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練馬師出身各異 2015年12月12日 雖然自2010年起,華禮納已成為澳洲馬壇其中一位名氣響亮的練馬師,但與今次派馬角逐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的另外兩位澳洲練馬師相比,華禮納卻有不同之處。 祖籍紐西蘭的華禮納,於十五年前移居悉尼,但與大衛希斯 (「模範駒」練馬師) 及李善 (「天涯歌女」練馬師) 最不同的,是華禮納的父親與賽馬世界並無淵源,反而大衛希斯及李善則均出自賽馬世家,兩人的父親都是曾取得不少佳績的練馬師。 但家族成員是否與賽馬早有淵源,卻未有令華禮納成為2015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獨特的一員,因為今年不少參賽練馬師,與華禮納一樣亦非出自賽馬世家。 當中司徒德爵士的父親便是巴巴多斯的警長。與此同時,向禮倫及赫德卻來自鼎鼎大名的賽馬世家。 費伯華則是外交官之子,他在大學修畢法律學位後才設廄從練。同樣來自法國的杜誠高亦非來自賽馬世家,他說:「家父是一名銀行家,與賽馬毫無關係。」杜誠高曾跟隨羅迪普多年,而後者的父親曾出任法國國家育馬場的董事。 另外兩位今年派馬來港參賽的海外練馬師岳伯仁及李南,均曾跟隨愛爾蘭頂級練馬師鮑爾傑學藝,後者於2004年派出「歷山金駒」來港並攻下香港盃。 華禮納說:「家父是一位奶農,家母則是一位教師,在移居悉尼之前,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牧場中渡過,我的祖父曾培育一些馬匹,這是我家族唯一曾與賽馬沾上關係之處。」 華禮納於紐西蘭的福克斯頓展開他的賽馬事業,當時他為練馬師布市汀效力,巧合的是,華禮納與李善雙雙於1996年帶領兩駒來港,角逐該年度馬季的女皇盃。 當時華禮納帶領由布市汀訓練的「麥古爾」來港,結果在女皇盃中跑第七名,而李善則帶領其父親李斯麾下的「潛力之星」角逐同一賽事,該駒最終跑第八名,李斯亦曾訓練一匹七十年代兩歲名駒Luskin Star。 無獨有偶,大衛希斯與李善均承認,他們獲得的賽馬和練馬知識,反而因家族關係而受到局限,但這無阻他們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成功事業。 李善表示:「父親是唯一對我事業發展的最大影響。」大衛希斯則說他從父親和兄長彼得希斯的身上學習練馬技巧,「我大多跟父親學,但彼得大我十三年,所以亦對我有很大影響。我原本想到英國跟隨香迪奇學習一段時間,但那時父親的健康變得很差,不能繼續練馬,所以我便接手管理他的馬房。」 大衛希斯的父親哥連希斯開創澳洲賽馬接受海外投資的先河,尤其是來自英國和阿聯酋的資金,並且打破在大都會練馬的局限,選擇在近郊開倉。他的馬房合共贏得五千三百三十三場頭馬,包括五百二十四場錦標賽。同時,哥連希斯也曾建立一所成功的育馬場。 大衛希斯崇尚當代流行作風,認為有志的年輕練馬師應擴闊眼界,到世界各地學習。他說:「我的兒子有時間這樣做。」他的兒子Ben今年曾在英國新巿場留在高仕登馬房一段時間學藝。 「練馬師的兒子,或許就只有其父親一個人教導他,但其實大部分人,不論他們如何入行,亦多只是主要跟隨一位導師而已。」大衛希斯說。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賽馬新聞  

優秀練馬師出身各異

2015年12月12日

雖然自2010年起,華禮納已成為澳洲馬壇其中一位名氣響亮的練馬師,但與今次派馬角逐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的另外兩位澳洲練馬師相比,華禮納卻有不同之處。

祖籍紐西蘭的華禮納,於十五年前移居悉尼,但與大衛希斯 (「模範駒」練馬師) 及李善 (「天涯歌女」練馬師) 最不同的,是華禮納的父親與賽馬世界並無淵源,反而大衛希斯及李善則均出自賽馬世家,兩人的父親都是曾取得不少佳績的練馬師。

但家族成員是否與賽馬早有淵源,卻未有令華禮納成為2015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獨特的一員,因為今年不少參賽練馬師,與華禮納一樣亦非出自賽馬世家。

當中司徒德爵士的父親便是巴巴多斯的警長。與此同時,向禮倫及赫德卻來自鼎鼎大名的賽馬世家。

費伯華則是外交官之子,他在大學修畢法律學位後才設廄從練。同樣來自法國的杜誠高亦非來自賽馬世家,他說:「家父是一名銀行家,與賽馬毫無關係。」杜誠高曾跟隨羅迪普多年,而後者的父親曾出任法國國家育馬場的董事。

另外兩位今年派馬來港參賽的海外練馬師岳伯仁及李南,均曾跟隨愛爾蘭頂級練馬師鮑爾傑學藝,後者於2004年派出「歷山金駒」來港並攻下香港盃。

華禮納說:「家父是一位奶農,家母則是一位教師,在移居悉尼之前,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牧場中渡過,我的祖父曾培育一些馬匹,這是我家族唯一曾與賽馬沾上關係之處。」

華禮納於紐西蘭的福克斯頓展開他的賽馬事業,當時他為練馬師布市汀效力,巧合的是,華禮納與李善雙雙於1996年帶領兩駒來港,角逐該年度馬季的女皇盃。

當時華禮納帶領由布市汀訓練的「麥古爾」來港,結果在女皇盃中跑第七名,而李善則帶領其父親李斯麾下的「潛力之星」角逐同一賽事,該駒最終跑第八名,李斯亦曾訓練一匹七十年代兩歲名駒Luskin Star。

無獨有偶,大衛希斯與李善均承認,他們獲得的賽馬和練馬知識,反而因家族關係而受到局限,但這無阻他們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成功事業。

李善表示:「父親是唯一對我事業發展的最大影響。」大衛希斯則說他從父親和兄長彼得希斯的身上學習練馬技巧,「我大多跟父親學,但彼得大我十三年,所以亦對我有很大影響。我原本想到英國跟隨香迪奇學習一段時間,但那時父親的健康變得很差,不能繼續練馬,所以我便接手管理他的馬房。」

大衛希斯的父親哥連希斯開創澳洲賽馬接受海外投資的先河,尤其是來自英國和阿聯酋的資金,並且打破在大都會練馬的局限,選擇在近郊開倉。他的馬房合共贏得五千三百三十三場頭馬,包括五百二十四場錦標賽。同時,哥連希斯也曾建立一所成功的育馬場。

大衛希斯崇尚當代流行作風,認為有志的年輕練馬師應擴闊眼界,到世界各地學習。他說:「我的兒子有時間這樣做。」他的兒子Ben今年曾在英國新巿場留在高仕登馬房一段時間學藝。

「練馬師的兒子,或許就只有其父親一個人教導他,但其實大部分人,不論他們如何入行,亦多只是主要跟隨一位導師而已。」大衛希斯說。

 

相關網站:

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