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嘉冀「極地風暴」能揚威冠軍一哩賽 2017年5月4日 撰文:Steve Moran 以英國新市場為基地的古萬尼,是國際馬壇上顯赫有名的練馬師,他是賽馬世界中派馬遠征的先鋒,曾兩度在香港攻下一級賽。正所謂「名師出高徒」,不少曾在古萬尼馬房跟隨他學藝的練馬師,都在這位練者身上獲益良多,而且他們看來都承襲了古萬尼的一個特點,便是喜好派馬征戰各地。 現時自行設廄的韋嘉,便是古萬尼的高徒之一。韋嘉旗下的「極地風暴」,將角逐本週日在沙田舉行的一級賽冠軍一哩賽,而今次征港,韋嘉亦帶同兩位助手Jack Steels及Deepak Gaikwad隨行,他們之前都曾在古萬尼的馬房工作。 此外,他們今次來港亦與馬會檢疫馬房經理洪卓時喜相逢,後者亦曾在古萬尼馬房工作,擔任馬房領班,曾隨同古萬尼麾下多駒征港,包括2009年愛彼女皇盃冠軍「百威勝」。 Henson將於今年七月舉行婚禮,屆時韋嘉將為婚禮負責迎賓,可見兩人之情誼。此外,今次韋嘉來港,亦有機會與高伯新重逢,在加盟古萬尼馬房之前,韋嘉曾在高伯新的馬房工作。 現年三十三歲的韋嘉,以往亦曾為練馬師查爾頓效力。於2010年10月,他開始自行設廄從練,並隨即熱衷於派馬征戰各地。 他從練後的首匹出賽馬Riggins,即能為他勝出金頓馬場的一項表列賽,而該駒兩個月後便征戰杜拜,亦屬韋嘉作為練馬師的第二次派馬出賽,換句話說,他第二次派馬上陣便作遠征之舉。他解釋說:「只因當年我開倉時只得兩匹馬,便是Riggins與另外一匹伴跳馬,但有這樣的開始其實也不錯,因馬房的發展只會愈來愈好。」 韋嘉說得不錯,在他開倉的首個全年馬季,他憑「紅峽谷」在法國攻下一場錦標賽,之後他曾派馬征戰意大利、澳洲及美國等地,代表作包括於2013年派出「溪流淙淙」勝出在澳洲費明頓馬場舉行的三級賽凌志錦標,以及憑「變則通」在貝蒙園的一級賽跑入位置。 洪卓時表示:「古萬尼派馬遠征的狂熱,或者已傳染了給我們所有人。他派馬征戰經驗豐富,如我沒記錯,他曾在十個不同國家勝出一級賽。」事實上,即使只作一遍快速搜尋,亦可瞬即知道古萬尼曾在澳洲、英國、加拿大、杜拜、法國、德國、香港、愛爾蘭、意大利、日本、新加坡、土耳其及美國等地勝出大賽。 其他師承古萬尼作風的,亦包括布銘球及蓋理文兩位練馬師,當然亦少不了古萬尼兩位子女古敏麗及古敏力 – 他們均已移居澳洲,其中古敏麗曾擔任賽馬電視節目主持人,而古敏力現時則在維多利亞省的巴拉烈設廄從練。此外,多位練馬師如陶義拿、博迪民、華戈爾、庇利及沈國基等均曾與古萬尼共事。 韋嘉個人亦喜歡四出外闖,2007年,他南下到墨爾本,當時由古萬尼訓練的「紫月光」在墨爾本盃中僅不敵「高效能」屈居亞軍。他回憶說:「那趟我只是享受假期而已,但已令我印象難忘。其後於2013年能憑『溪流淙淙』重遊舊地,實在令我欣喜,雖然該駒在墨爾本盃未能建功,但馬兒亦能在費明頓的打賽日勝出一項三級賽,已屬難能可貴。」 現時,他寄望由香港馬主蕭百君擁有的「極地風暴」能為他首次贏得一級賽殊榮,蕭百君在港名下的「鷹雄」,於剛過去的週日 (4月30日) 摘下三級賽皇太后紀念盃。 韋嘉與蕭百君的淵源,始於蕭百君曾於韋嘉馬房購入一匹名為Glorious Empire的馬,該駒其後運港服役並易名為「帝國驕雄」,於2015年4月在港首次上陣,即以78倍的大冷門身分獲勝。韋嘉說:「自此之後,我們為蕭先生訓練多駒,我很高興能得到他的支持,雖然當馬匹合乎資格運港後,亦意味著我的馬房將失去牠們,但對我來說這絕無問題。」 韋嘉對週日一戰抱有期待,對於「極地風暴」只擅長於濕慢場地上作賽的說法,他並不認同:「我們沒有刻意讓牠在軟地上陣,很多時只是巧合,事實上牠在乾快場地上亦曾交出上佳表現,不過,話雖如此,我也不介意天雨持續,因這會削弱若干對手的機會。」 在冠軍一哩賽中,韋嘉將首次為四歲的「極地風暴」佩戴眼罩上陣,他說:「我們希望這會令牠更為集中,在唐加士達一役策騎牠的史賓沙表示,馬兒在取得領先後放慢腳步,因而在最後一步被對手超越。」 「我的馬房團隊向我表示,馬兒在過去一個星期的進度甚佳,今早牠在我眼中亦見佳態洋溢。」於本週三下午抵港的韋嘉說。 「極地風暴」在本週的晨課中多由Jack Steels策騎。本來「極地風暴」慣常由Deepak Gaikwad主課,但在來港前他在一次操練中被「極地風暴」拋下而導致其前臂有一處骨裂。 Gaikwad說:「問題其實不大,雖然『極地風暴』多由我主課,但其實Jack亦相當了解馬兒,我們兩人自從為古萬尼效力以來,一直合作無間。」 倘若「極地風暴」於週日一戰能跑入前五名內,韋嘉在此賽的成績便更優於古萬尼,因古萬尼只曾派馬角逐一次冠軍一哩賽,時為2011年,其廄下的「百威勝」在冠軍一哩賽中落後頭馬「軍事攻略」一又四分三馬位跑第六名。 但當然,「極地風暴」距「百威勝」的成就尚遠,因「極地風暴」目前累積的獎金僅為二百一十萬港元,而「百威勝」競賽時累積的總獎金則差不多是「極地風暴」的二十倍。同樣,韋嘉要追上古萬尼的成就,亦有一段漫長道路,但今次的冠軍一哩賽,或可為韋嘉取得一級賽的突破而為他帶來一個好的開始。 圖一:「極地風暴」的練馬師韋嘉 圖二:「極地風暴」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備戰冠軍一哩賽。 相關網站: 冠軍一哩賽及主席短途獎 
  賽馬新聞  

韋嘉冀「極地風暴」能揚威冠軍一哩賽

2017年5月4日

撰文:Steve Moran

以英國新市場為基地的古萬尼,是國際馬壇上顯赫有名的練馬師,他是賽馬世界中派馬遠征的先鋒,曾兩度在香港攻下一級賽。正所謂「名師出高徒」,不少曾在古萬尼馬房跟隨他學藝的練馬師,都在這位練者身上獲益良多,而且他們看來都承襲了古萬尼的一個特點,便是喜好派馬征戰各地。

現時自行設廄的韋嘉,便是古萬尼的高徒之一。韋嘉旗下的「極地風暴」,將角逐本週日在沙田舉行的一級賽冠軍一哩賽,而今次征港,韋嘉亦帶同兩位助手Jack Steels及Deepak Gaikwad隨行,他們之前都曾在古萬尼的馬房工作。

此外,他們今次來港亦與馬會檢疫馬房經理洪卓時喜相逢,後者亦曾在古萬尼馬房工作,擔任馬房領班,曾隨同古萬尼麾下多駒征港,包括2009年愛彼女皇盃冠軍「百威勝」。

Henson將於今年七月舉行婚禮,屆時韋嘉將為婚禮負責迎賓,可見兩人之情誼。此外,今次韋嘉來港,亦有機會與高伯新重逢,在加盟古萬尼馬房之前,韋嘉曾在高伯新的馬房工作。

現年三十三歲的韋嘉,以往亦曾為練馬師查爾頓效力。於2010年10月,他開始自行設廄從練,並隨即熱衷於派馬征戰各地。

他從練後的首匹出賽馬Riggins,即能為他勝出金頓馬場的一項表列賽,而該駒兩個月後便征戰杜拜,亦屬韋嘉作為練馬師的第二次派馬出賽,換句話說,他第二次派馬上陣便作遠征之舉。他解釋說:「只因當年我開倉時只得兩匹馬,便是Riggins與另外一匹伴跳馬,但有這樣的開始其實也不錯,因馬房的發展只會愈來愈好。」

韋嘉說得不錯,在他開倉的首個全年馬季,他憑「紅峽谷」在法國攻下一場錦標賽,之後他曾派馬征戰意大利、澳洲及美國等地,代表作包括於2013年派出「溪流淙淙」勝出在澳洲費明頓馬場舉行的三級賽凌志錦標,以及憑「變則通」在貝蒙園的一級賽跑入位置。

洪卓時表示:「古萬尼派馬遠征的狂熱,或者已傳染了給我們所有人。他派馬征戰經驗豐富,如我沒記錯,他曾在十個不同國家勝出一級賽。」事實上,即使只作一遍快速搜尋,亦可瞬即知道古萬尼曾在澳洲、英國、加拿大、杜拜、法國、德國、香港、愛爾蘭、意大利、日本、新加坡、土耳其及美國等地勝出大賽。

其他師承古萬尼作風的,亦包括布銘球及蓋理文兩位練馬師,當然亦少不了古萬尼兩位子女古敏麗及古敏力 – 他們均已移居澳洲,其中古敏麗曾擔任賽馬電視節目主持人,而古敏力現時則在維多利亞省的巴拉烈設廄從練。此外,多位練馬師如陶義拿、博迪民、華戈爾、庇利及沈國基等均曾與古萬尼共事。

韋嘉個人亦喜歡四出外闖,2007年,他南下到墨爾本,當時由古萬尼訓練的「紫月光」在墨爾本盃中僅不敵「高效能」屈居亞軍。他回憶說:「那趟我只是享受假期而已,但已令我印象難忘。其後於2013年能憑『溪流淙淙』重遊舊地,實在令我欣喜,雖然該駒在墨爾本盃未能建功,但馬兒亦能在費明頓的打吡賽日勝出一項三級賽,已屬難能可貴。」

現時,他寄望由香港馬主蕭百君擁有的「極地風暴」能為他首次贏得一級賽殊榮,蕭百君在港名下的「鷹雄」,於剛過去的週日 (4月30日) 摘下三級賽皇太后紀念盃。

韋嘉與蕭百君的淵源,始於蕭百君曾於韋嘉馬房購入一匹名為Glorious Empire的馬,該駒其後運港服役並易名為「帝國驕雄」,於2015年4月在港首次上陣,即以78倍的大冷門身分獲勝。韋嘉說:「自此之後,我們為蕭先生訓練多駒,我很高興能得到他的支持,雖然當馬匹合乎資格運港後,亦意味著我的馬房將失去牠們,但對我來說這絕無問題。」

韋嘉對週日一戰抱有期待,對於「極地風暴」只擅長於濕慢場地上作賽的說法,他並不認同:「我們沒有刻意讓牠在軟地上陣,很多時只是巧合,事實上牠在乾快場地上亦曾交出上佳表現,不過,話雖如此,我也不介意天雨持續,因這會削弱若干對手的機會。」

在冠軍一哩賽中,韋嘉將首次為四歲的「極地風暴」佩戴眼罩上陣,他說:「我們希望這會令牠更為集中,在唐加士達一役策騎牠的史賓沙表示,馬兒在取得領先後放慢腳步,因而在最後一步被對手超越。」

「我的馬房團隊向我表示,馬兒在過去一個星期的進度甚佳,今早牠在我眼中亦見佳態洋溢。」於本週三下午抵港的韋嘉說。

「極地風暴」在本週的晨課中多由Jack Steels策騎。本來「極地風暴」慣常由Deepak Gaikwad主課,但在來港前他在一次操練中被「極地風暴」拋下而導致其前臂有一處骨裂。

Gaikwad說:「問題其實不大,雖然『極地風暴』多由我主課,但其實Jack亦相當了解馬兒,我們兩人自從為古萬尼效力以來,一直合作無間。」

倘若「極地風暴」於週日一戰能跑入前五名內,韋嘉在此賽的成績便更優於古萬尼,因古萬尼只曾派馬角逐一次冠軍一哩賽,時為2011年,其廄下的「百威勝」在冠軍一哩賽中落後頭馬「軍事攻略」一又四分三馬位跑第六名。

但當然,「極地風暴」距「百威勝」的成就尚遠,因「極地風暴」目前累積的獎金僅為二百一十萬港元,而「百威勝」競賽時累積的總獎金則差不多是「極地風暴」的二十倍。同樣,韋嘉要追上古萬尼的成就,亦有一段漫長道路,但今次的冠軍一哩賽,或可為韋嘉取得一級賽的突破而為他帶來一個好的開始。

「極地風暴」的練馬師韋嘉
圖一:
「極地風暴」的練馬師韋嘉

「極地風暴」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備戰冠軍一哩賽。
圖二:
「極地風暴」今早在沙田馬場的全天候跑道進行操練,備戰冠軍一哩賽。

 

相關網站:

冠軍一哩賽及主席短途獎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0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