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翡翠」– 2016年10月16 日沙田賽事第一場杜鵑讓賽 2016年10月13日 練馬師約翰摩亞申請替「海翡翠」的出賽配備除去環形口銜鐵,以及加添輕勒和頰帶,並繼續佩戴羊毛面箍。受薪董事小組就此事向他作出查詢。 約翰摩亞表示,「海翡翠」上仗勝出後,他發現該駒在晨操中數次將舌頭擱在口銜鐵之上。他因而與上仗策騎「海翡翠」的騎師祈普敦就此事進行商議,並同意在晨操中更改該駒的配備,除去環形口銜鐵,以及加添輕勒和頰帶。「海翡翠」在更改配備進行晨操後,對這些配備適應良好,再沒有將舌頭擱在口銜鐵之上。 考慮了約翰摩亞就此項申請所提出的理據,以及就此事向騎師祈普敦查詢後,小組已批准該駒更改配備。因此,「海翡翠」將在上述賽事中佩戴輕勒、頰帶及羊毛面箍。  
  賽馬新聞  

「海翡翠」– 2016年10月16 日沙田賽事第一場杜鵑讓賽

2016年10月13日

練馬師約翰摩亞申請替「海翡翠」的出賽配備除去環形口銜鐵,以及加添輕勒和頰帶,並繼續佩戴羊毛面箍。受薪董事小組就此事向他作出查詢。

約翰摩亞表示,「海翡翠」上仗勝出後,他發現該駒在晨操中數次將舌頭擱在口銜鐵之上。他因而與上仗策騎「海翡翠」的騎師祈普敦就此事進行商議,並同意在晨操中更改該駒的配備,除去環形口銜鐵,以及加添輕勒和頰帶。「海翡翠」在更改配備進行晨操後,對這些配備適應良好,再沒有將舌頭擱在口銜鐵之上。

考慮了約翰摩亞就此項申請所提出的理據,以及就此事向騎師祈普敦查詢後,小組已批准該駒更改配備。因此,「海翡翠」將在上述賽事中佩戴輕勒、頰帶及羊毛面箍。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