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彩福」的研訊結果 2016年6月28日 受薪董事小組今日完成了有關於5月18日早上從「彩福」抽取的賽前尿液樣本及同日較後時間依照賽後收集樣本的程序再從「彩福」抽取的尿液樣本均發現含有苯丁唑(phenylbutazone)及其代謝物oxyphenbutazone的化驗報告之研訊。小組於當日答允「彩福」練馬師約翰摩亞所提出讓「彩福」退出當晚跑馬地賽事丹山河讓賽的請求,著令該駒退出上述賽事。 小組今天聽取了約翰摩亞、約翰摩亞馬房助理練馬師王志偉、約翰摩亞馬房獸醫羅沛成醫生、賽事管制主任獸醫郭沛德醫生,以及賽事化驗所副主管何毅雯博士的證供。小組亦接獲未能出席今日研訊的「彩福」合夥馬主兼經理人張永銳先生的授權書,表示授權約翰摩亞在今日的研訊中作為「彩福」馬主的代表。 根據小組今天獲得的證供,於5月17 日早上晨操後為約翰摩亞所訓練的馬匹進行治療時,王志偉錯誤地加添額外的equipalazone治療,而equipalazone含有苯丁唑(phenylbutazone)。此一錯誤又因羅沛成醫生當時未能正確地確定「彩福」是否需要接受equipalazone治療而變得更明顯。小組接納,馬會轄下其中一間騎術學校一匹馬的健康事宜,令羅沛成醫生當時的注意力受到影響。 約翰摩亞被指控違反賽事規例第140(1)條,事緣他作為「彩福」的練馬師,未能確保此駒於5月18日宣佈出爭跑馬地馬場丹山河讓賽當日,體內並未含有任何違禁物質。約翰摩亞其後承認有關指控。 小組接納約翰摩亞已於治療過程開始前,適當地指示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哪些馬匹需要用equipalazone治療。然而,小組認為,若干管理措施理應已予實施,並對今次事件有重大幫助,可避免「彩福」於出賽前一天被施用違禁物質。 在衡量罰則時,小組已考慮到若干可減輕罰則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在此宗事件中,「彩福」於賽前經已退出,並無參與賽事,以及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在該駒不慎接受治療一事中佔有重大責任。經仔細考慮所有可減輕罰則的情況後,小組認為適當的處分為判約翰摩亞罰款一萬五千元。 小組告知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有關他們在此宗事件中所佔責任的報告,將分別呈交馬房管理層及獸醫事務主管(診療)李恪誠醫生,以供考慮。  
  賽馬新聞  

有關「彩福」的研訊結果

2016年6月28日

受薪董事小組今日完成了有關於5月18日早上從「彩福」抽取的賽前尿液樣本及同日較後時間依照賽後收集樣本的程序再從「彩福」抽取的尿液樣本均發現含有苯丁唑(phenylbutazone)及其代謝物oxyphenbutazone的化驗報告之研訊。小組於當日答允「彩福」練馬師約翰摩亞所提出讓「彩福」退出當晚跑馬地賽事丹山河讓賽的請求,著令該駒退出上述賽事。

小組今天聽取了約翰摩亞、約翰摩亞馬房助理練馬師王志偉、約翰摩亞馬房獸醫羅沛成醫生、賽事管制主任獸醫郭沛德醫生,以及賽事化驗所副主管何毅雯博士的證供。小組亦接獲未能出席今日研訊的「彩福」合夥馬主兼經理人張永銳先生的授權書,表示授權約翰摩亞在今日的研訊中作為「彩福」馬主的代表。

根據小組今天獲得的證供,於5月17 日早上晨操後為約翰摩亞所訓練的馬匹進行治療時,王志偉錯誤地加添額外的equipalazone治療,而equipalazone含有苯丁唑(phenylbutazone)。此一錯誤又因羅沛成醫生當時未能正確地確定「彩福」是否需要接受equipalazone治療而變得更明顯。小組接納,馬會轄下其中一間騎術學校一匹馬的健康事宜,令羅沛成醫生當時的注意力受到影響。

約翰摩亞被指控違反賽事規例第140(1)條,事緣他作為「彩福」的練馬師,未能確保此駒於5月18日宣佈出爭跑馬地馬場丹山河讓賽當日,體內並未含有任何違禁物質。約翰摩亞其後承認有關指控。

小組接納約翰摩亞已於治療過程開始前,適當地指示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哪些馬匹需要用equipalazone治療。然而,小組認為,若干管理措施理應已予實施,並對今次事件有重大幫助,可避免「彩福」於出賽前一天被施用違禁物質。

在衡量罰則時,小組已考慮到若干可減輕罰則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在此宗事件中,「彩福」於賽前經已退出,並無參與賽事,以及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在該駒不慎接受治療一事中佔有重大責任。經仔細考慮所有可減輕罰則的情況後,小組認為適當的處分為判約翰摩亞罰款一萬五千元。

小組告知王志偉及羅沛成醫生,有關他們在此宗事件中所佔責任的報告,將分別呈交馬房管理層及獸醫事務主管(診療)李恪誠醫生,以供考慮。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