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嘉時馬房團隊對「尚多湖」寄予厚望 2016年4月25日 在澳洲馬壇,練馬師賀嘉時已是一個家傳戶曉的名字,事實上,早於2004年,賀嘉時已獲列入澳洲賽馬名人堂。雖然練馬成就已極之出色,但他當然希望能再創佳績,揚威海外的一級大賽。 於本週日(5月1日),他旗下的「尚多湖」有望為他達成此項任務,這匹實力強橫的短途佳駟,或會成為當日沙田馬場舉行的一級賽主席短途獎 (1200米) 之首席大熱門。雖然名義上此駒的練馬師是賀嘉時的兒子賀米高,但賀嘉時對此並不介意。 賀嘉時說:「這並無相干,畢竟我們都是同一團隊,我的兩位兒子於年長後,便一直成為我馬房的一分子。」在澳洲,賀嘉時與他的兒子賀米高及賀維恩以合夥練馬師之名義設廄從練。 賀嘉時已於昨日抵港,當他今晨檢視「尚多湖」的情況時,他對此駒及其兒子照料馬兒的方式均感滿意。 賀嘉時說:「『尚多湖』看來神色甚佳,適應良好,重要的是,牠能來到這裡,並以佳態迎接今次的挑戰。去年12月,我們本十分渴望來港角逐國際賽,但牠扭傷了關節,未能以十足狀態前來參賽。我們一直以馬兒的福祉為優先考慮,絕不會讓牠冒任何風險。」 「或者可以說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當時未能來港,但牠休賽後表現更為出色,在我眼中,牠上次之勝堪稱其出道以來的代表之作。」賀嘉時續說。 「尚多湖」上仗於4月2日角逐蘭域馬場的一級賽史密夫錦標 (1200米),直路上從包尾位置後發先至贏馬,成功衛冕該賽。馬兒迄今四度在右轉場地競逐1200米途程,合共取得兩捷。 賀嘉時認為,賽事的步速或會是「尚多湖」本週日一戰的致勝關鍵。他說:「顯而易見,我們希望屆時的有正常甚至偏快的步速,步速愈快,便對牠愈有利,場地反而問題不大,不論是濕地或乾快的場地,牠都可以應付,但我們最想見到的是步速不慢。」 賀嘉時曾在澳洲本土十度榮膺冠軍練馬師,他指出「尚多湖」在陣上展示的加速力,足可媲美他曾訓練過的兩匹澳洲馬王「白金礦」及「八邊形」。 談及「尚多湖」時賀嘉時說:「當牠全速衝刺時,確是勢如破竹。通常牠略為需時加速,但一旦增速後便如箭脫弦。比較之下,『白金礦』增速較快,但論加速後的持續衝刺,『尚多湖』絕不遜色於『白金礦』;而雖然不少人認為『八邊形』並不擅長爆發一段短途衝刺,但實際上該駒可交出一段八百米的極速衝刺。可以說,『尚多湖』的實力及得上該兩匹馬王。」 但賀嘉時亦對週日一戰抱審慎態度,他說:「『尚多湖』是匹後上型賽駒,通常這類馬落第的次數比勝出的為多,反過來說,前置型的馬則往往贏多過輸。不過,『尚多湖』至今上陣多次而表現穩定,只有一次的表現是稍為欠佳。牠將會以佳態迎接週日的賽事,我們都希望牠屆時能交出應有水準。」 在馬壇享負盛名接近五十年的賀嘉時,喜形容自己為一名「鬥士」,即使能勝出賽事,大家亦不大可能見到他忘形慶祝的畫面。他說:「作為一位練馬師,在親眼目睹旗下馬匹勝出後,很多時的感覺都是如釋重負,而非感到特別高興。」 今次是賀嘉時家族第四度派馬來港參賽。2009年,「大腦」曾以賀嘉時名義訓練下來港角逐冠軍一哩賽,結果在欠運下跑獲季軍,當時馬兒僅以馬頭位之差不敵頭馬「勝眼光」。2010年,「大腦」捲土重來,再次出爭冠軍一哩賽,但無功而還,賽後該駒亦被發現不良於行。2004年,賀嘉時則曾派出「歡呼聲」來港出爭香港短途錦標,結果負於頭馬「精英大師」蹄下跑第九名。 圖一:「尚多湖」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慢試,備戰本週日的主席短途獎。 相關網站: 主席短途獎 
  賽馬新聞  

賀嘉時馬房團隊對「尚多湖」寄予厚望

2016年4月25日

在澳洲馬壇,練馬師賀嘉時已是一個家傳戶曉的名字,事實上,早於2004年,賀嘉時已獲列入澳洲賽馬名人堂。雖然練馬成就已極之出色,但他當然希望能再創佳績,揚威海外的一級大賽。

於本週日(5月1日),他旗下的「尚多湖」有望為他達成此項任務,這匹實力強橫的短途佳駟,或會成為當日沙田馬場舉行的一級賽主席短途獎 (1200米) 之首席大熱門。雖然名義上此駒的練馬師是賀嘉時的兒子賀米高,但賀嘉時對此並不介意。

賀嘉時說:「這並無相干,畢竟我們都是同一團隊,我的兩位兒子於年長後,便一直成為我馬房的一分子。」在澳洲,賀嘉時與他的兒子賀米高及賀維恩以合夥練馬師之名義設廄從練。

賀嘉時已於昨日抵港,當他今晨檢視「尚多湖」的情況時,他對此駒及其兒子照料馬兒的方式均感滿意。

賀嘉時說:「『尚多湖』看來神色甚佳,適應良好,重要的是,牠能來到這裡,並以佳態迎接今次的挑戰。去年12月,我們本十分渴望來港角逐國際賽,但牠扭傷了關節,未能以十足狀態前來參賽。我們一直以馬兒的福祉為優先考慮,絕不會讓牠冒任何風險。」

「或者可以說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當時未能來港,但牠休賽後表現更為出色,在我眼中,牠上次之勝堪稱其出道以來的代表之作。」賀嘉時續說。

「尚多湖」上仗於4月2日角逐蘭域馬場的一級賽史密夫錦標 (1200米),直路上從包尾位置後發先至贏馬,成功衛冕該賽。馬兒迄今四度在右轉場地競逐1200米途程,合共取得兩捷。

賀嘉時認為,賽事的步速或會是「尚多湖」本週日一戰的致勝關鍵。他說:「顯而易見,我們希望屆時的有正常甚至偏快的步速,步速愈快,便對牠愈有利,場地反而問題不大,不論是濕地或乾快的場地,牠都可以應付,但我們最想見到的是步速不慢。」

賀嘉時曾在澳洲本土十度榮膺冠軍練馬師,他指出「尚多湖」在陣上展示的加速力,足可媲美他曾訓練過的兩匹澳洲馬王「白金礦」及「八邊形」。

談及「尚多湖」時賀嘉時說:「當牠全速衝刺時,確是勢如破竹。通常牠略為需時加速,但一旦增速後便如箭脫弦。比較之下,『白金礦』增速較快,但論加速後的持續衝刺,『尚多湖』絕不遜色於『白金礦』;而雖然不少人認為『八邊形』並不擅長爆發一段短途衝刺,但實際上該駒可交出一段八百米的極速衝刺。可以說,『尚多湖』的實力及得上該兩匹馬王。」

但賀嘉時亦對週日一戰抱審慎態度,他說:「『尚多湖』是匹後上型賽駒,通常這類馬落第的次數比勝出的為多,反過來說,前置型的馬則往往贏多過輸。不過,『尚多湖』至今上陣多次而表現穩定,只有一次的表現是稍為欠佳。牠將會以佳態迎接週日的賽事,我們都希望牠屆時能交出應有水準。」

在馬壇享負盛名接近五十年的賀嘉時,喜形容自己為一名「鬥士」,即使能勝出賽事,大家亦不大可能見到他忘形慶祝的畫面。他說:「作為一位練馬師,在親眼目睹旗下馬匹勝出後,很多時的感覺都是如釋重負,而非感到特別高興。」

今次是賀嘉時家族第四度派馬來港參賽。2009年,「大腦」曾以賀嘉時名義訓練下來港角逐冠軍一哩賽,結果在欠運下跑獲季軍,當時馬兒僅以馬頭位之差不敵頭馬「勝眼光」。2010年,「大腦」捲土重來,再次出爭冠軍一哩賽,但無功而還,賽後該駒亦被發現不良於行。2004年,賀嘉時則曾派出「歡呼聲」來港出爭香港短途錦標,結果負於頭馬「精英大師」蹄下跑第九名。

「尚多湖」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慢試,備戰本週日的主席短途獎。
圖一:
「尚多湖」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慢試,備戰本週日的主席短途獎。

 

相關網站:

主席短途獎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