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世界盃賽馬日香港賽駒無功而還 2017年3月26日 莫瑾賢(David Morgan)杜拜撰文 三匹香港賽駒,於週六 (3月25日) 征戰杜拜世界盃賽馬日,但在受天雨影響的場地上,三駒在當晚兩場重要的短途大賽中均無功而還,未能跑入前列。 然而,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卻能取得頭馬進賬,他在1800米的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中夥拍日本賽駒「強擊」奏凱而回。 在今次三匹參戰杜拜世界盃的香港代表中,賽前普遍對蔡約翰旗下的「華恩庭」較寄予厚望,被認為是最有機會為港爭光的一駒。「華恩庭」出爭1200米直路賽的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雖然抽得第一檔看似較為不利的檔位,但在香港此駒依然備受熱捧。 「華恩庭」自第一檔起步迅速,並曾一度並排領先,但賽事的形勢瞬即對馬兒不利,當鞍上人莫雷拉努力尋找遮擋之際,「華恩庭」卻未能在陣上保持位置,馬兒墮退至較後位置,並向看台的一邊逐漸移出,雖然末段在跑道中央能穩步上前,但未能對前列馬匹構成威脅,結果跑第六名,落後頭馬約四個馬位,為馬主贏得二萬美元的獎金。 莫雷拉說:「看來『華恩庭』始終在遠征方面欠缺經驗,其實牠今仗跑來不差,表現算是不俗,敗因只是經驗不足,至於場地狀況,我反而覺得影響不大。」 週六早上杜拜有雨,其後的天氣亦不穩定,開跑時美丹馬場的場地掛牌為好地,對贏馬的「正確人選」正合其發揮,由顧禮文訓練的「正確人選」,末段在貝卓成胯下力拒由莫特訓練的美國賽駒「高價值」之來犯,衝線時僅以馬鼻位之先險勝,阿聯酋代表「傲天駿」跑獲季軍。「正確人選」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09.59秒,其幕後團隊將考慮讓此駒進軍5月在港舉行的一級賽主席短途獎 (1200米),而馬兒亦已在主席短途獎的報名名單之中。 於「華恩庭」在阿喬斯短途錦標跑第六後,另外兩匹香港賽駒「新力風」及「誰可拼」雙雙在之後的一場杜拜金莎軒錦標中亮相,但兩駒在這場1200米泥地一級賽起步後不久便敗象早呈。 訓練「新力風」的約翰摩亞說:「貝湯美說,出閘後他與坐騎被擠迫而墮至後列,因而居於所願為後的位置競跑,並受困而未能望空。」由貝湯美策騎的「新力風」,末段望空後自後列追前跑第七,落後頭馬「食為主」六又四分一馬位過終點。「食為主」為來自美國的賽駒,由岑馬仕訓練並由羅沙理奧策騎。 同場「誰可拼」的際遇與「新力風」相若,馬兒出閘本算俐落,但繼而遇上擠阻而墮退至後列。 夥拍「誰可拼」的騎師蘇銘倫說:「起步時我的坐騎受嚴重擠壓,我仍能安坐在鞍上已屬萬幸,但馬兒之後卻未能恢復走勢。」由方嘉柏訓練的「誰可拼」,過終點時落後「食為主」八又四分一馬位跑第九,「食為主」衝線時以三個馬位之先奪魁,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10.91秒。 雖然「新力風」未能跑入前列,但約翰摩亞仍認為並非全無得著。 他說:「貝湯美指出『新力風』可以應付泥地,馬兒全程能適應場地,末段亦見走勢不俗,今仗只是早段步速對牠不利,牠起步後瞬即墮至後列,是牠今場未能贏得獎金的原因。」 莫雷拉強擊成功 來自香港的騎練並非全部空手而回,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便憑日本賽駒「強擊」攻下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 (1800米)。 「強擊」於賽事末段於跑道中央以勁勢上前,結果以半個馬位之先力退「豪森」奪魁,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50.20秒,賽後莫雷拉於返回凱旋門時亦表現得雀躍萬分。 「強擊」為上季一級賽秋華賞冠軍,談及這匹雌馬時莫雷拉表示:「牠的確十分出色,我在週五替牠主課時,我已感覺到牠甚具競爭力,或許牠是全場體型最細小的馬,但鬥心濃烈,末段能以強勁走勢,一舉將對手擒下。」 「牠易於駕馭,沿途走勢暢順,當我能令牠望空後,牠即能交出極佳反應,贏出精彩的一仗。」莫雷拉續說。 全晚的焦點賽事一級賽杜拜世界盃 (2000米泥地賽) 則由巴富達訓練的美國馬王「霸道駒」順利掄元,這匹四歲馬在史文夫胯下,雖然早段居不利位置,但仍能以出色表現,以二又四分一馬位之先贏得錦標,所造頭馬時間為2分02.15秒。 圖一:由蔡約翰訓練的「華恩庭」,於杜拜美丹馬場的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中跑第六名。 圖二:莫雷拉夥拍日本賽駒「強擊」勝出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 相關網站: 杜拜世界盃賽馬日 
  賽馬新聞  

杜拜世界盃賽馬日香港賽駒無功而還

2017年3月26日

莫瑾賢(David Morgan)杜拜撰文

三匹香港賽駒,於週六 (3月25日) 征戰杜拜世界盃賽馬日,但在受天雨影響的場地上,三駒在當晚兩場重要的短途大賽中均無功而還,未能跑入前列。

然而,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卻能取得頭馬進賬,他在1800米的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中夥拍日本賽駒「強擊」奏凱而回。

在今次三匹參戰杜拜世界盃的香港代表中,賽前普遍對蔡約翰旗下的「華恩庭」較寄予厚望,被認為是最有機會為港爭光的一駒。「華恩庭」出爭1200米直路賽的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雖然抽得第一檔看似較為不利的檔位,但在香港此駒依然備受熱捧。

「華恩庭」自第一檔起步迅速,並曾一度並排領先,但賽事的形勢瞬即對馬兒不利,當鞍上人莫雷拉努力尋找遮擋之際,「華恩庭」卻未能在陣上保持位置,馬兒墮退至較後位置,並向看台的一邊逐漸移出,雖然末段在跑道中央能穩步上前,但未能對前列馬匹構成威脅,結果跑第六名,落後頭馬約四個馬位,為馬主贏得二萬美元的獎金。

莫雷拉說:「看來『華恩庭』始終在遠征方面欠缺經驗,其實牠今仗跑來不差,表現算是不俗,敗因只是經驗不足,至於場地狀況,我反而覺得影響不大。」

週六早上杜拜有雨,其後的天氣亦不穩定,開跑時美丹馬場的場地掛牌為好地,對贏馬的「正確人選」正合其發揮,由顧禮文訓練的「正確人選」,末段在貝卓成胯下力拒由莫特訓練的美國賽駒「高價值」之來犯,衝線時僅以馬鼻位之先險勝,阿聯酋代表「傲天駿」跑獲季軍。「正確人選」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09.59秒,其幕後團隊將考慮讓此駒進軍5月在港舉行的一級賽主席短途獎 (1200米),而馬兒亦已在主席短途獎的報名名單之中。

於「華恩庭」在阿喬斯短途錦標跑第六後,另外兩匹香港賽駒「新力風」及「誰可拼」雙雙在之後的一場杜拜金莎軒錦標中亮相,但兩駒在這場1200米泥地一級賽起步後不久便敗象早呈。

訓練「新力風」的約翰摩亞說:「貝湯美說,出閘後他與坐騎被擠迫而墮至後列,因而居於所願為後的位置競跑,並受困而未能望空。」由貝湯美策騎的「新力風」,末段望空後自後列追前跑第七,落後頭馬「食為主」六又四分一馬位過終點。「食為主」為來自美國的賽駒,由岑馬仕訓練並由羅沙理奧策騎。

同場「誰可拼」的際遇與「新力風」相若,馬兒出閘本算俐落,但繼而遇上擠阻而墮退至後列。

夥拍「誰可拼」的騎師蘇銘倫說:「起步時我的坐騎受嚴重擠壓,我仍能安坐在鞍上已屬萬幸,但馬兒之後卻未能恢復走勢。」由方嘉柏訓練的「誰可拼」,過終點時落後「食為主」八又四分一馬位跑第九,「食為主」衝線時以三個馬位之先奪魁,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10.91秒。

雖然「新力風」未能跑入前列,但約翰摩亞仍認為並非全無得著。

他說:「貝湯美指出『新力風』可以應付泥地,馬兒全程能適應場地,末段亦見走勢不俗,今仗只是早段步速對牠不利,牠起步後瞬即墮至後列,是牠今場未能贏得獎金的原因。」

莫雷拉強擊成功

來自香港的騎練並非全部空手而回,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便憑日本賽駒「強擊」攻下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 (1800米)。

「強擊」於賽事末段於跑道中央以勁勢上前,結果以半個馬位之先力退「豪森」奪魁,所造頭馬時間為1分50.20秒,賽後莫雷拉於返回凱旋門時亦表現得雀躍萬分。

「強擊」為上季一級賽秋華賞冠軍,談及這匹雌馬時莫雷拉表示:「牠的確十分出色,我在週五替牠主課時,我已感覺到牠甚具競爭力,或許牠是全場體型最細小的馬,但鬥心濃烈,末段能以強勁走勢,一舉將對手擒下。」

「牠易於駕馭,沿途走勢暢順,當我能令牠望空後,牠即能交出極佳反應,贏出精彩的一仗。」莫雷拉續說。

全晚的焦點賽事一級賽杜拜世界盃 (2000米泥地賽) 則由巴富達訓練的美國馬王「霸道駒」順利掄元,這匹四歲馬在史文夫胯下,雖然早段居不利位置,但仍能以出色表現,以二又四分一馬位之先贏得錦標,所造頭馬時間為2分02.15秒。

由蔡約翰訓練的「華恩庭」,於杜拜美丹馬場的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中跑第六名。
圖一:
由蔡約翰訓練的「華恩庭」,於杜拜美丹馬場的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中跑第六名。

莫雷拉夥拍日本賽駒「強擊」勝出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
圖二:
莫雷拉夥拍日本賽駒「強擊」勝出一級賽杜拜草地大賽。

 

相關網站:

杜拜世界盃賽馬日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1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