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2017  -  沙田
草地

(第1,2,4,6,7,8,9,10場)

好地至快地

硬度計指數:8.92



全天候跑道

(第3,5場)

好地




度地儀指數 :2.71
競賽董事小組:
郭志桁先生 主席
莫玄熾博士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037)杜鵑讓賽第四班1200 米
入閘困難的「雷霆導彈」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劍二十」躍出時在「幸福加數」與「萬里威揚」之間受擠迫,當時「幸福加數」被「正是你」帶向外跑,而「萬里威揚」則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萬里威揚」在被「劍二十」碰撞後失去平衡。「萬里威揚」在失去平衡之際向外斜跑,「雷霆導彈」因而一度在「明昇」內側受擠迫。
「新界之星」及「樂也悠悠」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劍二十」靠近「正是你」的後蹄處於窘境後向外斜跑,「萬里威揚」及「雷霆導彈」均因而受妨礙。
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受催策保持位置的「新界之星」一度在「萬里威揚」內側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萬里威揚」起初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避開「駿馬翹楚」(貝湯美),繼而被該駒帶向內跑,而「駿馬翹楚」則在一度向內斜跑後向外移回。小組告誡貝湯美,呈交給小組的證據顯示此宗事件涉及多項因素,然而小組認為他確曾一度容許坐騎在第三疊內側向內斜跑,因此小組譴責貝湯美,並告誡他日後須確保給予內側馬匹足夠的競賽空間。
跑過八百米處時,「正是你」在靠近「幸福加數」的後蹄競跑之際昂首。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新界之星」起初在「劍二十」內側無路可上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以望空。
直路上,「萬里威揚」在催策下將頭轉側。
「樂也悠悠」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幸福加數」及「萬里威揚」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038)畫眉讓賽第四班1000 米
「阿凡達」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起步後不久,由於「旅英公爵」與「友享友賞」雙雙斜跑,因而互相碰撞。
最後三百米,「友享友賞」在催策下內閃。
趨近一百米處時,「森林之王」向外移出避開「和平開心」的後蹄,當時「和平開心」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其後被騎師修正。
被查詢有關「貝奇利」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見習騎師潘明輝表示,他於早段能策騎「貝奇利」佔取前列位置,但坐騎於中段的走勢未如上季尾由他策騎時般強勁。他說,「貝奇利」走勢僅屬一般直至五百米處,當時坐騎已須受力策。儘管受力策,但「貝奇利」仍墮退,特別是在最後三百米,表現令人失望。他又說,「貝奇利」走勢欠順顯示坐騎或不喜歡今仗的場地,雖然坐騎曾在好至快地上表現良佳。練馬師賀賢表示,他認為「貝奇利」應會受惠於鬆軟的場地。該駒於今仗前在全天候跑道上參加試閘,在比今仗更鬆軟的場地上表現良佳。雖然該駒以往曾在與今仗相似的場地上表現出色,但他認為該駒在今仗的場地上或未能全力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貝奇利」,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是賽熱門「貝奇利」的表現難以接受。「貝奇利」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炸魚薯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貝奇利」、「旅英公爵」及「友享友賞」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8/9/2017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炸魚薯條」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昨晨在練馬師李易達的馬房再次檢查「炸魚薯條」時,發現該駒動作僵硬及不靈活,以及左前腿不良於行。「炸魚薯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3 場 (039)雲雀讓賽第五班1650 米
「百威特務」出閘僅屬一般。
「馬飛龍」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起步後不久,受催策以圖佔取前列位置的「開心美麗」(見習騎師巫顯東)在「皇龍大師」與「通勝」之間緊迫競跑,當時「通勝」向內斜跑。其後,「開心美麗」於早段持續受力策,但未能加速,繼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過了九百米處後才能向內移入至領放馬外側。賽後見習騎師巫顯東報告,按照策騎指示,他讓坐騎佔取前列位置,坐騎因而消耗了不少力氣,其後在直路上顯著轉弱。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開心美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非凡者」亦於早段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然而加速緩慢,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直至跑過一千米處。
首次過終點後轉首個彎位時,「鑽之友」一度在「阿姆利則」與「大道至公」之間處於窘境。
過了九百米處後,「大道至公」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馬飛龍」與「百威特務」緊迫競跑。
跑過一百米處時,「鑽之友」向內斜跑,碰撞「大道至公」。
「阿姆利則」的騎師柏寶表示,坐騎今仗首次在全天候跑道上作賽,跑過一千米處時被「非凡者」過頭後動作失去平衡,他覺得坐騎或有不妥。他說,不過「阿姆利則」迅速恢復走勢,因此他繼續催策坐騎,然而坐騎儘管受催策,但自該處起墮退。他又說,他認為首次在全天候跑道上作賽的「阿姆利則」不喜歡是日場地狀況。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阿姆利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阿姆利則」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阿姆利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鑽之友」及「大道至公」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040)喜鵲讓賽第五班1400 米
「知道勝」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受感染)著令退出。「知道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羅理雅(「駕迅」)及田泰安(「有得勁」)均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抵達亮相圈,被罰款二千元。
「哈哈笑」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失地。
「凱旋之星」出閘笨拙。
「金武士」及「洪荒駿駒」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三百米處時,「大將風雲」收慢及向外移出橫越「雄獅動力」的後蹄以望空。
二百米處,「哈哈笑」向內移入避開「踏雪名駒」的後蹄以望空。
儘管小組認為第五名馬匹的騎師吳嘉晉(「大將風雲」)於末段的騎法並不影響該駒的最終名次,但仍提醒他在情況許可下,他有責任至少手足並用力策坐騎至終點。
被查詢時,見習騎師巫顯東表示,「踏雪名駒」上季尾角逐千二米賽事時居後競跑,是日跑千四米,賽前預期步速不快,因此他獲指示於早段積極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他說,賽前認為盡可能讓「踏雪名駒」領放對其有利,但留意到「金威利」以往競逐比今仗途程短的賽事時均會帶頭,因此該駒可能亦會受催策領放。按照策騎指示,他讓坐騎迅速出閘,但坐騎比預期需時更長才能加速至足以超越內側的「凱旋之星」及「雄獅動力」。他須持續推策「踏雪名駒」以帶離該兩駒,直至過了一千米處後才能移入內欄競跑。此時「金威利」領先「踏雪名駒」些微距離,該駒的騎師顯然正催策「金威利」以盡可能取得領先。考慮到坐騎於早段已消耗了氣力,他於過了九百米處後選擇收慢「踏雪名駒」以讓「金威利」過頭。然而在持續受催策一段長途程後,儘管他嘗試收慢坐騎,但坐騎不願收慢,這導致坐騎保持在「金威利」內側的位置。他又說,他留意到賽事的步速甚快,但他覺得考慮到「踏雪名駒」於此時的走勢,他認為他將須更大力約束坐騎才能讓「金威利」過頭,而他不認為這符合坐騎的最佳利益。小組告誡見習騎師巫顯東,小組認為賽事影片並不能印證他已採取足夠的努力以收慢「踏雪名駒」的證供,他應遠較是次作出更大的努力收慢坐騎,而這並不會令他須勒避坐騎。小組亦告誡見習騎師巫顯東,他曾因於早段消耗坐騎太多力氣而遭警告,他的策騎方式須讓坐騎於末段能盡其所能衝刺。
小組亦就見習騎師黃皓楠於相同階段策騎「金威利」的方式向他查詢。見習騎師黃皓楠表示,由於「金威利」以往曾在千二米賽事中領放,賽前覺得「金威利」自大外檔出閘後將有足夠的前速超越內側的馬匹並取得領先。出閘迅速後,他於早段催策「金威利」,因為坐騎能在毋須消耗太多力氣下展現足夠的前速以佔取前列位置。他留意到「踏雪名駒」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在其內側受催策以超越內側的馬匹,但他覺得「踏雪名駒」的騎師考慮到「金威利」平常的競賽模式會收慢及讓「金威利」領放。過了九百米處後他開始擔心「金威利」只帶離「踏雪名駒」約一馬頸位,但他全程都覺得該駒會收慢,而他將能上前,然後才減慢步速。他又說,然而「踏雪名駒」持續保持在「金威利」內側的位置,雖然賽事在該階段的步速甚快,他全程毋須催策坐騎以保持位置。他於首次轉彎時不願擾亂坐騎的步韻以圖讓坐騎收慢,與「踏雪名駒」並排競跑,因此他讓坐騎保持在「踏雪名駒」稍前的位置。小組告誡見習騎師黃皓楠,他的解釋會被記錄,然而小組認為當「踏雪名駒」顯然會保持在「金威利」內側的位置時,他應較是次作出更大的努力收慢「金威利」以在「踏雪名駒」外側競跑。小組亦告誡見習騎師黃皓楠,他曾數度因他締造的賽事步速而遭警告,而他身為較資深的見習騎師,小組預期他能展現更佳的判斷力,尤其是在賽事形勢發展並未如預期時。
被查詢有關「雄獅動力」的表現時,柏寶表示,他未能為坐騎於末段衝刺的走勢提供任何合理的理由。他說,「雄獅動力」在快步速的領放馬後走勢暢順,但於轉直路彎時已須受催策,繼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雄獅動力」,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田泰安未能就「有得勁」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有得勁」的試閘表現良好,賽前覺得「有得勁」是日將具備競爭力,但「有得勁」於末段未能如預期般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有得勁」,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雄獅動力」、「金武士」及「哈哈笑」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041)伯勞讓賽第四班1650 米
在配鞍房內,「大步走」重新裝上左前蹄的蹄鐵。「大步走」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軒轅齊飛」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緩慢。
「和諧氣氛」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及跑過千一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玩得喜」靠近「軒轅齊飛」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五百米處時,「有衝勁」在嘗試推進至「無限欣賞」與「大步走」之間的窄位之際緊迫競跑。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有衝勁」於未能在「無限欣賞」與「大步走」之間上前之際一度收慢。
跑過二百米處時,「烽煙四喜」向內斜跑,碰撞「五星特工」。
接近一百米處時,「無限欣賞」向外移出避開「烽煙四喜」的後蹄,當時「烽煙四喜」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軒轅齊飛」及「好腳頭」,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大步走」及「五星特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18/9/2017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軒轅齊飛」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昨晨在練馬師葉楚航的馬房再次檢查「軒轅齊飛」時,發現該駒一對後腿動作欠靈活,以及左前腿不良於行。「軒轅齊飛」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第 6 場 (042)太陽鳥讓賽第四班1400 米
入閘後,「放眼量」十分煩躁不安,數度以後足豎立。「放眼量」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放眼量」其後出閘僅屬一般。
「自動波」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
起步後不久,「八心之煌」在「帝勝之星」與「想贏就贏」之間緊迫競跑,當時「想贏就贏」在「勝利專家」內側緊迫競跑。其後,「八心之煌」及「想贏就贏」均在馬群之後切入以佔取靠近內欄的位置。
「盛勢」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動波」於接近千三米處時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儘管在早段受催策,但「連利進寶」未能加速,過了千二米處後移入以圖取得遮擋,但未能做到,因而大部分途程走外疊,沒有遮擋。
「自動波」在早段及中段沿途將頭轉側及外閃,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在騎師嘗試保持沿欄競跑之際昂首。「自動波」於轉直路彎時持續將頭轉側及外閃。
過了一千米處後,「八心之煌」搶口。
過了五百米處後,「鑽飾傳奇」一度在「自動波」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跑過一百米處時,「帝勝之星」在催策下開始向內斜跑,導致騎師須改以右手握鞭。
「鑽飾傳奇」及「勝利專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043)中華游樂會挑戰盃(讓賽)第二班1000 米
「陀飛輪」在閘內急躁,出閘緩慢。
「朋友仔」躍出時在「歷險家」與「首映」之間受擠迫,當時「首映」在出閘笨拙後向內斜跑。
「軍必勝」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出閘僅屬一般。
過了三百米處後,「飛龍駒」在「鄉村輝煌」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首映」及「一哥」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8 場 (044)燕子讓賽第三班1200 米
「悅目星光」出閘緩慢。
「醒蹄飛」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明月光」。
起步後不久,在「明月光」外側緊迫競跑的「確威風」收慢避開「秘密武器」(杜利萊)的後蹄,當時「秘密武器」在尚未充分帶離時向內斜跑。小組告誡杜利萊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加倍小心。
「軍勇戰略」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在收慢以讓「財高八斗」過頭之際,「秘密武器」於一段途程上昂首,難以穩定走勢。
接近八百米處時,「悅目星光」一度在「滿貫先鋒」內側緊迫競跑,當時「滿貫先鋒」內閃避開「確威風」。
直路早段,「軍勇戰略」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內閃。
最後二百米,「財高八斗」及「萬馬奔騰」均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跑過一百米處時,衝刺一般的「歌神」在「軍勇戰略」內側緊迫競跑之際靠近「確威風」的後蹄處於窘境。「歌神」其後於接近五十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確威風」的後蹄。
「旅遊皇者」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醒蹄飛」及「旅遊皇者」,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萬馬奔騰」及「財高八斗」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9 場 (045)縫葉鶯讓賽第三班1000 米
於宣佈出賽時,「祥勝駿駒」與「威信」均申報騎師為羅理雅。小組確定羅理雅已落實策騎「威信」。因此,小組批准「祥勝駿駒」改由蔡明紹策騎。羅理雅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
在配鞍房內,「仁者荃心」重新裝上左前蹄的蹄鐵。「仁者荃心」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多多勁驥」出閘笨拙,其後不久在一段短途程上向外斜跑,碰撞「仁者荃心」,「仁者荃心」因而失去平衡。
「運財童子」於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僅屬一般。
跑過七百米處時,「仁者荃心」在「美麗皇牌」外側緊迫競跑。
趨近五百米處時,「祥勝駿駒」在「運財童子」外側緊迫競跑,當時「運財童子」向外斜跑。
「多紅利」於接近五百米處時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跑過三百米處時,「多紅利」在「威信」與「龍騰摘星」之間無路可上後移至「威信」內側。
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傾向內閃的「仁者荃心」靠近「祥勝駿駒」的後蹄處於窘境。其後於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仁者荃心」在「祥勝駿駒」外側受擠迫,當時「祥勝駿駒」在墮退之際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
接近五十米處時,「多多勁驥」向內斜跑,碰撞「陽光大地」。
接近終點時,「美麗皇牌」向內斜跑,碰撞「同得福」。
被查詢時,柏寶表示,在前往閘廂時,「勝利寶石」起初動作感覺欠順,然而抵達閘廂後展步自在。他說,「勝利寶石」在出閘迅速後於競賽壓力下再次動作感覺欠順,瞬即被馬群拋離。他說,由於對坐騎的感覺有疑慮,他因而在過了四百米處後收慢坐騎。柏寶又說,他認為「勝利寶石」在領放下似乎感到不自在,他於賽後向馬主及練馬師反映。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利寶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由於這是第二次有騎師表示對「勝利寶石」的動作有疑慮,並因為有疑慮而於陣上收慢該駒,小組著令該駒必須連續多次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同得福」及「美麗皇牌」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10 場 (046)啄木鳥讓賽第三班1400 米
進入跑道時,「勇霸神駒」踢中欄杆。抵達起步點後,「勇霸神駒」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綠勇士」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開閘時,「快樂寶貝」一對前腳並舉。
「勇冠王」於起步時向外斜跑,導致「勢必跑」被帶向外跑壓向「喜盈運」,當時「喜盈運」收慢避開「紅運爵士」的後蹄。
「勇霸神駒」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神威敖翔」的後軀。
「上浦福滿」及「放馬過來」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八百米處後,「神威敖翔」走外疊,沒有遮擋。
「快樂寶貝」於過了八百米處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轉直路彎時,「英明勇將」靠近「快樂寶貝」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靚紫荊」向內移入避開「愛美麗」的後蹄以望空。
趨近三百米處時,正在墮退的「快樂寶貝」內閃及碰撞「英明勇將」的後軀,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
跑過三百米處時,持續墮退的「快樂寶貝」在「靚紫荊」與「英明勇將」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英明勇將」被「快樂實在」(史卓豐)帶向外跑,而「快樂實在」則向外移出以望空。小組告誡史卓豐須確保在轉換跑線以望空時小心。其後,由於「快樂實在」與「英明勇將」雙雙斜跑,兩駒因而數度互相碰撞,跑過二百米處時,正在急促墮退的「紅運爵士」收慢避開「快樂實在」的後蹄,當時「快樂實在」在失去平衡後向內斜跑,繼而被「英明勇將」帶向內跑,而「英明勇將」則向內斜跑。
過了三百米處後,「放馬過來」被「勇冠王」挨擦,當時「勇冠王」向外斜跑避開「上浦福滿」。
趨近一百米處時,正以勁勢衝刺的「喜盈運」向外移出避開「愛美麗」的後蹄,當時「愛美麗」正在墮退。
接近五十米處時,「英明勇將」在靠近「勇霸神駒」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收慢。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紅運爵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快樂實在」、「綠勇士」及「勇冠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一、
第一場賽後,跑道場地掛牌由「好地」改為「好至快地」。競賽董事小組認為這項更改應具追溯力。因此在正式賽果上,第一場的場地為「好至快地」。
二、
史卓豐因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到達馬場,被罰款二千元。
三、九月十三日跑馬地賽事補充-第七場(35)
末段,「同進」在「育馬妙星」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四、九月十三日跑馬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紅星」、「幸運興隆」、「旅英駿爵」、「你知我意」、「笑眼光」、「隨時候命」、「埼豐」、「魔幻神駿」、「電子群英」、「威先生」、「招多福」、「進綵」、「文藝學家」、「發明小子」、「神舟小子」、「理想回報」、「競駿時代」、「中華寶貝」、「川河寶駒」以及「經典帝國」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五、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天賜寶」、「好富有」、「騏名燈」、「玩得喜」、「馬狀元」、「怡德」、「事必獲利」、「滿載而來」、「勁飛聖」、「喜菜」、「海之濤」、「獵狐者」、「幻影飛鷹」、「理想回報」、「勇敢傳說」、「問鼎高峰」、「雷公鑿」、「奇真」、「琪麟穎」、「一道」及「亞馬寶寶」(九月六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四場:「知道勝」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二、罰款
第四場:羅理雅(「駕迅」)及田泰安(「有得勁」)均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抵達亮相圈,被罰款二千元。
第九場:羅理雅(「威信」)因雙重宣佈出賽,被罰款二千元。
一般事項:史卓豐因未有於規定時間或之前到達馬場,被罰款二千元。
三、譴責
第一場:貝湯美(「駿馬翹楚」)於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四、警告
第四場:吳嘉晉(「大將風雲」)有關他於末段的騎法。
見習騎師巫顯東(「踏雪名駒」)有關他於早段的騎法。
見習騎師黃皓楠(「金威利」)有關他於早段的騎法。
第八場:杜利萊(「秘密武器」)於起步後不久向內斜跑。
第十場:史卓豐(「快樂實在」)於跑過三百米處時向外斜跑。
五、閘廂測試
第一場:「雷霆導彈」
六、試閘
第二場:「貝奇利」
第三場:「阿姆利則」
第六場:「放眼量」
第九場:「勝利寶石」
七、獸醫檢驗
第二場:「貝奇利」
第三場:「阿姆利則」
第四場:「知道勝」
第九場:「勝利寶石」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