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2017年5月18日 第二場–「天工駿駒」 診療獸醫報告,「天工駿駒」賽後翌晨被發現右前腿不良於行。「天工駿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七場 「傑飛」 表現欠佳的「傑飛」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高伯新的馬房再次檢查「傑飛」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正如競賽事件報告所述,「傑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藍天飛馬」 表現欠佳的「藍天飛馬」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該駒流鼻血。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徐雨石的馬房再次檢查「藍天飛馬」時,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藍天飛馬」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在昨晚各場賽事結束後曾接受檢查的其餘馬匹,今晨均再接受檢驗,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  
  賽馬新聞  

2017年5月17日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2017年5月18日

第二場–「天工駿駒」

診療獸醫報告,「天工駿駒」賽後翌晨被發現右前腿不良於行。「天工駿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七場

「傑飛」

表現欠佳的「傑飛」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高伯新的馬房再次檢查「傑飛」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正如競賽事件報告所述,「傑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藍天飛馬」

表現欠佳的「藍天飛馬」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該駒流鼻血。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徐雨石的馬房再次檢查「藍天飛馬」時,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藍天飛馬」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在昨晚各場賽事結束後曾接受檢查的其餘馬匹,今晨均再接受檢驗,並無發現明顯異常之處。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0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