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出擊」(N175)–2015年2月7日沙田賽事 2015年2月6日 受薪董事小組較早時接獲賽事管制主任獸醫郭沛德通知,他於「軍事出擊」今早接受例行賽前獸醫檢驗前,曾與「軍事出擊」的練馬師方嘉柏討論該駒的狀況。「軍事出擊」是2月7日星期六沙田賽事百週年紀念銀瓶的宣佈出賽馬匹。小組其後就此事向方嘉柏查詢。 方嘉柏表示,「軍事出擊」於最近數日胃口欠佳,體重下降,令他有所關注。因此,他於今天早上要求替「軍事出擊」抽取血液樣本,但該等樣本經化驗後並未發現任何異常情況。方嘉柏指出,雖然他未能確定該駒是否患上任何疾病,然而「軍事出擊」的外觀及舉止均未能令他感到完全滿意。 在上述賽事並無後備馬匹的情況下,「軍事出擊」當時仍列於宣佈出賽馬匹名單之內,其健康狀況亦繼續受到監察。 然而,方嘉柏告知小組,「軍事出擊」於今天下午進行磅重,並發現該駒體重下降,有關情況繼續令他有所關注。因此,小組按照獸醫意見(食慾不振)著令「軍事出擊」退出上述賽事。  
  賽馬新聞  

「軍事出擊」(N175)–2015年2月7日沙田賽事

2015年2月6日

受薪董事小組較早時接獲賽事管制主任獸醫郭沛德通知,他於「軍事出擊」今早接受例行賽前獸醫檢驗前,曾與「軍事出擊」的練馬師方嘉柏討論該駒的狀況。「軍事出擊」是2月7日星期六沙田賽事百週年紀念銀瓶的宣佈出賽馬匹。小組其後就此事向方嘉柏查詢。

方嘉柏表示,「軍事出擊」於最近數日胃口欠佳,體重下降,令他有所關注。因此,他於今天早上要求替「軍事出擊」抽取血液樣本,但該等樣本經化驗後並未發現任何異常情況。方嘉柏指出,雖然他未能確定該駒是否患上任何疾病,然而「軍事出擊」的外觀及舉止均未能令他感到完全滿意。

在上述賽事並無後備馬匹的情況下,「軍事出擊」當時仍列於宣佈出賽馬匹名單之內,其健康狀況亦繼續受到監察。

然而,方嘉柏告知小組,「軍事出擊」於今天下午進行磅重,並發現該駒體重下降,有關情況繼續令他有所關注。因此,小組按照獸醫意見(食慾不振)著令「軍事出擊」退出上述賽事。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