹號」被「大英雄」帶向外跑,「大英雄」相應被「喜進」帶向外跑,而「喜進」則被「勁兔皇」碰撞後向外斜跑。
自外檔出閘的「紅旗星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接近一千米處轉彎時,「關關雎」將頭轉側及向著外側的「大英雄」的後蹄斜跑,「關關雎」因而在一段短途程上在該駒內側處於窘境並失地。
「喜進」在過了一千米處後轉彎時外閃。在「喜進」的後蹄外側競跑的「幻影飛鷹」在被該駒帶出更外疊時受阻礙。
「幻影飛鷹」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過了七百米處。
進入直路時,「紅旗星將」向內移入避開「兄弟熊」的後蹄以望空。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萬里雄風」在「紅旗星將」與「勁兔皇」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時收慢,當時「勁兔皇」正在墮退。「萬里雄風」其後未能望空直至末段,並因此未能全力施為。
自趨近一百米處直至跑過五十米處後,「皇家魅力」受困而未能望空。
大部分途程上,「天賜寶」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賽後見習騎師潘明輝(「勁兔皇」)表示,他於直路早段催策坐騎時,坐騎動作並非完全順暢,末段未能展步。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勁兔皇」,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勁兔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同樣在賽後,獸醫報告「兄弟熊」流鼻血。
「幻影飛鷹」、「航天勇將」及「中華壹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087)炮台山讓賽第三班1200 米
「雄霸」於十月四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佳運星」(楊明綸)補上。「雄霸」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上浦猛將」入閘後煩躁不安,撞開閘廂前門。「上浦猛將」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受約束,返回起步點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上浦猛將」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四千金」出閘僅屬一般。
「麯院風荷」同樣出閘僅屬一般,起步後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麯院風荷」其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在直路上墮退。
「地主群英」與「索先生」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上浦猛將」及「佳運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一千米處轉彎時,「旅遊拿督」在「地主群英」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地主群英」外閃。
「佳運星」於早段及中段沿途走勢欠順。
趨近及跑過八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地主群英」搶口,靠近「光芒再現」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索先生」於直路早段靠近「你知我意」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受困而未能望空。
趨近二百米處時,「索先生」移至「同進」內側以望空,趨近一百米處時嘗試推進至「同進」與「福穎」之間的窄位之際一度在「同進」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衝刺一般的「佳運星」在催策下外閃,向著外側的「上浦猛將」(貝湯美)斜跑。「佳運星」持續外閃,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騎師楊明綸嘗試以左手開鞭,其馬鞭觸碰到「上浦猛將」的頸部。楊明綸因此被迫停止催策「佳運星」以修正坐騎。
跑過一百米處時受困而未能望空後,「四千金」於跑過五十米處時移至「福穎」外側以繼續推進。
被查詢時,祈普敦表示,他獲指示利用「光芒再現」排內檔的優勢,盡量佔取中間之前位置。他說,「光芒再現」出閘迅速,他於早段只須催策坐騎一段短途程就能確立位置,其後「光芒再現」居於領先馬匹之後走勢暢順。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麯院風荷」及「旅遊拿督」,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同進」及「索先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088)北角讓賽第三班1650 米
「金剛仔」出閘緩慢。
「貨如輪轉」自大外檔出閘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勇駒」於早段收慢以取得有遮擋的位置。
首次趨近終點時,「怡德」在收慢避開「爪皇烈焰」(史卓豐)的後蹄之際昂首,當時「爪皇烈焰」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譴責史卓豐,並告誡他在轉換跑線時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
跑過一千米處時,「星光勇將」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在勒避「觀自在」的後蹄時昂首。「星光勇將」其後在一段短途程上持續在「觀自在」之後處於窘境。
「睡德福」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小組考慮了第二名馬匹「怡德」的騎師莫雷拉及練馬師霍利時所提出的抗議。他們以「怡德」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受到干擾為理由,抗議「連利之星」(柏寶)的頭馬資格。聽取了有關各方的證供以及觀看過賽事影片後,小組確定,過了三百米處後,「怡德」能夠在「連利之星」的內側確立跑線。小組進一步確定,接近一百七十五米處時,「怡德」受「連利之星」阻礙,當時「連利之星」向內斜跑。其後於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怡德」移至「連利之星」的外側,然而當該駒受催策下向外移回時,「怡德」於一百米處移回「連利之星」的內側。考慮了兩駒於接近一百七十五米處時的位置、兩駒的衝刺情況及過終點時「連利之星」與「怡德」之間四分之三馬位的距離,小組並不充分認為倘若干擾不曾發生,「怡德」便可撃敗「連利之星」,因此小組裁定抗議不成立,宣佈覆磅完畢並確定評判員宣佈的名次。在其後的研訊中,柏寶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趨近一百七十五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怡德」之際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在「連利之星」內側不必要地受擠迫時受阻礙。小組判罰柏寶由十月二十五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十月三十日星期一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柏寶的良好策騎紀錄。
「連利之星」及「怡德」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6/10/2017 獸醫報告增補>診療獸醫報告謂,「觀自在」賽後翌晨被發現左前腿不良於行。「觀自在」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7 場 (089)銅鑼灣讓賽第三班1000 米
「麥芽糖」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肌腱受傷)著令退出。「麥芽糖」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起步後不久,「美麗皇牌」向外斜跑,並且妨礙「電子群英」。其後,「電子群英」持續在「美麗皇牌」外側處於窘境,當時「美麗皇牌」外閃。
「威風霸皇」、「財神」及「最驫」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博利多」一度在「魔連奴」內側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魔連奴」在「電子群英」(貝湯美)內側緊迫競跑,而「電子群英」則向內斜跑。小組譴責貝湯美,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必須確保給予內側馬匹足夠的競賽空間。跟隨其後的「財神」因而勒避「博利多」的後蹄。
過了五百米處後轉彎時,「威先生」將頭轉側及外閃。
小組就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發生的一宗事件展開研訊,當時「積極皇」(郭能)踏著「美麗皇牌」(見習騎師潘明輝)的後蹄及失蹄。聽取了兩名騎師的證供後,小組接納騎師郭能的證供,在此宗事件之前,他不打算進佔「美麗皇牌」內側的位置,因他擬於轉直路彎時移至該駒外側。小組進一步接納,趨近三百五十米處時,郭能將「積極皇」向外移出橫越「美麗皇牌」的後蹄,當時「美麗皇牌」獲見習騎師潘明輝容許向內斜跑。小組考慮了有關情況,認為此宗事件是由於兩駒均斜跑所造成,然而小組告誡見習騎師潘明輝,在此階段他錯誤認為於「積極皇」向外移出時坐騎已充分帶離該駒,因而容許坐騎向內斜跑。小組提醒見習騎師潘明輝,他有責任確保在轉換跑線前已充分帶離。
跑過二百米處時,「威風霸皇」在「手到拿來」與「魔連奴」(莫雷拉)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當時「魔連奴」向內斜跑。「威風霸皇」其後移至「魔連奴」外側以繼續推進。儘管小組認為「威風霸皇」尚未在「魔連奴」與「手到拿來」之間充分確立跑線,但仍告誡莫雷拉,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盡力阻止坐騎斜跑。
第四名馬匹「美麗皇牌」於直路上在催策下外閃,儘管小組認為見習騎師潘明輝於末段的騎法並不影響該駒的最終名次,但仍提醒他只要情況許可,他有責任至少手足並用力策坐騎至終點。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威先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積極皇」及「電子群英」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090)大坑讓賽第二班1800 米
「發明小子」出閘緩慢,躍出時向外斜跑及碰撞「比卡超」的後軀,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其後,「發明小子」及「比卡超」均在馬群之後切入。
「超有利」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亦在馬群之後切入。
「勁哥兒」出閘僅屬一般,向內斜跑及碰撞「包裝騎士」的後軀。
起步後不久,「美麗鉅星」被「創世紀」碰撞,當時「創世紀」被「上利多」帶向外跑。「達羅素」因而受妨礙。
過了千六米處後,「慣勝聆聽」靠近「創世紀」的後蹄處於窘境。
「美麗鉅星」於首次跑過終點後被約束以讓「包裝騎士」超越,在難以穩定走勢之際昂首。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上利多」在「美麗鉅星」的內側緊迫競跑,當時「美麗鉅星」在靠近「金獅叻將」的後蹄處於窘境時將頭轉側及內閃。
跑過三百米處時,由於「創世紀」嘗試在「超有利」與「金獅叻將」之間推進,但該處空位不足,因而與「超有利」互相碰撞。其後,「創世紀」與「超有利」在一段途程上緊迫競跑,這是由於「創世紀」的騎師莫雷拉持續推進至窄位,該位置於趨近二百米處時在「金獅叻將」與「超有利」之間開始出現。其後跑過二百米處後,「創世紀」在未能於「金獅叻將」與「超有利」之間推進時收慢,當時「超有利」被「萬馬飛騰」稍微帶向內跑。「創世紀」其後未能望空直至末段,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勁哥兒」被「達羅素」挨擦,當時「達羅素」向外斜跑。
接近五十米處時,「超有利」收慢避開「萬馬飛騰」的後蹄,當時「萬馬飛騰」起初自己向內斜跑,繼而被「達羅素」(祈普敦)帶向內跑,「達羅素」則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小組告誡祈普敦,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賽後史卓豐報告,「慣勝聆聽」是晚賽事表現令人十分失望。他說,坐騎於早段及中段的走勢良好,儘管於跑過七百米處時被「萬馬飛騰」帶出更外疊之際在該駒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慣勝聆聽」於過了六百米處後受催策,但坐騎在其後的任何階段對其催策均毫無反應,表現令人十分失望。他說,他於轉直路彎時及直路早段持續催策「慣勝聆聽」,然而坐騎未能加速及未能以勁勢衝刺,表現令人失望。他續說,賽事期間及賽後,「慣勝聆聽」均感覺動作暢順,因此他未能就坐騎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原因。練馬師賀賢未能就「慣勝聆聽」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原因。他說,「慣勝聆聽」自上仗後並無缺席任何操練,儘管牠是晚體重稍微增加,但牠在操練時表現符合預期。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慣勝聆聽」,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美麗鉅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發明小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創世紀」、「比卡超」及「達羅素」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
第六場順延五分鐘開跑,而第七及第八場則各延遲十分鐘開跑。
二、十月一日沙田賽事競賽事件報告補充-第八場(80)
起步後不久,「勝得威」向內斜跑及碰撞「活力歡騰」。
三、十月一日沙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智愛」、「勁飛寶寶」 、「華麗再現」、「豐彩皇」、「可愛寶」、「包勝」、「錶之星」、「喜得福」、「勝利之星」、「善財到」、「紅衣優駿」、「京京千里」、「彪形猛漢」、「翩翩」、「飛來猛」、「新力風」、「美麗傳承」、「四季旺」、「承你所願」、「豈等閒」、「最新鮮」、「平湖之星」以及「川河尊駒」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四、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實業風采」、「智有心得」、「快樂神駒」、「赤水神駒」、「永常喜」、「安喜」、「春盈」、「銘記心中」、「贏盡」、「漸信名駒」、「自動波」、「銀豐神駒」、「紅麗舍」、「金地飛客」、「超然」、「怪獸都市」、「馬功臣」、「僥倖」、「威信」、「真好漢」、「雲信凡高」、「家品皇者」、「閃耀鑽皇」、「中華之光」、「蒙古王」、「龍船鼓響」以及「太陽喜喜」(九月二十四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五場:「雄霸」於十月四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第七場:「麥芽糖」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二、嚴厲譴責
第二場:楊明綸(「及時行樂」)於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
三、譴責
第一場:莫雷拉(「荷蘭風車」)於首次跑過終點時向內斜跑。
第六場:史卓豐(「爪皇烈焰」)於首次趨近終點時向內斜跑。
第七場:貝湯美(「電子群英」)於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向內斜跑。
四、警告
第二場:田泰安(「旅英駿爵」)於過了一千米處後向內斜跑。
賴維銘(「好慷慨」)於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七場:見習騎師潘明輝(「美麗皇牌」)於趨近三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見習騎師潘明輝(「美麗皇牌」)有關他於末段的騎法。
莫雷拉(「魔連奴」)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八場:祈普敦(「達羅素」)於接近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五、停賽
第六場:柏寶(「連利之星」)於趨近一百七十五米處時不小心策騎(十月二十五日開始停賽,十月三十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六、抗議
第六場
七、流鼻血
第四場:「兄弟熊」(第二次)
八、閘廂測試
第五場:「上浦猛將」
九、試閘
第三場:「馬狀元」
十、獸醫檢驗
第三場:「馬狀元」
第四場:「勁兔皇」
第五場:「雄霸」
第七場:「麥芽糖」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