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爾德派出「鷹揚晴空」冀能再度揚威香港 2015年12月3日 衛爾德是支持國際賽馬的表表者之一,更可說是國際賽馬的先驅。雖然他曾多次奪得愛爾蘭冠軍練馬師榮銜,並曾十五度勝出愛爾蘭經典賽事,但比起這些榮耀,他在海外國際賽事中的功績往往更備受注目。事實上,衛爾德在其祖國的成就已非常突出,但對於他本人而言,這些佳績往往是另一個更偉大故事背後的情節。 1989年10 月,這位Rosewell House馬房的掌舵人派遣兩歲馬Go And Go到美國馬里蘭州參賽,結果該駒攻下二級賽Laurel Futurity。九個月後,當時已三歲的Go And Go再次出征美國,競逐一級賽貝蒙錦標,陣上先超越肯塔基打?大賽盟主Unbridled,繼而越過Thirty Six Red,以勁勢帶離餘駒掄元,成為首匹及迄今唯一曾勝出美國三冠大賽其中一關賽事的歐洲賽駒,轟動國際馬壇。 衛爾德擅長開創先河,而最為人熟悉的一次,是於1993年從卻拉派遣「好收成」遠赴墨爾本參賽,結果該駒在澳洲最著名賽事墨爾本盃中高奏凱歌。他於2002年再憑「傳媒之迷」第二次捧走墨爾本盃。 1991年12月,衛爾德亦創下歷史新一頁,憑「更險」摘下香港邀請碗,在香港首嚐勝果。雖然在當時來說,香港邀請碗與貝蒙錦標或墨爾本盃不能相提並論,但該賽現已發展成為一項更具分量的賽事。 其實,早於1990年12月,在香港國際賽事發展之初,衛爾德已成為亞洲區以外最先派馬來港參賽的練馬師之一。他當年派出「環境」角逐香港邀請盃,亦即今天的浪琴表香港盃,結果該駒在十三匹參賽馬之中包尾而回。 衛爾德回憶道﹕「1990年,我首次派馬來港參加國際賽事。我很有興趣亦很開心能夠參與其中,因為我之前曾到訪香港,對香港賽馬所知甚多。」 雖說首次征港失利,衛爾德翌年再接再厲,派出「審慎」和「更險」來港參賽,其中「更險」與Go And Go同屬現已辭世的Walter Haefner名下莫格雅育馬場所有。 在香港邀請盃一役,「審慎」敗於香港傳奇賽駒「翠河」蹄下,跑獲亞軍。另一方面,「更險」則角逐首屆香港邀請碗(即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的前身)。當日,「更險」的鞍上人靳能身穿代表莫格雅育馬場的黑、白色綵衣,頭戴紅帽上陣。賽事早段,靳能將該匹三歲馬置於馬群後列,入直路時移出外疊上前,並催策坐騎上前,馬兒以勁勢率先衝線,成為首匹在港奏凱的歐洲賽駒。 「在推動賽馬國際化方面,香港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早在我首次訪港時,我就察覺到香港賽馬顯然是朝著這個方向邁進。」衛爾德說。 從1991年至今,香港國際賽事的發展一日千里。賽事數目已由當時的兩項增至四項,總?金合計增至八千三百萬港元,當中以浪琴表香港盃的獎金最高,達至二千五百萬港元。浪琴表香港盃於四項香港國際賽事當中最享負盛名的一項,亦是全球?金最高的2000米草地賽事。 今年12月13日星期日,衛爾德將再度踏足沙田,今次他帶領莫格雅育馬場另一佳駟「鷹揚晴空」來港角逐。這匹四歲馬迄今出賽不多,但最近一年多經常與歐洲頂級賽駒對壘,且表現出色,更於6月在雅士谷摘下威爾斯親王錦標(2000米一級賽),交出歷來代表之作。 衛爾德自1991年奪得香港邀請碗後,曾再派出兩駒來港參加香港國際賽事,但均未能贏得錦標,當中「鑽石紛陳」於1993年4月競逐香港國際碗,居尾二過終點,而「愛莉花」則於2002年出爭香港短途錦標時,僅跑入第十一名。不過,從賽駒往績和實際觀察所得,今年的「鷹揚晴空」實力遠高於衛爾德之前所派數駒,故此他本人亦對今仗爭勝抱有很大信心。 衛爾德表示:「角逐香港盃是我們的計劃。我很滿意『鷹揚晴空』目前的狀態,牠的操練進度良佳。此駒天生具備上佳速度。在愛爾蘭冠軍錦標中,牠敗於『金號角』蹄下是不無爭議的。在該賽中,你可以看到牠轉直路彎時還未發力,其後如何輕易就能加速上前。」 「牠在皇家雅士谷賽期攻下威爾斯親王錦標時,就展現了那種速度。我認為 2000米正是牠最擅長的途程。」 「我們很期待看見牠在香港出賽,因為看著良駒競逐這些頂級國際賽事是賞心樂事。」衛爾德續說。 雖然衛爾德慣於出外征戰,但在歐洲以外地區,他最近一次報捷已是2008年的事。當年,他憑「溫徹斯特」在雅靈頓攻下一級賽秘書長錦標。自首次在海外賽事中高奏凱歌以來,這位愛爾蘭籍練馬師又已縱橫馬壇四分一個世紀。今年,「鷹揚晴空」或許能為他在異地贏得另一項期待已久的國際賽勝仗。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賽馬新聞  

衛爾德派出「鷹揚晴空」冀能再度揚威香港

2015年12月3日

衛爾德是支持國際賽馬的表表者之一,更可說是國際賽馬的先驅。雖然他曾多次奪得愛爾蘭冠軍練馬師榮銜,並曾十五度勝出愛爾蘭經典賽事,但比起這些榮耀,他在海外國際賽事中的功績往往更備受注目。事實上,衛爾德在其祖國的成就已非常突出,但對於他本人而言,這些佳績往往是另一個更偉大故事背後的情節。

1989年10 月,這位Rosewell House馬房的掌舵人派遣兩歲馬Go And Go到美國馬里蘭州參賽,結果該駒攻下二級賽Laurel Futurity。九個月後,當時已三歲的Go And Go再次出征美國,競逐一級賽貝蒙錦標,陣上先超越肯塔基打?大賽盟主Unbridled,繼而越過Thirty Six Red,以勁勢帶離餘駒掄元,成為首匹及迄今唯一曾勝出美國三冠大賽其中一關賽事的歐洲賽駒,轟動國際馬壇。

衛爾德擅長開創先河,而最為人熟悉的一次,是於1993年從卻拉派遣「好收成」遠赴墨爾本參賽,結果該駒在澳洲最著名賽事墨爾本盃中高奏凱歌。他於2002年再憑「傳媒之迷」第二次捧走墨爾本盃。

1991年12月,衛爾德亦創下歷史新一頁,憑「更險」摘下香港邀請碗,在香港首嚐勝果。雖然在當時來說,香港邀請碗與貝蒙錦標或墨爾本盃不能相提並論,但該賽現已發展成為一項更具分量的賽事。

其實,早於1990年12月,在香港國際賽事發展之初,衛爾德已成為亞洲區以外最先派馬來港參賽的練馬師之一。他當年派出「環境」角逐香港邀請盃,亦即今天的浪琴表香港盃,結果該駒在十三匹參賽馬之中包尾而回。

衛爾德回憶道﹕「1990年,我首次派馬來港參加國際賽事。我很有興趣亦很開心能夠參與其中,因為我之前曾到訪香港,對香港賽馬所知甚多。」

雖說首次征港失利,衛爾德翌年再接再厲,派出「審慎」和「更險」來港參賽,其中「更險」與Go And Go同屬現已辭世的Walter Haefner名下莫格雅育馬場所有。

在香港邀請盃一役,「審慎」敗於香港傳奇賽駒「翠河」蹄下,跑獲亞軍。另一方面,「更險」則角逐首屆香港邀請碗(即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的前身)。當日,「更險」的鞍上人靳能身穿代表莫格雅育馬場的黑、白色綵衣,頭戴紅帽上陣。賽事早段,靳能將該匹三歲馬置於馬群後列,入直路時移出外疊上前,並催策坐騎上前,馬兒以勁勢率先衝線,成為首匹在港奏凱的歐洲賽駒。

「在推動賽馬國際化方面,香港擔當舉足輕重的角色。早在我首次訪港時,我就察覺到香港賽馬顯然是朝著這個方向邁進。」衛爾德說。

從1991年至今,香港國際賽事的發展一日千里。賽事數目已由當時的兩項增至四項,總?金合計增至八千三百萬港元,當中以浪琴表香港盃的獎金最高,達至二千五百萬港元。浪琴表香港盃於四項香港國際賽事當中最享負盛名的一項,亦是全球?金最高的2000米草地賽事。

今年12月13日星期日,衛爾德將再度踏足沙田,今次他帶領莫格雅育馬場另一佳駟「鷹揚晴空」來港角逐。這匹四歲馬迄今出賽不多,但最近一年多經常與歐洲頂級賽駒對壘,且表現出色,更於6月在雅士谷摘下威爾斯親王錦標(2000米一級賽),交出歷來代表之作。

衛爾德自1991年奪得香港邀請碗後,曾再派出兩駒來港參加香港國際賽事,但均未能贏得錦標,當中「鑽石紛陳」於1993年4月競逐香港國際碗,居尾二過終點,而「愛莉花」則於2002年出爭香港短途錦標時,僅跑入第十一名。不過,從賽駒往績和實際觀察所得,今年的「鷹揚晴空」實力遠高於衛爾德之前所派數駒,故此他本人亦對今仗爭勝抱有很大信心。

衛爾德表示:「角逐香港盃是我們的計劃。我很滿意『鷹揚晴空』目前的狀態,牠的操練進度良佳。此駒天生具備上佳速度。在愛爾蘭冠軍錦標中,牠敗於『金號角』蹄下是不無爭議的。在該賽中,你可以看到牠轉直路彎時還未發力,其後如何輕易就能加速上前。」

「牠在皇家雅士谷賽期攻下威爾斯親王錦標時,就展現了那種速度。我認為
2000米正是牠最擅長的途程。」

「我們很期待看見牠在香港出賽,因為看著良駒競逐這些頂級國際賽事是賞心樂事。」衛爾德續說。

雖然衛爾德慣於出外征戰,但在歐洲以外地區,他最近一次報捷已是2008年的事。當年,他憑「溫徹斯特」在雅靈頓攻下一級賽秘書長錦標。自首次在海外賽事中高奏凱歌以來,這位愛爾蘭籍練馬師又已縱橫馬壇四分一個世紀。今年,「鷹揚晴空」或許能為他在異地贏得另一項期待已久的國際賽勝仗。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