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瑩格」週日沙田馬場與馬迷告別 2017年6月20日 撰文:莫瑾賢 (David Morgan) 早前正式退役的「友瑩格」,將於稍後時間啟程前往澳洲,在風光如畫的Muskoka育馬場安享晚年。馬會特別於6月25日星期日的沙田賽事日,為「友瑩格」舉行榮休歡送儀式,令馬迷可藉此機會與這匹香港馬壇其中一匹鬥心最強橫的佳駟道別。 這匹2014/2015年度馬季香港最佳短途馬,曾合共四勝國際一級賽,亦是首匹能夠分別在三個不同國家或地區勝出三項國際一級賽的香港賽駒,締創一項歷史。「友瑩格」自來港後共上陣二十四次,贏得十一場頭馬,累積總獎金達45,252,368港元。「友瑩格」的質素固然優良,但更難得的是其強悍的鬥心,每一位體育愛好者,都樂於見到永不言敗的勇者出現,尤以能扶搖直上且一直能交出意料之外好表現的,則更得人心。在港服役時由蘇保羅訓練的「友瑩格」,便具備上述特點,因而令其深受馬迷愛戴。 騎師潘頓堪稱「友瑩格」的好拍檔,因馬兒過去二十仗均一直由潘頓執韁,他說:「『友瑩格』絕對是真正的鬥士,牠大抵是我從騎以來曾夥拍的多駒之中,最硬朗的其中一駒,每次上陣,牠都全力以赴,毫無保留。」 硬朗好勝的性格,可以說是「友瑩格」的標記。蘇保羅來港前曾為紐西蘭冠軍練馬師,從練以來主理無數馬匹,談及「友瑩格」時他表示:「很幸運自我擔任練馬師以來,曾訓練過不少良駒,例如『好利時』及Mr Tiz均屬世界級的好馬,『友瑩格』的質素與該兩駒接近,但論到頑強鬥志一環,『友瑩格』肯定是我從練以來所訓練過最好鬥心的一駒。」 在其競賽生涯中,「友瑩格」曾一再展示強悍意志,在最後一場勝仗中,更能將這種打不死的精神表露無遺。牠於 2014年在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1200米) 中打開一級賽勝門,一年後卻因健康上遇到挫折而未能進行衛冕戰,不過,馬兒於2016年的一屆香港短途錦標終能重振聲威,陣上展現無比鬥心,結果以短馬頭位之微力克新星「幸運如意」,第二度攻下香港短途錦標。 作為其競賽生涯中的最後一場勝仗,對「友瑩格」來說絕對是實至名歸。牠曾由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短短五個月之內,先後勝出香港短途錦標、日本的高松宮紀念賽 (1200米) 以及新加坡的KrisFlyer國際短途錦標 (1200米) 三項國際一級賽而創造歷史,名揚世界馬壇。 潘頓說:「感覺上牠已是我一位相識已久的老朋友,牠退役後離開香港,我實在捨不得。我會說牠是我從騎以來所騎過眾多馬匹之中最出色的短途馬,在我心目中,牠與『小橋流水』地位相當,因我與這兩駒一直合作無間,但相比之下,顯而易見『友瑩格』的賽績更勝一籌,牠曾兩度揚威香港短途錦標,亦是首匹能在同一季內於三個不同地方勝出一級賽的香港賽駒,雖然牠不是另一匹『精英大師』或『蓮華生輝』,但對我來說,就我在香港所騎過的眾多短途馬當中,『友瑩格』當佔首位。」 一度未被垂青 「友瑩格」於2008年9月8日在紐西蘭劍橋的溫莎園育馬場出生,牠出自父系Pins,母親Exodus則出自父系Kaapstad。這匹棗色馬其後於2010年2月被安排在紐西蘭精選週歲馬拍賣會上出售以供買家競投,當時其拍賣編號為398,馬兒吸引了蘇保羅及其胞弟蘇利雲的目光,蘇利雲為前紐西蘭冠軍騎師,其後轉任練馬師。最終兩兄弟以十二萬紐元成功投得這匹明日之星。 蘇保羅說:「以我們名下的馬匹而言,『友瑩格』的購入價算是最昂貴的了。但牠於週歲時已見相當出色,當牠在拍賣會出售時,我知道賣方一心會認為此駒必會以更高的價錢售出。在我眼中,當時週歲的『友瑩格』已經鶴立雞 群。」 但曾幾何時,隨著蘇保羅馬房的成績一度下滑,「友瑩格」並未受到香港馬主所青睞。 蘇保羅回憶說:「蘇利雲對馬兒有甚高評價,我們於是嘗試向香港的馬主介紹此駒,但卻未能轉售。」 因此,蘇利雲及蘇保羅兄弟決定先讓「友瑩格」在紐西蘭上陣,待符合自購已出賽馬匹的進口資格後方才運港。最初在紐西蘭以Naisoso Warrior之名出賽的「友瑩格」,首戰在雅華般尼馬場的一項三歲處女馬賽初試蹄聲,結果當時由施葛德訓練的「友瑩格」在騎師田仕萊胯下以兩個馬位之先一出即勝。 蘇保羅說:「該仗牠以輕鬆的姿態取勝,其後我再嘗試在港為牠尋覓馬主,結果楊毅先生與我接觸,他說,他有一位朋友名下的馬匹由我訓練,因此我們便坐下來飲杯咖啡,結果大家一傾便談上了一個小時,他是一位很有趣的馬主,大家很談得來,到最後他說:『我有一張自購已出賽馬匹進口許可證,你有沒有馬匹介紹給我?』之後我便向他介紹『友瑩格』,而雙方一拍即合。」 「友瑩格」來港後首四仗均在第三班的賽事角逐,雖然兩度跑獲亞軍,但四戰皆未能取勝。 蘇保羅說:「我特別致電蘇利雲,因馬兒進度看來不符我們預期。他告訴我安排馬兒加戴眼罩,之後牠的表現將會脫胎換骨。」 踏入其在港的第二季,亦即2013/14年度馬季,「友瑩格」開始佩戴眼罩上陣,結果在該個馬季,「友瑩格」共出賽七次,贏得五場頭馬,其評分亦由71分上升至113分。 其中在該季的最後一場頭馬,便盡顯馬兒的強悍鬥心,末段在力拼下,最終以短馬頭位之微擊敗「神舟十號」,捧走香港三級賽沙田銀瓶 (1200米)。 「友瑩格」陣上每有挨擦白色欄杆的舉動,這是此駒其中一個較為獨特的個性。 潘頓說:「牠實而不華,你永不會捉摸到牠的實力到底可以去到那一個層次。」 「牠亦大抵是我騎過的馬匹當中最實而不華的一駒,每次我騎牠贏完回來後,我都會向蘇保羅提及,馬兒或者可以贏多一仗罷 — 而這從第三班開始我便一直說同樣的話,之後牠真的可以再贏,而我每次都想牠或者只可再贏多一仗,換句話說,牠每次贏來雖看似不易,但實際上是每仗跑來都有多一點進步,我亦樂於見到,其實我每次的估算都太過保守,但牠確實永遠不會給你一種光芒四射的感覺。」潘頓續說。 翌季 (2014/15年度馬季),「友瑩格」六出四勝,包括三勝國際一級賽,令牠的名聲更為響亮,而該季其中一場敗仗,是2014年11月的二級賽馬會短途錦標 (1200米),馬兒該役於轉直路彎時看似甚具勝機,但之後卻一再受阻,殊不夠運。 剛烈脾性 慣常進場觀賽的馬迷,都會記得以下一幕情景:於2016年百週年紀念短途盃一役,「友瑩格」由亮相圈步往跑道途中,一度將蘇保羅馬房的助理練馬師伍鵬志壓向欄杆;此外,於同一場合,馬迷亦或會記得牠於賽後曾有咬儀仗馬的意圖;而牠在晨課中亦難以操控,往往弄到照料牠的馬房助理手臂及肩膀酸痛。 蘇保羅說:「牠的脾性有點剛烈,亦帶點野性。」 除了試閘外,潘頓在晨課中從未為「友瑩格」主課,而在賽事中,他亦往往等待馬兒開始步向跑道時才上馬。雖然脾性帶點剛烈,但這亦反映馬兒具備如街頭戰士般好勇鬥狠的特性。 潘頓說:「一直以來,牠都是匹難以駕馭的馬,除了試閘外,我從未在晨課中騎牠,而我亦只會在賽事中為牠主轡,只因牠在晨課中往往太好火,令鞍上人不易控制。」 「隨著牠逐漸年長,以及曾有征戰海外的經驗,後期牠的脾性已較收斂,但牠始終不易駕馭,一到賽日,最難的工作便是要牠步出跑道,不過,當賽事一展開,牠就會將這些剛烈脾性轉化為爭勝的動力。」 「當牠與他駒拼鬥時,牠永不放棄,牠享受與對手較勁的過程,並且要非鬥贏對手不可,因此,當其競賽生涯去到一半時,我們決定讓牠除下眼罩而改戴開縫眼罩,用意是有機會讓牠看到其他對手,我認為這項配備的改動對牠確有幫助,因當牠從眼罩的開縫位置看到對手衝上來的時候,你可感覺到牠自動加速,不讓對手爭先。」潘頓續說。 這個粉紅色的開縫眼罩成為了「友瑩格」獨有的標記,與馬主的綵衣亦稱得上是完美的配搭。 耐心的回報 「友瑩格」於踏入其九歲生日前兩個月退役,馬兒能在港服役一段不短的日子,蘇保羅歸功於馬主楊毅的耐性。「友瑩格」是楊毅作為馬主之後的首匹個人名下賽駒,結果亦成為一匹星級佳駟。 蘇保羅說:「『友瑩格』能服役至八歲,原因很簡單,便是牠遇上了一位好馬主。『友瑩格』曾遇上健康挫折,我曾向楊毅先生表示,如果我們不顧一切,只是要分級賽便盡跑,倒頭來馬兒的競賽生涯將不會長久,楊先生亦對我說:『只讓牠角逐最主要的大賽吧!』,所以馬兒每年只跑五至六場而已。」 「如果牠的馬主想盡跑每一場分級賽的話,牠一早便已退役了。2015年,假如牠能攻下香港短途錦標的話,牠便可贏得一百萬美元的世界短途挑戰賽額外獎金,有多少馬主能抗拒此誘惑?可以說,多數馬主都會想跑,但馬兒對上一仗卻被發現心律不正常。結果馬主的耐心並沒有白費,去年12月第二度勝出香港短途錦標,便是馬主應有的回報。」蘇保羅續說。 雖曾被發現心律不正常,以及曾因輕微腹絞痛而須於去年放棄衛冕高松宮紀念賽,但最終能克服這些健康上的陰影而再次踏足凱旋門,令「友瑩格」更添傳奇色彩。 蘇保羅說:「牠為你做足一百分,我當然不會忘記牠,牠喜歡拼鬥,而這亦是牠所擅長。」 「友瑩格」將與另一匹前香港星級賽駒、曾勝出冠軍一哩賽及新航國際盃的「花月春風」同住於同一育馬場,享受退休生活,而「友瑩格」的榮休歡送儀式,將於6月25日星期日第五場之後於沙田馬場馬匹亮相圈舉行。 圖一:「友瑩格」力抗「幸福指數」的挑戰,於2014年首奪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冠軍殊榮。 圖二:騎師潘頓於十二月夥拍「友瑩格」第二度勝出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後,向在場馬迷揮手致意。 圖三:「友瑩格」於二零一五年三月擊敗一眾頂級日本短途佳駟,勝出於日本中京競馬場舉行的一級賽高松宮紀念盃。 圖四:「友瑩格」其後再度揚威海外,於二零一五年五月在新加坡克蘭芝馬場攻下一級賽KrisFlyer 國際短途錦標。  
  賽馬新聞  

「友瑩格」週日沙田馬場與馬迷告別

2017年6月20日

撰文:莫瑾賢 (David Morgan)

早前正式退役的「友瑩格」,將於稍後時間啟程前往澳洲,在風光如畫的Muskoka育馬場安享晚年。馬會特別於6月25日星期日的沙田賽事日,為「友瑩格」舉行榮休歡送儀式,令馬迷可藉此機會與這匹香港馬壇其中一匹鬥心最強橫的佳駟道別。

這匹2014/2015年度馬季香港最佳短途馬,曾合共四勝國際一級賽,亦是首匹能夠分別在三個不同國家或地區勝出三項國際一級賽的香港賽駒,締創一項歷史。「友瑩格」自來港後共上陣二十四次,贏得十一場頭馬,累積總獎金達45,252,368港元。
「友瑩格」的質素固然優良,但更難得的是其強悍的鬥心,每一位體育愛好者,都樂於見到永不言敗的勇者出現,尤以能扶搖直上且一直能交出意料之外好表現的,則更得人心。在港服役時由蘇保羅訓練的「友瑩格」,便具備上述特點,因而令其深受馬迷愛戴。

騎師潘頓堪稱「友瑩格」的好拍檔,因馬兒過去二十仗均一直由潘頓執韁,他說:「『友瑩格』絕對是真正的鬥士,牠大抵是我從騎以來曾夥拍的多駒之中,最硬朗的其中一駒,每次上陣,牠都全力以赴,毫無保留。」

硬朗好勝的性格,可以說是「友瑩格」的標記。蘇保羅來港前曾為紐西蘭冠軍練馬師,從練以來主理無數馬匹,談及「友瑩格」時他表示:「很幸運自我擔任練馬師以來,曾訓練過不少良駒,例如『好利時』及Mr Tiz均屬世界級的好馬,『友瑩格』的質素與該兩駒接近,但論到頑強鬥志一環,『友瑩格』肯定是我從練以來所訓練過最好鬥心的一駒。」

在其競賽生涯中,「友瑩格」曾一再展示強悍意志,在最後一場勝仗中,更能將這種打不死的精神表露無遺。牠於 2014年在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 (1200米) 中打開一級賽勝門,一年後卻因健康上遇到挫折而未能進行衛冕戰,不過,馬兒於2016年的一屆香港短途錦標終能重振聲威,陣上展現無比鬥心,結果以短馬頭位之微力克新星「幸運如意」,第二度攻下香港短途錦標。

作為其競賽生涯中的最後一場勝仗,對「友瑩格」來說絕對是實至名歸。牠曾由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短短五個月之內,先後勝出香港短途錦標、日本的高松宮紀念賽 (1200米) 以及新加坡的KrisFlyer國際短途錦標 (1200米) 三項國際一級賽而創造歷史,名揚世界馬壇。

潘頓說:「感覺上牠已是我一位相識已久的老朋友,牠退役後離開香港,我實在捨不得。我會說牠是我從騎以來所騎過眾多馬匹之中最出色的短途馬,在我心目中,牠與『小橋流水』地位相當,因我與這兩駒一直合作無間,但相比之下,顯而易見『友瑩格』的賽績更勝一籌,牠曾兩度揚威香港短途錦標,亦是首匹能在同一季內於三個不同地方勝出一級賽的香港賽駒,雖然牠不是另一匹『精英大師』或『蓮華生輝』,但對我來說,就我在香港所騎過的眾多短途馬當中,『友瑩格』當佔首位。」

一度未被垂青

「友瑩格」於2008年9月8日在紐西蘭劍橋的溫莎園育馬場出生,牠出自父系Pins,母親Exodus則出自父系Kaapstad。這匹棗色馬其後於2010年2月被安排在紐西蘭精選週歲馬拍賣會上出售以供買家競投,當時其拍賣編號為398,馬兒吸引了蘇保羅及其胞弟蘇利雲的目光,蘇利雲為前紐西蘭冠軍騎師,其後轉任練馬師。最終兩兄弟以十二萬紐元成功投得這匹明日之星。

蘇保羅說:「以我們名下的馬匹而言,『友瑩格』的購入價算是最昂貴的了。但牠於週歲時已見相當出色,當牠在拍賣會出售時,我知道賣方一心會認為此駒必會以更高的價錢售出。在我眼中,當時週歲的『友瑩格』已經鶴立雞 群。」

但曾幾何時,隨著蘇保羅馬房的成績一度下滑,「友瑩格」並未受到香港馬主所青睞。

蘇保羅回憶說:「蘇利雲對馬兒有甚高評價,我們於是嘗試向香港的馬主介紹此駒,但卻未能轉售。」

因此,蘇利雲及蘇保羅兄弟決定先讓「友瑩格」在紐西蘭上陣,待符合自購已出賽馬匹的進口資格後方才運港。最初在紐西蘭以Naisoso Warrior之名出賽的「友瑩格」,首戰在雅華般尼馬場的一項三歲處女馬賽初試蹄聲,結果當時由施葛德訓練的「友瑩格」在騎師田仕萊胯下以兩個馬位之先一出即勝。

蘇保羅說:「該仗牠以輕鬆的姿態取勝,其後我再嘗試在港為牠尋覓馬主,結果楊毅先生與我接觸,他說,他有一位朋友名下的馬匹由我訓練,因此我們便坐下來飲杯咖啡,結果大家一傾便談上了一個小時,他是一位很有趣的馬主,大家很談得來,到最後他說:『我有一張自購已出賽馬匹進口許可證,你有沒有馬匹介紹給我?』之後我便向他介紹『友瑩格』,而雙方一拍即合。」

「友瑩格」來港後首四仗均在第三班的賽事角逐,雖然兩度跑獲亞軍,但四戰皆未能取勝。

蘇保羅說:「我特別致電蘇利雲,因馬兒進度看來不符我們預期。他告訴我安排馬兒加戴眼罩,之後牠的表現將會脫胎換骨。」

踏入其在港的第二季,亦即2013/14年度馬季,「友瑩格」開始佩戴眼罩上陣,結果在該個馬季,「友瑩格」共出賽七次,贏得五場頭馬,其評分亦由71分上升至113分。

其中在該季的最後一場頭馬,便盡顯馬兒的強悍鬥心,末段在力拼下,最終以短馬頭位之微擊敗「神舟十號」,捧走香港三級賽沙田銀瓶 (1200米)。

「友瑩格」陣上每有挨擦白色欄杆的舉動,這是此駒其中一個較為獨特的個性。

潘頓說:「牠實而不華,你永不會捉摸到牠的實力到底可以去到那一個層次。」

「牠亦大抵是我騎過的馬匹當中最實而不華的一駒,每次我騎牠贏完回來後,我都會向蘇保羅提及,馬兒或者可以贏多一仗罷 — 而這從第三班開始我便一直說同樣的話,之後牠真的可以再贏,而我每次都想牠或者只可再贏多一仗,換句話說,牠每次贏來雖看似不易,但實際上是每仗跑來都有多一點進步,我亦樂於見到,其實我每次的估算都太過保守,但牠確實永遠不會給你一種光芒四射的感覺。」潘頓續說。

翌季 (2014/15年度馬季),「友瑩格」六出四勝,包括三勝國際一級賽,令牠的名聲更為響亮,而該季其中一場敗仗,是2014年11月的二級賽馬會短途錦標 (1200米),馬兒該役於轉直路彎時看似甚具勝機,但之後卻一再受阻,殊不夠運。

剛烈脾性

慣常進場觀賽的馬迷,都會記得以下一幕情景:於2016年百週年紀念短途盃一役,「友瑩格」由亮相圈步往跑道途中,一度將蘇保羅馬房的助理練馬師伍鵬志壓向欄杆;此外,於同一場合,馬迷亦或會記得牠於賽後曾有咬儀仗馬的意圖;而牠在晨課中亦難以操控,往往弄到照料牠的馬房助理手臂及肩膀酸痛。

蘇保羅說:「牠的脾性有點剛烈,亦帶點野性。」

除了試閘外,潘頓在晨課中從未為「友瑩格」主課,而在賽事中,他亦往往等待馬兒開始步向跑道時才上馬。雖然脾性帶點剛烈,但這亦反映馬兒具備如街頭戰士般好勇鬥狠的特性。

潘頓說:「一直以來,牠都是匹難以駕馭的馬,除了試閘外,我從未在晨課中騎牠,而我亦只會在賽事中為牠主轡,只因牠在晨課中往往太好火,令鞍上人不易控制。」

「隨著牠逐漸年長,以及曾有征戰海外的經驗,後期牠的脾性已較收斂,但牠始終不易駕馭,一到賽日,最難的工作便是要牠步出跑道,不過,當賽事一展開,牠就會將這些剛烈脾性轉化為爭勝的動力。」

「當牠與他駒拼鬥時,牠永不放棄,牠享受與對手較勁的過程,並且要非鬥贏對手不可,因此,當其競賽生涯去到一半時,我們決定讓牠除下眼罩而改戴開縫眼罩,用意是有機會讓牠看到其他對手,我認為這項配備的改動對牠確有幫助,因當牠從眼罩的開縫位置看到對手衝上來的時候,你可感覺到牠自動加速,不讓對手爭先。」潘頓續說。

這個粉紅色的開縫眼罩成為了「友瑩格」獨有的標記,與馬主的綵衣亦稱得上是完美的配搭。

耐心的回報

「友瑩格」於踏入其九歲生日前兩個月退役,馬兒能在港服役一段不短的日子,蘇保羅歸功於馬主楊毅的耐性。「友瑩格」是楊毅作為馬主之後的首匹個人名下賽駒,結果亦成為一匹星級佳駟。

蘇保羅說:「『友瑩格』能服役至八歲,原因很簡單,便是牠遇上了一位好馬主。『友瑩格』曾遇上健康挫折,我曾向楊毅先生表示,如果我們不顧一切,只是要分級賽便盡跑,倒頭來馬兒的競賽生涯將不會長久,楊先生亦對我說:『只讓牠角逐最主要的大賽吧!』,所以馬兒每年只跑五至六場而已。」

「如果牠的馬主想盡跑每一場分級賽的話,牠一早便已退役了。2015年,假如牠能攻下香港短途錦標的話,牠便可贏得一百萬美元的世界短途挑戰賽額外獎金,有多少馬主能抗拒此誘惑?可以說,多數馬主都會想跑,但馬兒對上一仗卻被發現心律不正常。結果馬主的耐心並沒有白費,去年12月第二度勝出香港短途錦標,便是馬主應有的回報。」蘇保羅續說。

雖曾被發現心律不正常,以及曾因輕微腹絞痛而須於去年放棄衛冕高松宮紀念賽,但最終能克服這些健康上的陰影而再次踏足凱旋門,令「友瑩格」更添傳奇色彩。

蘇保羅說:「牠為你做足一百分,我當然不會忘記牠,牠喜歡拼鬥,而這亦是牠所擅長。」

「友瑩格」將與另一匹前香港星級賽駒、曾勝出冠軍一哩賽及新航國際盃的「花月春風」同住於同一育馬場,享受退休生活,而「友瑩格」的榮休歡送儀式,將於6月25日星期日第五場之後於沙田馬場馬匹亮相圈舉行。

「友瑩格」力抗「幸福指數」的挑戰,於2014年首奪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冠軍殊榮。
圖一:
「友瑩格」力抗「幸福指數」的挑戰,於2014年首奪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冠軍殊榮。

騎師潘頓於十二月夥拍「友瑩格」第二度勝出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後,向在場馬迷揮手致意。
圖二:
騎師潘頓於十二月夥拍「友瑩格」第二度勝出浪琴表香港短途錦標後,向在場馬迷揮手致意。

「友瑩格」於二零一五年三月擊敗一眾頂級日本短途佳駟,勝出於日本中京競馬場舉行的一級賽高松宮紀念盃。
圖三:
「友瑩格」於二零一五年三月擊敗一眾頂級日本短途佳駟,勝出於日本中京競馬場舉行的一級賽高松宮紀念盃。

「友瑩格」其後再度揚威海外,於二零一五年五月在新加坡克蘭芝馬場攻下一級賽KrisFlyer 國際短途錦標。
圖四:
「友瑩格」其後再度揚威海外,於二零一五年五月在新加坡克蘭芝馬場攻下一級賽KrisFlyer 國際短途錦標。

 

關閉視窗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20 香港賽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