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017  -  跑馬地
好地:第1場
好至快地:第2-8場
度地儀指數 :2.7
競賽董事小組:
鄭維志博士 主席
郭素姿小姐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436)粉嶺讓賽第五班1650 米
「升力」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跑過終點後在一段途程上,「事必獲利」靠近「銘記心中」的後蹄處於窘境。
趨近千三米處時,「銘記心中」一度在「超自然」內側的窄位競跑,當時「超自然」靠近「大將風速」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千三米處時,「超自然」將頭轉側及開始外閃,其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跑過千一米處時,「事必獲利」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靠近「強中堅」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由於「銘記心中」自「超自然」之後向外移出以望空,因而與「鼓浪飛星」緊迫競跑。
在直路早段,「事必獲利」將頭轉側及內閃,在末段內閃及難以策騎。
接近三百米處時,「超自然」向內斜跑避開「銘記心中」(柏寶),因而挨擦「敬無極」。一段短途程後,開始墮退的「超自然」由於在「敬無極」與「銘記心中」之間受擠迫,因而在勒避時昂首,當時「敬無極」稍微向外斜跑,而「銘記心中」亦向內斜跑。小組告誡柏寶,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在最後五十米,「強中堅」未能望空,「行運友」於末段在「強中堅」內側緊迫競跑,當時「強中堅」在收慢避開「銘記心中」的後蹄之際向內斜跑。
跑過五十米處時,「大爆發」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導致騎師須修正坐騎。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超自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敬無極」及「大爆發」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437)火炭讓賽(第一組)第四班1650 米
「凱旋之星」出閘緩慢。
「勇創潮流」於出閘後不久受催策下在「競駿千里」與「得其康」之間受擠迫時受阻礙,當時「競駿千里」向外斜跑,而「得其康」則被「好富有」帶向內跑,「好富有」相應在「埼豐」的內側緊迫競跑。
「越駿寶」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四米處時,「競駿千里」靠近「好富有」的後蹄處於窘境。
「千金一諾」在接近一千零五十米處時失去右前蹄蹄鐵。
過了一千米處轉彎時,「千金一諾」將頭轉側及外閃。
「競駿千里」於直路彎向外移出,避開正在墮退的「金碧光芒」的後蹄。
跑過二百米處時,由於「越駿寶」嘗試在「運財之星」與「滿貫中環」之間推進,「滿貫中環」因而在其騎師何澤堯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前稍微向內斜跑。這導致「越駿寶」在「運財之星」及「滿貫中環」之間受擠迫。一段短途程後,「越駿寶」保持在「運財之星」及「滿貫中環」之間競跑,在該兩駒之間再次受緊迫後收慢,當時「滿貫中環」被「埼豐」(見習騎師黃皓楠)進一步帶向內跑,而「埼豐」則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正在墮退的「滿貫中環」亦受阻礙。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皓楠,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但無論如何他應比今次作出更大努力阻止坐騎斜跑。
「金碧光芒」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直路上墮退。
評判員需要判斷賽果,因而延遲良久才宣佈名次,亞軍馬匹「勇創潮流」的騎師蘇狄雄要求觀看衝線照片。蘇狄雄獲展示衝線相片後,查詢兩駒在過終點時是否存在差距。小組因而觀看衝線照片,並認為「勁勇威龍」較「勇創潮流」稍前過終點,因而宣佈覆磅完畢,並確定評判員宣佈的名次。
「勁勇威龍」及「勇創潮流」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438)葵涌讓賽(第二組)第四班1200 米
「葵涌老友」出閘緩慢。
「奔虹赤」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雅寳」。
「飛快叻」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在「富萬家」內側受擠迫時收慢,當時「富萬家」向內斜跑。
「育成寶貝」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得意繽紛」。
「光輝之星」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以在馬群之後切入時昂首。
「獻惑」於過了九百米處後失去右後蹄的蹄鐵。
趨近及跑過五百米處時,「雅寳」將頭轉側及外閃。
「飛快叻」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小組押後宣佈覆磅完畢,因為小組認為,在趨近二百米處時發生的一宗事件,令小組有足夠表面證據懷疑應否宣佈「喜菜」(柏寶)為是賽的第五名馬匹。第六名馬匹「奔虹赤」的騎師郭能未有代表該駒的馬主及練馬師提出抗議,但小組認為宜就此事進行正式抗議研訊。儘管有關馬匹的名次並不影響投注派彩,但涉及第五名馬匹的獎金。小組聽取了柏寶、「喜菜」隸屬的霍利時馬房之助理練馬師薛順強以及郭能的證供後,小組發現,在趨近二百米處時,「喜菜」移至「得意繽紛」外側以望空,這導致「奔虹赤」在「獻惑」內側受擠迫時須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考慮到兩駒於過終點時相距一馬頸位,以及牠們於末段的走勢,小組認為倘若有關的干擾事件不曾發生,「奔虹赤」應會在「喜菜」之前過終點。因此,小組裁定抗議成立,並將名次修訂如下:第一名「得意繽紛」(3號),第二名「獻惑」(11號),第三名「富萬家」(1號),第四名「育成寶貝」(9號),第五名「奔虹赤」(2號)及第六名「喜菜」(4號)。小組告誡郭能,在類似情況下必須注意馬匹的名次,以確保他能顧及馬主及練馬師的利益。
在其後的研訊中,柏寶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小組判罰柏寶由三月八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三月十三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柏寶的良好策騎紀錄。
「育成寶貝」、「得意繽紛」及「獻惑」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439)火炭讓賽(第二組)第四班1650 米
「馬飛龍」出閘緩慢。
出閘後不久,「家多福」與「戈寶」互相碰撞。
「開心旅程」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戈寶」在首次跑過終點時失去左後蹄蹄鐵。
過了千一米處後,「駕悅」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過了九百米處後獲許上前,跑過七百米處時居領放馬外側,當時「開心旅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由於「喜悅再來」在跑過四百米處時急促墮退,導致跟隨其後的「常妙星」及「馬飛龍」均嚴重受阻礙。「馬飛龍」其後急促向外斜跑避開「好運有利」的後蹄。
跑過三百米處時,「常妙星」被「喜悅再來」碰撞,當時「喜悅再來」在持續墮退之際一度在「馬飛龍」內側緊迫競跑。
接近五十米處時,「開心旅程」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壓向「戈寶」的後蹄,導致其騎師須停止催策及把坐騎自「戈寶」之後移離。
過了五十米處後,「馬飛龍」向內移入,避開「荷蘭風車」的後蹄以繼續推進。
被查詢有關「綽綽有餘」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自外檔出閘後,他在早段須大力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在接近千一米處時才能帶離內側馬匹,切入領先。他說,「綽綽有餘」其後走勢暢順,但當「駕悅」於過了八百米處後推進至其外側時,他須催策坐騎以確保不被「駕悅」過頭。他說,由於以上因素,「綽綽有餘」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綽綽有餘」,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好運有利」,證實該駒患有「喘鳴症」,而該駒過往亦有此毛病報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喜悅再來」,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綽綽有餘」、「家多福」及「盈豐駿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440)西貢讓賽第二班1000 米
抵達起步點後,「鑽石巨匠」被發現失去右前蹄的蹄鐵。「鑽石巨匠」重新裝上蹄鐵後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傑飛」出閘緩慢。
「龍城快勝」出閘僅屬一般。
起步後不久,「翩翩」與「喜益善」互相碰撞。「翩翩」其後向內斜跑,碰撞「光芒再現」,「光芒再現」因而失去平衡。
「肥仔」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七百米處時,「勝利寶石」收慢避開「光芒再現」(田泰安)的後蹄,當時「光芒再現」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譴責田泰安。
趨近及跑過六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鑽石巨匠」在難以穩定走勢及靠近「翩翩」的後蹄處於窘境時昂首。
「翩翩」轉直路彎時走勢笨拙。
「快無極」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利寶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翩翩」及「喜益善」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441)扶輪百週年挑戰盃(讓賽)(第一組)第四班1200 米
「勁兔皇」躍出時向外斜跑,碰撞「巴基小子」。出閘後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巴基小子」再次被「勁兔皇」碰撞,當時「勁兔皇」在被「澤心星」碰撞後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後,「巴基小子」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金飯碗」及「好伙記」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勁兔皇」在「澤心星」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處時,「志友運」在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之際昂首及向著外側的「蓋世之寶」的後蹄斜跑,因而須勒避及失地。
「勁兔皇」早段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過了九百米處後獲許推進至領先位置。
過了八百米處後,「巴基小子」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過了六百米處轉彎時,「蓋世之寶」將頭轉側,向著外側的「盈喜悅」的後蹄斜跑,因而失去平衡及失地。
趨近四百米處時,「志友運」在「蓋世之寶」之後處於窘境,當時「蓋世之寶」持續將頭轉側及外閃。
「贏馬神器」於轉直路彎時受困,未能推進。
趨近二百米處時,「志友運」將頭轉側及向著內側的「澤心星」的後蹄斜跑,導致其騎師潘頓須停止催策。「志友運」其後未能保持在「澤心星」與「勁皇子」之間的位置時收慢,當時「澤心星」稍微向外斜跑,而「勁皇子」則在「越跑越好」的內側緊迫競跑。「志友運」其後受困而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跑過二百米處時,「勁皇子」收慢避開「越跑越好」(祈普敦)的後蹄,當時「越跑越好」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在「勁皇子」內側競跑的「盈喜悅」亦稍微向外斜跑。小組告誡祈普敦,在類似情況下必須確保盡全力阻止坐騎斜跑。當「勁皇子」收慢時,跟隨其後的「贏馬神器」因而受阻礙。
過了二百米處後在一段路途上,「蓋世之寶」在「勁兔皇」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當時「勁兔皇」正在墮退。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澤心星」在「盈喜悅」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盈喜悅」向內斜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志友運」及「蓋世之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志友運」、「巴基小子」及「越跑越好」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442)大埔讓賽第三班1200 米
「海都巨星」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哥哥仔」與「育馬妙星」起步時互相大力碰撞,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其後同樣自外檔出閘的「哥哥仔」及「育馬妙星」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四千金」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千一米處時,「閃耀鑽皇」一度在「酣睡密碼」與「享耆成」之間的窄位競跑。
趨近及跑過九百米處時,「好益善」將頭轉側及內閃,接近六百米處時再度內閃,並且觸碰內欄,因而失去平衡。跟隨其後的「四千金」向外斜跑,一度在「閃耀鑽皇」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好益善」於直路早段內閃及難以策騎,接近五十米處時不願向外移出避開「實力飛駒」的後蹄。接近終點時,由於「好益善」推進至「運財童子」與「實力飛駒」之間的窄位,因而與「運財童子」互相碰撞。「好益善」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
「勝利名星」自趨近二百米處至接近一百米處未能望空。
「風火勁駒」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報告,「酣睡密碼」右前腿不良於行。「酣睡密碼」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閃耀鑽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運財童子」、「風火勁駒」及「勝利名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443)荃灣讓賽第三班1650 米
「翡翠福星」與「華美之寶」起步時互相碰撞。
「爪皇烈焰」於起步後不久在收慢以佔取有遮擋的位置時昂首。
「僥倖」於早段受催策,其後於首次趨近終點時在走外疊之際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千三米處時,「珍珠旺」在雙雙斜跑的「翡翠福星」與「新力威」之間的窄位競跑。
過了五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由於「爪皇烈焰」向外斜跑避開「日威夜威」的後蹄,因而與「珍珠旺」緊迫競跑。
「快樂寶貝」於過了四百米處後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轉直路彎時,「雷公鑿」(黎海榮)踏著「快樂寶貝」的後蹄,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小組向黎海榮播放此宗事件的影片,並告誡他必須確保不要以此方式策騎,以免令騎師及馬匹的安全受威脅。
趨近五十米處時,「珍珠旺」在催策下向內斜跑,導致其騎師須停止催策及修正坐騎。
「華美之寶」大部分途程走外疊,沒有遮擋。
小組就梁家俊於跑過八百米處後對「駿協精英」用鞭而警告他。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開心遊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雷公鑿」及「快樂寶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
第三場順延五分鐘開跑,第四至第八場均順延十分鐘開跑。
二、
第二場賽後,跑道場地掛牌由「好地」改為「好至快地」。競賽董事小組認為這項更改應具追溯力。因此在正式賽果上,第二場的場地為「好至快地」。
三、二月十九日沙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快趣的」、「漸信名駒」、「開心神駒」、「乘勢好運」、「英才」、「銀豐神駒」、「金錢路」、「鐵男」、「公証揚鳴」、「最驫」、「閃耀駿駒」、「有衝勁」、「搖錢樹」、「喜旺寶」、「歡樂盈盈」、「佳龍駒」、「巴基之星」、「歌神」、「赤兔寶駒」、「勝利導航」、「當家精選」以及「帝豪寶寶」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四、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安友」、「和諧氣氛」、「華麗再現」、「心有靈犀」、「笑春風」、「飛躍成功」、「雲呢拿」、「紅運精彩」、「良才」、「駿皇綵」、「運來寶寶」、「美麗寶寶」、「常拼常勝」、「加州騰龍」、「綫路勇駒」、「喜悅繽紛」、「活力小駒」、「翔惑」、「軍勇戰略」、「一定賺」以及「爭分奪秒」(二月十一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譴責
第五場:田泰安(「光芒再現」)於趨近七百米處時向內斜跑。
二、警告
第一場:柏寶(「銘記心中」)於三百米處向內斜跑。
第二場:見習騎師黃皓楠(「埼豐」)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六場:祈普敦(「越跑越好」)於跑過二百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八場:黎海榮(「雷公鑿」)有關他於轉直路彎時的騎法。
梁家俊(「駿協精英」)有關他於跑過八百米處後對坐騎用鞭。
三、停賽
第三場:柏寶(「喜菜」)於趨近二百米處時不小心策騎(三月八日開始停賽,三月十三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四、抗議及小組研訊
第三場
五、獸醫檢驗
第七場:「酣睡密碼」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