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田紀念賽「詠彩繽紛」無功而還 2016年6月5日 今日(6月5日星期日)下午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的一級賽安田紀念賽 (1600米),出現了令人意外的賽果,由蔡約翰訓練的香港賽駒「詠彩繽紛」未有發揮出應有水準,而賽前備受看好的「滿樂時」則未能保持其近期連勝佳績。由田邊裕信策騎的冷門馬「標誌名駒」,以一放到底的姿態,勝出此項在日本舉行的頂級一哩賽事。 今屆安田紀念賽共有十二匹馬參與角逐,「詠彩繽紛」於開始轉入直路彎時已開始受催策而有點轉弱。沿途領放的「標誌名駒」在騎師田邊裕信胯下直路上仍能保持勁勢,結果取得該駒逾三年來的首場頭馬。「詠彩繽紛」則跑第十二名。 蔡約翰說:「『詠彩繽紛』跑來無甚餘力,直路上轉弱墮退,可以說是首匹已呈敗象的馬。來到日本角逐今仗之前,牠今季在港已上陣九次,今日一戰是牠季內第十次出賽,我們本希望馬兒即使跑多一仗下仍有力爭勝,事實上,賽前牠的狀態理想,但今日在陣上卻毫無表現,令人失望,但這些情況其實亦並非罕見。」 「詠彩繽紛」今仗出閘後當柏寶積極取位之際,馬兒與他駒一再發生擠碰,之後「詠彩繽紛」留居前列的第五位,緊隨賽事的大熱門「滿樂時」。  柏寶說:「牠起步迅速,但其後未能穩定走勢,直至『滿樂時』在其外側繞過,而當時牠與『滿樂時』一直有些碰撞,影響了牠陣中的走勢。之後牠能上口,跑來較為暢順,當我們找到了遮擋後我曾感到滿意,因偏慢的步速理應有利我們發揮。」 他續說:「然而,自半程起至六百米處,牠一再脫口,繼而在轉直路彎前已呈敗象。」 「於一千米處我仍感到滿意,因對手只以慢步速競跑,當時我居大熱門『滿樂時』後面,我樂於能佔取此位置,但接戰至最後六百米,我已感覺到坐騎未能一如牠在香港出賽時般含枚順走。今場結果演變成一場慢步速而末段群駒以快速衝刺的賽事,領放馬沿途並未受壓,因而走得十分暢順。其實於六百米處時我已應上前拍住領放馬。在今場的步速形勢下,能輕鬆領放實在相當有利。」柏寶說。 柏寶認為,「詠彩繽紛」或未能適應今日東京競馬場的場地狀況。經過昨晚及今晨的天雨後,草地場地掛牌本為好地,但在今日較後時間卻改為快地。 曾於2006年夥拍「牛精福星」攻下安田紀念賽的柏寶說:「我不認為『詠彩繽紛』喜跑今日的草地,在曾受天雨影響下,今日的場地不太穩定,馬兒並不享受在這種場地上競跑。」 「今日牠其實所負不遠,牠未有被群駒完全拋離,亦未有停下來。蔡約翰覺得馬兒或已呈疲態,大抵這亦正確,但今日之敗亦受其他因素影響,馬兒呈現疲態只是其中之一。今日牠未能更為順著步韻競跑,我相信賽前的天雨無助香港的賽駒爭勝,牠們從未在這今日這種場地上可以交出良好走勢,因此當我看到昨晚下雨後便心生疑問,以往我曾夥拍『牛精福星』及『天久』在類似今日的場地狀況下角逐,牠們均顯得抗拒及不適應。」柏寶續說。 「滿樂時」出爭今日的安田紀念賽之前曾取得七連勝,包括最近兩仗均揚威香港,先後摘下一級賽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及一級賽冠軍一哩賽,今日此駒卻看似不適應陣上的慢步速。這匹上屆安田紀念賽盟主,在貝湯美胯下於直路上力追「標誌名駒」不果,衝線時以一又四分一馬位之差不敵該駒跑獲亞軍,而「標誌名駒」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33秒正。 貝湯美說:「我未有料到賽事的步速形勢會如現時這樣。我們認為,作為一場一級賽,步速應會較快,因陣上不乏如『詠彩繽紛』般可跟得較前的賽駒。」 「我的坐騎於出閘後曾一再受到碰撞,導致牠跑來搶口,於賽事的前半程難以受約束。雖然其後牠一度略為放鬆,但轉彎前牠仍然上口意欲上前。進入直路時我感覺到馬兒猶有餘力,我本想伺機而動,但我仍決定力策牠上前,只是頭馬仍能一直保持佳勢,這亦是我們始料不及的。」貝湯美續說。 「『標誌名駒』今仗能輕鬆在前領放,而我的坐騎在其外側其實走得不太順暢,但由於步速太慢,我當時的選擇不多。如果步速不慢,我們可以走有遮擋的第四或第五、六位,居領放馬匹外側競跑實非我們所願,但當出閘跑了二百米後,我已沒有選擇,馬兒跑來搶口,其後再難以將牠留住。」貝湯美說。 「滿樂時」的陣營於今週較早時曾指出,這匹應屆日本馬王如果有多一個星期備戰會更好。「滿樂時」於5月1日在港勝出冠軍一哩賽後,便須接受為期三週的檢疫。 貝湯美說:「練馬師堀宣行曾指出這一點,由於馬兒仍帶點新鮮感,所以如果有多一個星期備戰,讓牠快跳多一兩課,到陣上角逐之時牠可更為放鬆來跑,但由於今日的賽事欠缺步速,即使有多一週的時間準備,牠在陣中的取位將與今日分別不大,只是牠跑來可放鬆多一點。」 今日之勝,是現年六歲的「標誌名駒」自2013年在一級賽日本二千堅尼大賽 (2000米)掄元後之首場頭馬。 「標誌名駒」的練馬師田中剛說:「我與騎師的看法一致。今仗陣中除了『滿樂時』外,其實不乏出色佳駟,我向騎師說:『全力以赴吧,毋須擔心犯錯,不要嘗試將牠留後。』當馬兒帶領群駒進入直路時,我只有祈求牠可保持領先優勢,最後牠亦能做到。」 圖一:圖1, 2: 一級賽安田紀念賽今日於日本東京競馬場舉行,由蔡約翰訓練的香港賽駒「詠彩繽紛」(5號馬),於柏寶胯下以第十二名過終點。勝出此賽的為主隊賽駒「標誌名駒」(6號馬)。 圖二 圖三:得勝馬匹「標誌名駒」的馬主及騎練於田紀念賽的頒獎儀式上祝捷。 圖四:香港賽馬會錦標亦於今日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由杜滿萊策騎的賽駒Sakuntala(內),力壓Dirigente(10號馬)勝出此賽。 圖五: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左)於行政總裁應家柏(右)陪同下,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Sakuntala的馬主及騎練。 相關網站: 安田紀念賽 
  賽馬新聞  

安田紀念賽「詠彩繽紛」無功而還

2016年6月5日

今日(6月5日星期日)下午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的一級賽安田紀念賽 (1600米),出現了令人意外的賽果,由蔡約翰訓練的香港賽駒「詠彩繽紛」未有發揮出應有水準,而賽前備受看好的「滿樂時」則未能保持其近期連勝佳績。由田邊裕信策騎的冷門馬「標誌名駒」,以一放到底的姿態,勝出此項在日本舉行的頂級一哩賽事。

今屆安田紀念賽共有十二匹馬參與角逐,「詠彩繽紛」於開始轉入直路彎時已開始受催策而有點轉弱。沿途領放的「標誌名駒」在騎師田邊裕信胯下直路上仍能保持勁勢,結果取得該駒逾三年來的首場頭馬。「詠彩繽紛」則跑第十二名。

蔡約翰說:「『詠彩繽紛』跑來無甚餘力,直路上轉弱墮退,可以說是首匹已呈敗象的馬。來到日本角逐今仗之前,牠今季在港已上陣九次,今日一戰是牠季內第十次出賽,我們本希望馬兒即使跑多一仗下仍有力爭勝,事實上,賽前牠的狀態理想,但今日在陣上卻毫無表現,令人失望,但這些情況其實亦並非罕見。」

「詠彩繽紛」今仗出閘後當柏寶積極取位之際,馬兒與他駒一再發生擠碰,之後「詠彩繽紛」留居前列的第五位,緊隨賽事的大熱門「滿樂時」。 

柏寶說:「牠起步迅速,但其後未能穩定走勢,直至『滿樂時』在其外側繞過,而當時牠與『滿樂時』一直有些碰撞,影響了牠陣中的走勢。之後牠能上口,跑來較為暢順,當我們找到了遮擋後我曾感到滿意,因偏慢的步速理應有利我們發揮。」

他續說:「然而,自半程起至六百米處,牠一再脫口,繼而在轉直路彎前已呈敗象。」

「於一千米處我仍感到滿意,因對手只以慢步速競跑,當時我居大熱門『滿樂時』後面,我樂於能佔取此位置,但接戰至最後六百米,我已感覺到坐騎未能一如牠在香港出賽時般含枚順走。今場結果演變成一場慢步速而末段群駒以快速衝刺的賽事,領放馬沿途並未受壓,因而走得十分暢順。其實於六百米處時我已應上前拍住領放馬。在今場的步速形勢下,能輕鬆領放實在相當有利。」柏寶說。

柏寶認為,「詠彩繽紛」或未能適應今日東京競馬場的場地狀況。經過昨晚及今晨的天雨後,草地場地掛牌本為好地,但在今日較後時間卻改為快地。

曾於2006年夥拍「牛精福星」攻下安田紀念賽的柏寶說:「我不認為『詠彩繽紛』喜跑今日的草地,在曾受天雨影響下,今日的場地不太穩定,馬兒並不享受在這種場地上競跑。」

「今日牠其實所負不遠,牠未有被群駒完全拋離,亦未有停下來。蔡約翰覺得馬兒或已呈疲態,大抵這亦正確,但今日之敗亦受其他因素影響,馬兒呈現疲態只是其中之一。今日牠未能更為順著步韻競跑,我相信賽前的天雨無助香港的賽駒爭勝,牠們從未在這今日這種場地上可以交出良好走勢,因此當我看到昨晚下雨後便心生疑問,以往我曾夥拍『牛精福星』及『天久』在類似今日的場地狀況下角逐,牠們均顯得抗拒及不適應。」柏寶續說。

「滿樂時」出爭今日的安田紀念賽之前曾取得七連勝,包括最近兩仗均揚威香港,先後摘下一級賽浪琴表香港一哩錦標及一級賽冠軍一哩賽,今日此駒卻看似不適應陣上的慢步速。這匹上屆安田紀念賽盟主,在貝湯美胯下於直路上力追「標誌名駒」不果,衝線時以一又四分一馬位之差不敵該駒跑獲亞軍,而「標誌名駒」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33秒正。

貝湯美說:「我未有料到賽事的步速形勢會如現時這樣。我們認為,作為一場一級賽,步速應會較快,因陣上不乏如『詠彩繽紛』般可跟得較前的賽駒。」

「我的坐騎於出閘後曾一再受到碰撞,導致牠跑來搶口,於賽事的前半程難以受約束。雖然其後牠一度略為放鬆,但轉彎前牠仍然上口意欲上前。進入直路時我感覺到馬兒猶有餘力,我本想伺機而動,但我仍決定力策牠上前,只是頭馬仍能一直保持佳勢,這亦是我們始料不及的。」貝湯美續說。

「『標誌名駒』今仗能輕鬆在前領放,而我的坐騎在其外側其實走得不太順暢,但由於步速太慢,我當時的選擇不多。如果步速不慢,我們可以走有遮擋的第四或第五、六位,居領放馬匹外側競跑實非我們所願,但當出閘跑了二百米後,我已沒有選擇,馬兒跑來搶口,其後再難以將牠留住。」貝湯美說。

「滿樂時」的陣營於今週較早時曾指出,這匹應屆日本馬王如果有多一個星期備戰會更好。「滿樂時」於5月1日在港勝出冠軍一哩賽後,便須接受為期三週的檢疫。

貝湯美說:「練馬師堀宣行曾指出這一點,由於馬兒仍帶點新鮮感,所以如果有多一個星期備戰,讓牠快跳多一兩課,到陣上角逐之時牠可更為放鬆來跑,但由於今日的賽事欠缺步速,即使有多一週的時間準備,牠在陣中的取位將與今日分別不大,只是牠跑來可放鬆多一點。」

今日之勝,是現年六歲的「標誌名駒」自2013年在一級賽日本二千堅尼大賽 (2000米)掄元後之首場頭馬。

「標誌名駒」的練馬師田中剛說:「我與騎師的看法一致。今仗陣中除了『滿樂時』外,其實不乏出色佳駟,我向騎師說:『全力以赴吧,毋須擔心犯錯,不要嘗試將牠留後。』當馬兒帶領群駒進入直路時,我只有祈求牠可保持領先優勢,最後牠亦能做到。」

圖1, 2: 一級賽安田紀念賽今日於日本東京競馬場舉行,由蔡約翰訓練的香港賽駒「詠彩繽紛」(5號馬),於柏寶胯下以第十二名過終點。勝出此賽的為主隊賽駒「標誌名駒」(6號馬)。
圖一:
圖1, 2: 一級賽安田紀念賽今日於日本東京競馬場舉行,由蔡約翰訓練的香港賽駒「詠彩繽紛」(5號馬),於柏寶胯下以第十二名過終點。勝出此賽的為主隊賽駒「標誌名駒」(6號馬)。


圖二

得勝馬匹「標誌名駒」的馬主及騎練於田紀念賽的頒獎儀式上祝捷。
圖三:
得勝馬匹「標誌名駒」的馬主及騎練於田紀念賽的頒獎儀式上祝捷。

香港賽馬會錦標亦於今日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由杜滿萊策騎的賽駒Sakuntala(內),力壓Dirigente(10號馬)勝出此賽。
圖四:
香港賽馬會錦標亦於今日在東京競馬場舉行,由杜滿萊策騎的賽駒Sakuntala(內),力壓Dirigente(10號馬)勝出此賽。

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左)於行政總裁應家柏(右)陪同下,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Sakuntala的馬主及騎練。
圖五:
香港賽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左)於行政總裁應家柏(右)陪同下,在頒獎禮上將冠軍獎盃頒予香港賽馬會錦標頭馬Sakuntala的馬主及騎練。

 

相關網站:

安田紀念賽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