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後研訊–「上利多」 2017年5月26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天就見習騎師蔣嘉琦於5月21日星期日在沙田馬場的蓮花讓賽中於直路上策騎「上利多」的方法繼續進行研訊。小組今天聽取了蔣嘉琦的進一步證供,亦聽取了蔣嘉琦所跟隨的練馬師呂健威,以及「上利多」的練馬師告東尼的證供。小組亦接獲「上利多」的馬主楊素瓊女士的授權書,表示授權告東尼在今天的研訊中作為「上利多」馬主的代表。 蔣嘉琦被指控違反賽事規例第99(2)及(5)條,事緣她作為「上利多」在上述賽事中的騎師,未有於整場賽事中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上利多」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 小組對蔣嘉琦作出的指控詳情如下︰ 1. 於跑過四百米處後,她確曾將「上利多」向外移出,離開「明月青天」與「創世紀」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而當時她推進至該毫無阻擋的空位,原屬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2. 她將「上利多」移離「明月青天」與「創世紀」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後,「上利多」於趨近及跑過三百米處時在「創世紀」之後受困。 3. 跑過三百米處後移至「創世紀」的後蹄外側後,她未有推進至該駒與「四季旺」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而當時她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4. 跑過三百米處後未有在「創世紀」與「四季旺」之間推進後,她於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確曾容許「上利多」向外斜跑至「四季旺」之後,導致「上利多」在該駒之後受困及處於窘境。 5. 自跑過四百米處後至跑過二百米處後一段途程上,她策騎「上利多」的方法,確實未有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上利多」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   蔣嘉琦不承認指控,並獲准將研訊押後,讓她有機會為抗辯作出準備。因此,小組押後研訊至另訂日期繼續進行。  
  賽馬新聞  

押後研訊–「上利多」

2017年5月26日

競賽董事小組今天就見習騎師蔣嘉琦於5月21日星期日在沙田馬場的蓮花讓賽中於直路上策騎「上利多」的方法繼續進行研訊。小組今天聽取了蔣嘉琦的進一步證供,亦聽取了蔣嘉琦所跟隨的練馬師呂健威,以及「上利多」的練馬師告東尼的證供。小組亦接獲「上利多」的馬主楊素瓊女士的授權書,表示授權告東尼在今天的研訊中作為「上利多」馬主的代表。

蔣嘉琦被指控違反賽事規例第99(2)及(5)條,事緣她作為「上利多」在上述賽事中的騎師,未有於整場賽事中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上利多」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

小組對蔣嘉琦作出的指控詳情如下︰

1. 於跑過四百米處後,她確曾將「上利多」向外移出,離開「明月青天」與「創世紀」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而當時她推進至該毫無阻擋的空位,原屬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2. 她將「上利多」移離「明月青天」與「創世紀」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後,「上利多」於趨近及跑過三百米處時在「創世紀」之後受困。

3. 跑過三百米處後移至「創世紀」的後蹄外側後,她未有推進至該駒與「四季旺」之間毫無阻擋的空位,而當時她實可採取此一合理而又可容許的做法。

4. 跑過三百米處後未有在「創世紀」與「四季旺」之間推進後,她於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確曾容許「上利多」向外斜跑至「四季旺」之後,導致「上利多」在該駒之後受困及處於窘境。

5. 自跑過四百米處後至跑過二百米處後一段途程上,她策騎「上利多」的方法,確實未有採取一切合理而又可容許的措施,確保給予「上利多」十足爭勝機會,或取得最佳名次。

 

蔣嘉琦不承認指控,並獲准將研訊押後,讓她有機會為抗辯作出準備。因此,小組押後研訊至另訂日期繼續進行。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0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