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偉賢派「發盈喜」遠征杜拜圓二十年之夢 2017年3月2日 撰文:賀健仕(Andrew Hawkins) 練馬師蘇偉賢和方嘉柏均於週三(3月1日)晚的沙田賽事中贏得頭馬,但兩人只匆匆祝捷。在當晚賽事結束後不足兩小時,兩人已在四萬呎高空之中前往杜拜,因為在美丹的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兩人均會派馬參賽。 方嘉柏馬房的「誰可拼」及蘇偉賢旗下的「發盈喜」,均曾於2月11日在美丹角逐一項1200米泥地讓賽,展開其杜拜遠征計劃。雖然兩駒於週六(3月4日)晚將會分途出擊,但這次方嘉柏與蘇偉賢可算是兩師徒一起踏上國際舞台。 方嘉柏一直是香港的前列練馬師,近年亦成為杜拜的常客,而週六角逐北風錦標(1200米三級賽)的「誰可拼」,已是他在六年內第五匹派往美丹參賽的馬匹。他廄下的「綠色駿威」、「天久」、「準備就緒」及「控制者」均曾遠征杜拜,但當中只有最近退役的「準備就緒」曾在超級星期六賽馬日上陣,就是去年角逐麥通第三輪挑戰賽(2000米一級賽),結果在「特殊戰將」之後跑獲亞軍。 蘇偉賢曾在方嘉柏馬房擔任助理練馬師一職很長時間,於2013年中才獲發練馬師牌照。他訓練的五歲馬「發盈喜」將角逐詩草地短途賽(1200米),這可說是他事業的新一頁,皆因這是他首次派馬出戰海外賽事。這位四十九歲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多年來有一個夢想,而一切要由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個冬天說起。 蘇偉賢於星期四(3月2日)早上在美丹表示:「我的事業在加拿大開始。1990年代中期,我在活拜馬場開始為練馬師艾達工作,首先是帶馬兒踱步,後來開始騎馬。當時,我在安大略省四處走。艾達曾經派馬到世界各地參賽,我為他工作前,他已曾派馬來港出賽(1993年4月角逐香港國際盃在「羅曼尼」之後跑獲第八的「高善王子」)。」 「因此,派馬到世界各地參賽成為了我的夢想。當時,我不知道自己會在加拿大、美國或香港取得練馬師牌照,其實也沒有特別考慮要回來香港。我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回來的,但在1997年,我回港加入馬會擔任騎馬人,然後一切就順其自然地發生了。」 蘇偉賢一開始在告東尼馬房擔任策騎員,於2000年代初曾策騎許多香港頂尖賽駒進行操練。2003年,他轉往方嘉柏馬房工作。 蘇偉賢說:「我由1997年至2003年替告東尼工作,策騎過其廄內很多超級佳駟。『精英大師』、『幸運馬主』及『牛精福星』我都策騎過,牠們的確是無與倫比的馬王。2003年,方嘉柏接掌其父的馬房時,我有幸獲擢升為助理練馬師。」 之後十年,方嘉柏與蘇偉賢合作無間,並取得佳績。方嘉柏在這段期間兩次榮膺冠軍練馬師(2006/07年度馬季及 2008/09年度馬季),曾訓練的名駒包括香港一哩錦標冠軍「星運爵士」、香港打大賽冠軍「極品絲綢」及最佳短途馬「天久」。蘇偉賢經常陪同廄內馬匹遠征日本及新加坡,因而從中吸收了參加國際大賽的寶貴經驗。他當時希望若有一天自己成為練馬師,就可以好好運用這些經驗。 蘇偉賢憶述遠征海外的情況:「我於2002年仍在告東尼馬房工作時首次有機會隨行遠征。該駒名為『紅太陽』,牠當時前往日本角逐日本盃泥地大賽(1800米日本一級賽),但可惜遙遙落敗而回。牠應該也是告東尼所派出征海外的首匹賽駒。後來,我有很多機會跟隨方嘉柏帶領馬匹出戰海外賽事。在我獲晉升為練馬師之前,我最後一次帶領遠征的賽駒是『喜蓮標緻』。牠於2013年也是前往日本角逐日本那項一哩大賽(一級賽安田紀念賽),但被日本馬王『龍王』拋離甚遠過終點。」 「我從未踏足杜拜,直至三星期前才首次到當地。我曾陪同幾匹馬到日本參賽,包括『綠色駿威』和『天久』,也曾到過新加坡,但卻從未伴隨方嘉柏廄下的賽駒到杜拜參賽。所以今次是我第二次到杜拜,希望三星期後可以第三次來這裏。」蘇偉賢說。 激發他想在香港以外的地區勝出大賽的夢想,還有另一原因,就是常令人與杜拜聯想起來的香港賽駒「好好計」,以及其勇於接受挑戰的練馬師鄭俊偉。「好好計」曾六次在美丹上陣,其中兩次奏凱而回。牠首先於2014年攻下北風錦標,其後於2016年捧走新達加短途錦標(1200米三級賽)。除此之外,牠亦曾於2014年及2015年連續兩年在杜拜世界盃賽馬日的杜拜金莎軒錦標(1200米一級賽)中跑入位置。然而,當「好好計」於2014年勝出聖雅尼塔短途錦標賽(1200米一級賽)時,即燃點起蘇偉賢進軍海外大賽之夢。 「我看著鄭俊偉帶領馬匹南征北討,由他訓練的『好好計』屢創佳績,其中在美國勝出一役,意義十分深遠。我在北美開展賽馬事業,故此十分了解北美的競賽風格。因此,當『好好計』前赴加州作賽並摘下一級賽冠軍時,鄭俊偉便成為我的偶像,皆因之前從未有華籍練馬師在美國勝出大賽。所以我便對自己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帶領廄下賽駒到香港或澳門以外的地區參賽。」蘇偉賢又說。 蘇偉賢於2013/2014年度馬季之初自立門戶,迄今在港勝出頭馬共一百三十七場。現時憑三十二勝暫居2016/2017年度練馬師榜第六位。不過他說,倘若「發盈喜」能於杜拜超級星期六的1200米直路賽中取得佳績,那就是他今季最大的成就。 他說:「一切發生得很快。其實,我在事業上運氣不俗。首季從練便有機會參加國際賽事(『紅旗勇將』在2013年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中跑獲第八名)。翌年,我的打參賽馬『精彩鬥士』成為熱門。如今來到第四季,我旗下賽駒可在杜拜超級星期六出賽。」 「不過,讓『發盈喜』遠征海外實屬情理之內。以評分而論,說真的,牠還比不上『幸運如意』、『華恩庭』、『幸福指數』及『友瑩格』等頂尖馬匹,也沒有很多適合牠參加的賽事。我們從操練中看出牠似乎可以應付泥地,遂計劃於1月牠作季內初出時,讓牠角逐泥地賽,結果成績非常好。該仗令我們相信牠有能力應付泥地,值得讓牠去杜拜一試實力。」 「發盈喜」首次在杜拜上陣,在一場1200米泥地讓賽中跑第九名,落後頭馬高多芬馬房賽駒「幽默家」約十四個馬位。「誰可拼」則在該賽中跑獲亞軍。這令蘇偉賢須重新部署,蘇偉賢承認,「發盈喜」有機會重返草地作賽令他鬆一口氣。 蘇偉賢說:「以左轉方向競逐時,牠未能掌握如何轉彎,此為一大問題。莫艾誠表示,馬兒的備戰表現很好,看來沒有問題,但臨場感覺卻有點不一樣,與在香港時相比,較易緊張。至少,我們現在知道泥地不適合牠,或許是因為未能應付轉彎,但我們還可以選擇1200米的直路賽事,不至於白來一趟。且看牠在直路賽中表現如何,希望牠能交出走勢,跑得接近,甚至是前五名。希望牠能為港爭光,不至於大敗而回。」 詩草地短途賽(1200米)共有十六駒角逐,「發盈喜」抽得第五檔,將由莫艾誠執鞭。賽事將於本港時間週六晚上十時二十分在杜拜美丹馬場開跑,為週六轉播的六場賽事中的第四場,並設立彩池接受投注。 圖一:蘇偉賢(右)曾於方嘉柏(左)馬房擔任助理練馬師達十年之久。 相關網站: 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 
  賽馬新聞  

蘇偉賢派「發盈喜」遠征杜拜圓二十年之夢

2017年3月2日

撰文:賀健仕(Andrew Hawkins)

練馬師蘇偉賢和方嘉柏均於週三(3月1日)晚的沙田賽事中贏得頭馬,但兩人只匆匆祝捷。在當晚賽事結束後不足兩小時,兩人已在四萬呎高空之中前往杜拜,因為在美丹的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兩人均會派馬參賽。

方嘉柏馬房的「誰可拼」及蘇偉賢旗下的「發盈喜」,均曾於2月11日在美丹角逐一項1200米泥地讓賽,展開其杜拜遠征計劃。雖然兩駒於週六(3月4日)晚將會分途出擊,但這次方嘉柏與蘇偉賢可算是兩師徒一起踏上國際舞台。

方嘉柏一直是香港的前列練馬師,近年亦成為杜拜的常客,而週六角逐北風錦標(1200米三級賽)的「誰可拼」,已是他在六年內第五匹派往美丹參賽的馬匹。他廄下的「綠色駿威」、「天久」、「準備就緒」及「控制者」均曾遠征杜拜,但當中只有最近退役的「準備就緒」曾在超級星期六賽馬日上陣,就是去年角逐麥通第三輪挑戰賽(2000米一級賽),結果在「特殊戰將」之後跑獲亞軍。

蘇偉賢曾在方嘉柏馬房擔任助理練馬師一職很長時間,於2013年中才獲發練馬師牌照。他訓練的五歲馬「發盈喜」將角逐詩草地短途賽(1200米),這可說是他事業的新一頁,皆因這是他首次派馬出戰海外賽事。這位四十九歲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多年來有一個夢想,而一切要由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個冬天說起。

蘇偉賢於星期四(3月2日)早上在美丹表示:「我的事業在加拿大開始。1990年代中期,我在活拜馬場開始為練馬師艾達工作,首先是帶馬兒踱步,後來開始騎馬。當時,我在安大略省四處走。艾達曾經派馬到世界各地參賽,我為他工作前,他已曾派馬來港出賽(1993年4月角逐香港國際盃在「羅曼尼」之後跑獲第八的「高善王子」)。」

「因此,派馬到世界各地參賽成為了我的夢想。當時,我不知道自己會在加拿大、美國或香港取得練馬師牌照,其實也沒有特別考慮要回來香港。我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回來的,但在1997年,我回港加入馬會擔任騎馬人,然後一切就順其自然地發生了。」

蘇偉賢一開始在告東尼馬房擔任策騎員,於2000年代初曾策騎許多香港頂尖賽駒進行操練。2003年,他轉往方嘉柏馬房工作。

蘇偉賢說:「我由1997年至2003年替告東尼工作,策騎過其廄內很多超級佳駟。『精英大師』、『幸運馬主』及『牛精福星』我都策騎過,牠們的確是無與倫比的馬王。2003年,方嘉柏接掌其父的馬房時,我有幸獲擢升為助理練馬師。」

之後十年,方嘉柏與蘇偉賢合作無間,並取得佳績。方嘉柏在這段期間兩次榮膺冠軍練馬師(2006/07年度馬季及 2008/09年度馬季),曾訓練的名駒包括香港一哩錦標冠軍「星運爵士」、香港打吡大賽冠軍「極品絲綢」及最佳短途馬「天久」。蘇偉賢經常陪同廄內馬匹遠征日本及新加坡,因而從中吸收了參加國際大賽的寶貴經驗。他當時希望若有一天自己成為練馬師,就可以好好運用這些經驗。

蘇偉賢憶述遠征海外的情況:「我於2002年仍在告東尼馬房工作時首次有機會隨行遠征。該駒名為『紅太陽』,牠當時前往日本角逐日本盃泥地大賽(1800米日本一級賽),但可惜遙遙落敗而回。牠應該也是告東尼所派出征海外的首匹賽駒。後來,我有很多機會跟隨方嘉柏帶領馬匹出戰海外賽事。在我獲晉升為練馬師之前,我最後一次帶領遠征的賽駒是『喜蓮標緻』。牠於2013年也是前往日本角逐日本那項一哩大賽(一級賽安田紀念賽),但被日本馬王『龍王』拋離甚遠過終點。」

「我從未踏足杜拜,直至三星期前才首次到當地。我曾陪同幾匹馬到日本參賽,包括『綠色駿威』和『天久』,也曾到過新加坡,但卻從未伴隨方嘉柏廄下的賽駒到杜拜參賽。所以今次是我第二次到杜拜,希望三星期後可以第三次來這裏。」蘇偉賢說。

激發他想在香港以外的地區勝出大賽的夢想,還有另一原因,就是常令人與杜拜聯想起來的香港賽駒「好好計」,以及其勇於接受挑戰的練馬師鄭俊偉。「好好計」曾六次在美丹上陣,其中兩次奏凱而回。牠首先於2014年攻下北風錦標,其後於2016年捧走新達加短途錦標(1200米三級賽)。除此之外,牠亦曾於2014年及2015年連續兩年在杜拜世界盃賽馬日的杜拜金莎軒錦標(1200米一級賽)中跑入位置。然而,當「好好計」於2014年勝出聖雅尼塔短途錦標賽(1200米一級賽)時,即燃點起蘇偉賢進軍海外大賽之夢。

「我看著鄭俊偉帶領馬匹南征北討,由他訓練的『好好計』屢創佳績,其中在美國勝出一役,意義十分深遠。我在北美開展賽馬事業,故此十分了解北美的競賽風格。因此,當『好好計』前赴加州作賽並摘下一級賽冠軍時,鄭俊偉便成為我的偶像,皆因之前從未有華籍練馬師在美國勝出大賽。所以我便對自己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帶領廄下賽駒到香港或澳門以外的地區參賽。」蘇偉賢又說。

蘇偉賢於2013/2014年度馬季之初自立門戶,迄今在港勝出頭馬共一百三十七場。現時憑三十二勝暫居2016/2017年度練馬師榜第六位。不過他說,倘若「發盈喜」能於杜拜超級星期六的1200米直路賽中取得佳績,那就是他今季最大的成就。

他說:「一切發生得很快。其實,我在事業上運氣不俗。首季從練便有機會參加國際賽事(『紅旗勇將』在2013年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中跑獲第八名)。翌年,我的打吡參賽馬『精彩鬥士』成為熱門。如今來到第四季,我旗下賽駒可在杜拜超級星期六出賽。」

「不過,讓『發盈喜』遠征海外實屬情理之內。以評分而論,說真的,牠還比不上『幸運如意』、『華恩庭』、『幸福指數』及『友瑩格』等頂尖馬匹,也沒有很多適合牠參加的賽事。我們從操練中看出牠似乎可以應付泥地,遂計劃於1月牠作季內初出時,讓牠角逐泥地賽,結果成績非常好。該仗令我們相信牠有能力應付泥地,值得讓牠去杜拜一試實力。」

「發盈喜」首次在杜拜上陣,在一場1200米泥地讓賽中跑第九名,落後頭馬高多芬馬房賽駒「幽默家」約十四個馬位。「誰可拼」則在該賽中跑獲亞軍。這令蘇偉賢須重新部署,蘇偉賢承認,「發盈喜」有機會重返草地作賽令他鬆一口氣。

蘇偉賢說:「以左轉方向競逐時,牠未能掌握如何轉彎,此為一大問題。莫艾誠表示,馬兒的備戰表現很好,看來沒有問題,但臨場感覺卻有點不一樣,與在香港時相比,較易緊張。至少,我們現在知道泥地不適合牠,或許是因為未能應付轉彎,但我們還可以選擇1200米的直路賽事,不至於白來一趟。且看牠在直路賽中表現如何,希望牠能交出走勢,跑得接近,甚至是前五名。希望牠能為港爭光,不至於大敗而回。」

詩草地短途賽(1200米)共有十六駒角逐,「發盈喜」抽得第五檔,將由莫艾誠執鞭。賽事將於本港時間週六晚上十時二十分在杜拜美丹馬場開跑,為週六轉播的六場賽事中的第四場,並設立彩池接受投注。

蘇偉賢(右)曾於方嘉柏(左)馬房擔任助理練馬師達十年之久。
圖一:
蘇偉賢(右)曾於方嘉柏(左)馬房擔任助理練馬師達十年之久。

 

相關網站:

杜拜超級星期六賽馬日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