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知道勝」的研訊結果 2015年7月14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天繼續就騎師黎海榮在7月12日星期日沙田賽事飛躍龍門讓賽(第772場)中,尤其在直路上,策騎「知道勝」的方法進行研訊。小組今天聽取了黎海榮及「知道勝」練馬師沈集成的進一步證供。小組亦接獲「知道勝」的馬主何大慶先生的授權書,表示授權沈集成在今日的研訊中作為其代表。 小組指控黎海榮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99(2)及(5)條,事緣他作為「知道勝」在上述賽事中的騎師,未有於整場賽事中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知道勝」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黎海榮不承認上述指控。 對騎師黎海榮的指控詳情如下: 於跑過三百五十米處後,當「知道勝」向外移出及一度妨礙「琪麟穎」時,他需要一段長途程直至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才能由右手握鞭改為左手握鞭,而他當時實可在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情況下更快地轉手握鞭。這導致「知道勝」在賽事此階段未能受力策及全力施為。 由趨近二百五十米處至接近二百米處,他停止力策「知道勝」,而他當時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這導致「知道勝」在賽事此時未能全力施為。 自接近二百米處起至趨近五十米處時,「知道勝」一度受「綠野仙?」妨礙,當時他未有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而他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自剛進入最後五十米起,「知道勝」一度被「綠野仙?」妨礙後直至終點,當時他未有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而他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自跑過三百五十米處後直至終點,他以上述方式策騎「知道勝」時,可見到他的右手明顯缺乏動作,左手則未能有效用鞭,以致此駒未有被給予十足機會爭勝或取得最佳名次。 小組經考慮所有證供,裁定對騎師黎海榮的指控成立。因此,黎海榮被裁定違反賽事規例。 小組告知黎海榮,儘管今次是他首次被指控違反此項賽事規例,但小組認為其是次違例的性質較為嚴重,且其所違反的規例屬重要規例;小組亦認為,倘若他於直路上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此駒或有可能勝出該場賽事。 在此情況下,小組認為適當的做法是判罰黎海榮由2015年9月6 日星期日起停賽,直至10月23日星期五才可恢復策騎出賽。在黎海榮被罰停賽期間,2015/2016年度馬季將舉行首十四次賽事。 小組告知沈集成,小組接納他的證供。  
  賽馬新聞  

有關「知道勝」的研訊結果

2015年7月14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天繼續就騎師黎海榮在7月12日星期日沙田賽事飛躍龍門讓賽(第772場)中,尤其在直路上,策騎「知道勝」的方法進行研訊。小組今天聽取了黎海榮及「知道勝」練馬師沈集成的進一步證供。小組亦接獲「知道勝」的馬主何大慶先生的授權書,表示授權沈集成在今日的研訊中作為其代表。

小組指控黎海榮違反香港賽馬會賽事規例第99(2)及(5)條,事緣他作為「知道勝」在上述賽事中的騎師,未有於整場賽事中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知道勝」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黎海榮不承認上述指控。

對騎師黎海榮的指控詳情如下:

  1. 於跑過三百五十米處後,當「知道勝」向外移出及一度妨礙「琪麟穎」時,他需要一段長途程直至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才能由右手握鞭改為左手握鞭,而他當時實可在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情況下更快地轉手握鞭。這導致「知道勝」在賽事此階段未能受力策及全力施為。
  2. 由趨近二百五十米處至接近二百米處,他停止力策「知道勝」,而他當時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這導致「知道勝」在賽事此時未能全力施為。
  3. 自接近二百米處起至趨近五十米處時,「知道勝」一度受「綠野仙?」妨礙,當時他未有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而他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4. 自剛進入最後五十米起,「知道勝」一度被「綠野仙?」妨礙後直至終點,當時他未有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而他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5. 自跑過三百五十米處後直至終點,他以上述方式策騎「知道勝」時,可見到他的右手明顯缺乏動作,左手則未能有效用鞭,以致此駒未有被給予十足機會爭勝或取得最佳名次。

小組經考慮所有證供,裁定對騎師黎海榮的指控成立。因此,黎海榮被裁定違反賽事規例。

小組告知黎海榮,儘管今次是他首次被指控違反此項賽事規例,但小組認為其是次違例的性質較為嚴重,且其所違反的規例屬重要規例;小組亦認為,倘若他於直路上以足夠的決心及力度催策「知道勝」,此駒或有可能勝出該場賽事。

在此情況下,小組認為適當的做法是判罰黎海榮由2015年9月6 日星期日起停賽,直至10月23日星期五才可恢復策騎出賽。在黎海榮被罰停賽期間,2015/2016年度馬季將舉行首十四次賽事。

小組告知沈集成,小組接納他的證供。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