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締造者關銘諾急不及待來港獻技 2014年12月5日 2013年,關銘諾寫下賽馬歷史新一頁,成為首名勝出南非頭號大賽德班七月讓賽的非洲黑人騎師。今年較早時,他再次締造歷史,成為南非歷來首位黑人冠軍騎師。而截至上週末為止,他在本年度南非騎師成績榜上名列第二。 從訪問中得悉,關銘諾現時也熱切期盼能夠在國際馬壇揚威立萬。要實現這個目標,沒有甚?地方好得過將於12月10日在跑馬地馬場舉行的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了。 「我盼望到香港策騎出賽已有很長時間了。當接到這個邀請時,我真是喜出望外。」剛剛過了二十九歲生日的關銘諾說。從騎至今,關銘諾已勝出將近九百場頭馬。對於一個在十四歲以前從未見過任何馬匹,更遑論看過一場賽馬的人來說,這個紀錄也算難得。 「有機會與一批偶像騎師同場較量,這是我以前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以往我只能在電視上欣賞這些騎師的精湛騎功。」關銘諾續說。 數月前,他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他獲邀參加在雅士谷舉行的英國著名騎師邀請賽識價盃。關銘諾形容為「是我的職業生涯裡面最感驕傲的時刻之一。」 關銘諾在德班市一個名為誇馬修(Kwa Mashu)的城鎮長大。他的父親是一名家庭傭工,有五個孩子。瞭解南非的人都知道這個城鎮聲名狼藉。在這個令人膽寒的地方,一個生長得比較矮小的人處境會特別艱難,幸好他有一個充滿愛心的家庭在背後支持,引導他遠離邪惡,盡可能接受所能獲得的最佳教育。 直到某一天,他的命運發生了重大的轉變。那一天,來自南非騎師學校的一名童子軍領袖到訪他的學校。長得矮小忽然變成了他的長處,但最初獲得提供騎師學校的學額時,他仍然抱著懷疑的態度,不過當他開始搜尋及閱讀報章上有關賽馬的報導及文章時,他對這個行業便愈來愈感興趣。 他承認最初面對那些競賽馬匹時,這種突然闖進他的生活的動物,其體型及力量之大的確令他心生畏懼。不過,他很快便與馬匹建立了緊密的關係,甚至形容牠們為「如此可愛的動物」。 出道之初,關銘諾在津巴布韋贏得第一場頭馬時,只有少數報章拿來做新聞標題。津巴布韋馬壇的競爭相對來說不是那?大。但去年在基維爾五萬名觀眾面前,勇奪德班七月讓賽冠軍的精彩演出,不光替他贏得廣泛的讚賞,更將他載入史冊。他回憶道:「感覺就像第一次勝出頭馬,欣喜若狂。」 談到他的騎術風格及造詣,關銘諾表示:「我嘗試將我的三位偶像的騎技優點揉合在一起。他們就是史卓棟、馬偉昌、杜鵬志。」愈來愈多的數據反映關銘諾這種集三家之長的流線型蹲伏騎姿是何其有效。 關銘諾也是一位潮人,頭上染了一撮金髮,耳朵穿上鑽石耳環,身上刺有異國情調的紋身。但沒有人會覺得他淺薄,因為他的奮鬥史激勵著南非其他黑人騎師力爭上游。 說回今趟香港之旅,出戰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之後,關銘諾還會在香港逗留數天。他有一個訊息給香港的練馬師們:「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舉行的那一天,我仍然在香港。如果你們想看看關銘諾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我十分樂意效勞!」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賽馬新聞  

歷史締造者關銘諾急不及待來港獻技

2014年12月5日

2013年,關銘諾寫下賽馬歷史新一頁,成為首名勝出南非頭號大賽德班七月讓賽的非洲黑人騎師。今年較早時,他再次締造歷史,成為南非歷來首位黑人冠軍騎師。而截至上週末為止,他在本年度南非騎師成績榜上名列第二。

從訪問中得悉,關銘諾現時也熱切期盼能夠在國際馬壇揚威立萬。要實現這個目標,沒有甚?地方好得過將於12月10日在跑馬地馬場舉行的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了。

「我盼望到香港策騎出賽已有很長時間了。當接到這個邀請時,我真是喜出望外。」剛剛過了二十九歲生日的關銘諾說。從騎至今,關銘諾已勝出將近九百場頭馬。對於一個在十四歲以前從未見過任何馬匹,更遑論看過一場賽馬的人來說,這個紀錄也算難得。

「有機會與一批偶像騎師同場較量,這是我以前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以往我只能在電視上欣賞這些騎師的精湛騎功。」關銘諾續說。

數月前,他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他獲邀參加在雅士谷舉行的英國著名騎師邀請賽識價盃。關銘諾形容為「是我的職業生涯裡面最感驕傲的時刻之一。」

關銘諾在德班市一個名為誇馬修(Kwa Mashu)的城鎮長大。他的父親是一名家庭傭工,有五個孩子。瞭解南非的人都知道這個城鎮聲名狼藉。在這個令人膽寒的地方,一個生長得比較矮小的人處境會特別艱難,幸好他有一個充滿愛心的家庭在背後支持,引導他遠離邪惡,盡可能接受所能獲得的最佳教育。

直到某一天,他的命運發生了重大的轉變。那一天,來自南非騎師學校的一名童子軍領袖到訪他的學校。長得矮小忽然變成了他的長處,但最初獲得提供騎師學校的學額時,他仍然抱著懷疑的態度,不過當他開始搜尋及閱讀報章上有關賽馬的報導及文章時,他對這個行業便愈來愈感興趣。

他承認最初面對那些競賽馬匹時,這種突然闖進他的生活的動物,其體型及力量之大的確令他心生畏懼。不過,他很快便與馬匹建立了緊密的關係,甚至形容牠們為「如此可愛的動物」。

出道之初,關銘諾在津巴布韋贏得第一場頭馬時,只有少數報章拿來做新聞標題。津巴布韋馬壇的競爭相對來說不是那?大。但去年在基維爾五萬名觀眾面前,勇奪德班七月讓賽冠軍的精彩演出,不光替他贏得廣泛的讚賞,更將他載入史冊。他回憶道:「感覺就像第一次勝出頭馬,欣喜若狂。」

談到他的騎術風格及造詣,關銘諾表示:「我嘗試將我的三位偶像的騎技優點揉合在一起。他們就是史卓棟、馬偉昌、杜鵬志。」愈來愈多的數據反映關銘諾這種集三家之長的流線型蹲伏騎姿是何其有效。

關銘諾也是一位潮人,頭上染了一撮金髮,耳朵穿上鑽石耳環,身上刺有異國情調的紋身。但沒有人會覺得他淺薄,因為他的奮鬥史激勵著南非其他黑人騎師力爭上游。

說回今趟香港之旅,出戰浪琴表國際騎師錦標賽之後,關銘諾還會在香港逗留數天。他有一個訊息給香港的練馬師們:「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舉行的那一天,我仍然在香港。如果你們想看看關銘諾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我十分樂意效勞!」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