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0日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2016年3月21日 第一場 –「飛擒」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要求替「飛擒」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飛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三場 –「常拼常勝」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要求替「常拼常勝」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常拼常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五場 –「肯利多」  表現欠佳的「肯利多」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內窺鏡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痰。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高伯新的馬房再次檢查「肯利多」時,發現該駒左後腿不良於行。「肯利多」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六場 –「卡加動力」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沈集成要求替「卡加動力」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卡加動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八場 –「平步青雲」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姚本輝要求替「平步青雲」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平步青雲」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在昨日各場賽事結束後曾接受檢查的其餘馬匹,今晨均再接受檢驗,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  
  賽馬新聞  

2016年3月20日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2016年3月21日

第一場 –「飛擒」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要求替「飛擒」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飛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三場 –「常拼常勝」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苗禮德要求替「常拼常勝」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常拼常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五場 –「肯利多」 

表現欠佳的「肯利多」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內窺鏡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痰。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高伯新的馬房再次檢查「肯利多」時,發現該駒左後腿不良於行。「肯利多」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六場 –「卡加動力」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沈集成要求替「卡加動力」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卡加動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八場 –「平步青雲」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姚本輝要求替「平步青雲」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發現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平步青雲」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在昨日各場賽事結束後曾接受檢查的其餘馬匹,今晨均再接受檢驗,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