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1/2017  -  跑馬地
草地

(第1,2,3,4,5,6,7,8場)

好地




度地儀指數 :2.7
競賽董事小組:
郭志桁先生 主席
馮載祥先生  
祁禮謙先生 首席受薪董事
韋敦彥先生 受薪董事
布傑華先生 受薪董事
郭子貽先生 受薪董事
廖衍綸先生 受薪董事

第 1 場 (227)土瓜灣讓賽第五班1650 米
起步後不久,「飛雲寶」在「天賦致寶」與「滿載而來」之間緊迫競跑,當時「滿載而來」向內斜跑。
「育成天下」、「金叻星」及「架勢堂」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後,「電訊大炮」及「金錢炮」均在「育成天下」與「跑出彩虹」之間受擠迫,當時「跑出彩虹」向外斜跑。
趨近千一米處時,「滿貫中環」在靠近「金禧足球」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過了千一米處後,「滿載而來」在收慢以讓「金錢炮」過頭時昂首。
過了一千米處後,「滿載而來」在「金錢炮」之後跑來搶口。
六百米處,由於「電訊大炮」向外移出以在「飛雲寶」之後推進,因而與「育成天下」緊迫競跑。
過了六百米處後,「滿載而來」靠近「金錢炮」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滿貫中環」在「金禧足球」之後處於窘境。
在直路早段,「滿載而來」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內閃。「滿載而來」其後持續將頭轉側。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天賦致寶」及「金叻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金錢炮」及「飛雲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2 場 (228)九龍城讓賽(第一組)第四班1200 米
就在開閘前,「皇家魅力」煩躁不安,其後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
「歡喜心」躍出時向外斜跑及碰撞「精選直前」,當時「精選直前」向外斜跑及與「快樂火龍」互相觸碰,三駒均因而失去平衡。跑了一段短途程後,「歡喜心」在「精選直前」與「精彩傳奇」之間受擠迫,當時「精彩傳奇」向外斜跑。
「泡泡達人」及「至尊大師」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同樣自外檔出閘的「幸福一生」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過了五百米處後轉彎時,「好友營」將頭轉側及外閃。
跑過三百米處時,「好友營」(郭能)將頭轉側及急促向內斜跑,因而須勒避「旅英公爵」的後蹄。其後,「好友營」在墮退之際持續內閃。郭能於賽後報告,坐騎今仗初出,全程走勢稚嫩,在直路彎前已須受催策。他說,「好友營」在持續走勢稚嫩之際在直路上顯著轉弱。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好友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好友營」的走勢及表現均難以接受。「好友營」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趨近一百米處時,「精彩傳奇」在「好友營」內側緊迫競跑,當時「好友營」內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快樂火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一馬當先」及「旅英公爵」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3 場 (229)馬頭圍讓賽第四班2200 米
「皇帝誥令」起步時向外斜跑,並且碰撞「康樂神駒」。
趨近千八米處時,「傲行者」在搶口之際勒避「豐盛人生」的後蹄。
趨近千二米處時,「傲行者」靠近「豐盛人生」的後蹄處於窘境,跑過千二米處時向外移出,並且獲許上前。
接近千一米處時,「進綵」勒避「皇帝誥令」的後蹄。
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開始墮退的「快樂神駒」一度收慢避開「進綵」(莫雷拉)的後蹄,當時「進綵」向外斜跑。小組告誡莫雷拉必須加倍小心。
莫雷拉(「進綵」)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跑過一百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榮冠大道」時向外斜跑,導致該駒須勒避「進綵」的後蹄。小組判罰莫雷拉由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日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莫雷拉的良好策騎紀錄。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傲行者」及「欣喜欣喜」,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傲行者」及「欣喜欣喜」均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兩駒的表現難以接受。「傲行者」及「欣喜欣喜」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韋達表示,開閘時「快樂神駒」將頭轉向右邊,因而出閘緩慢。他說,「快樂神駒」繼而在雙雙斜跑的「進綵」與「榮冠大道」之間受擠迫之際進一步失地。其後他催策坐騎以圖追回失地,但僅能佔取大約中間或中間稍後位置。他說,趨近千二米處賽事步速減慢時,他將坐騎向外移出以跟隨「傲行者」上前,希望能佔取較接近領先馬匹的位置。他說,「傲行者」能夠輕易佔取前列位置,但他須催策「快樂神駒」以嘗試跟隨該駒,令「豐盛人生」得以在坐騎內側向外移出,導致他須更大力催策「快樂神駒」推進至前列位置,以避免不必要地走外疊。他續說,跑過一千米處時,「金如意」向外移出繞過「榮冠大道」推進,令他須持續催策「快樂神駒」上前。「金如意」其後需時先後超越「榮冠大道」及「傲行者」,令坐騎於趨近六百米處時須持續發力競跑才能同樣超越內側的馬匹以居於「金如意」外側。他說,鑒於是賽的陣上形勢與「快樂神駒」上仗勝出時截然不同,坐騎是晚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
羅理雅表示,他獲指示於早段讓「其樂無窮」順其自然地跑,不要催策坐騎以佔取前列位置。他說,起步後不久,他有機會催策「其樂無窮」以阻止在坐騎前面的「進綵」向內移入,但他認為他須催策「其樂無窮」才能佔取該位置,由於此舉將違反策騎指示,他遂讓「進綵」過頭,並佔取該駒之後的位置。
被查詢有關「豐盛人生」的表現時,田泰安表示,由於坐騎是晚首次增程角逐二千二百米途程,他獲指示將坐騎置於前列位置競跑。他說,接近千八米處時他得以佔取「金如意」之後有遮擋的位置,「豐盛人生」起初走勢暢順。他說,賽事中段的步速減慢,他因此在「傲行者」推進至坐騎外側時將坐騎移至「金如意」外側,並嘗試跟隨「傲行者」上前。然而,「豐盛人生」的加速力不足以阻止「金如意」在坐騎之前向外移出,因此他於接近九百米處時居於該駒之後。其後由於「金如意」及「快樂神駒」均受催策以推進,賽事步速因而加快,而「豐盛人生」難以適應步速改變。他於六百米處前開始催策「豐盛人生」,但坐騎毫無反應,其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認為「豐盛人生」是晚的表現是由於升班、增程角逐,加上賽事步速於各階段不一致所造成。他說,「豐盛人生」上仗勝出時賽事步速全程平均,比起是晚變化不定的步速較適合坐騎發揮。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豐盛人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豐盛人生」、「進綵」及「金如意」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4 場 (230)新蒲崗讓賽第五班1200 米
「喜盈盈」出閘緩慢。
「金鹿」與「大天龍」起步時互相碰撞。
起步後不久,「金鹿」收慢避開「七彩」的後蹄,當時「七彩」被「有福氣」帶向外跑,「有福氣」相應被「金威利」稍微帶向外跑。
「勝在煌」及「星二快勝」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勝在煌」在收慢避開「哈哈笑」的後蹄之際昂首。
趨近八百米處時,「哈哈笑」靠近「大天龍」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有福氣」在收慢避開「勝利公爵」的後蹄之際昂首。
跑過五百米處時,「哈哈笑」向外移出避開「喜盈盈」的後蹄。
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喜盈盈」及「知道勝」雙雙斜跑,兩駒因而數度互相碰撞。
過了二百米處後,「七彩」在推進至「勝利公爵」與「金威利」之間的窄位之際處於窘境。
「飛快叻」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勝利公爵」於賽後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李寶利(「大天龍」)於賽後報告,坐騎走勢良好,其後他於過了六百米處後催策坐騎,但坐騎對催策毫無反應,並在直路上墮退。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大天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有關「勝利公爵」令人失望的表現時,羅理雅表示,坐騎出閘十分迅速,因此他催策坐騎以利用此優勢帶離他預期會佔取前列位置的「七彩」及「有福氣」。他說,他於早段能在毋須消耗「勝利公爵」氣力下向內移入以在「金威利」外側競跑,坐騎其後在「金威利」外側稍後位置競跑,走勢順暢。他說,趨近七百米處時,「勝利公爵」動作失去平衡,但其後很快便恢復正常走勢,而他亦滿意坐騎的走勢。他又說,他在轉直路彎時催策「勝利公爵」,坐騎起初對催策反應良佳,但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收窄步幅,其後在最後一百米嚴重轉弱,他認為這顯示坐騎可能出現問題。他說,他未有發現「勝利公爵」有任何不良於行的跡象,但坐騎轉弱的走勢與上仗勝出同場同程賽事時的強勁衝刺截然不同。練馬師高伯新未能就「勝利公爵」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因為該駒上仗勝出後操練表現格外出色。他說,「勝利公爵」於末段墮退,他認為這顯示該駒可能受傷,然而於賽後立即檢查該駒時並無發現任何受傷。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勝利公爵」,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勝利公爵」上仗勝出,小組認為該駒今仗的表現難以接受。「勝利公爵」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喜盈盈」及「七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5 場 (231)九龍城讓賽(第二組)第四班1200 米
「盛勢東方」及「運財之星」躍出時均於「喜進」與「天皇巨星」之間受擠迫,當時「天皇巨星」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
「暴風俠」與「好慷慨」於起步時互相碰撞。其後自外檔出閘的「好慷慨」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大外檔出閘的「魅力之子」同樣於早段收慢及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嘗試取得遮擋,但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見習騎師潘明輝(「大地和平」)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天皇巨星」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受阻礙及被帶向內跑橫越「盛勢東方」應有的跑線,「盛勢東方」因而須勒避並失蹄。此外,他容許坐騎於接近千一米處時在尚未帶離「喜進」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在被「大地和平」碰撞時受阻礙,並相應向內斜跑壓向「金飯碗」,導致「金飯碗」嚴重受阻礙。在此宗事件中,「活力勇士」在「金飯碗」內側受擠迫時亦受阻礙。小組判罰見習騎師潘明輝由十二月六日星期三開始停賽,直至十二月十一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此外,見習騎師潘明輝被罰款三萬元。
接近一千米處轉彎時,「盛勢東方」在靠近「運財之星」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運財之星」在「活力勇士」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被查詢時,見習騎師潘明輝表示,他獲指示自不利檔位出閘後催策「大地和平」上前並取得遮擋,希望該駒能佔取中間之前或領先馬匹之後的位置。他說,根據策騎指示,他於早段將「大地和平」置於前列競跑,但毋須大力催策坐騎。他說,鑒於賽事早段的形勢,坐騎在「喜進」外側競跑,居於遠較預期為前的位置。他說,過了一千米處後「喜進」被騎師收慢,因此他讓「大地和平」持續移向內欄。他說,「大地和平」在領放下跑來搶口,他嘗試在不與坐騎鬥力下收慢牠。他說,儘管「大地和平」帶離馬群一段頗長距離,但他並不認為此時的步速太快,但無論如何,由於「大地和平」在領放下搶口,他未能進一步收慢坐騎以靠近主馬群。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劍凌雲」,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劍凌雲」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金飯碗」、「喜進」及「天皇巨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6 場 (232)何文田讓賽(第二組)第三班1200 米
「聰明申報」於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後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越感」(田泰安)補上。「聰明申報」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入閘後,「香江穩勝」煩躁不安,一度將頭伸出閘廂前門下方。「香江穩勝」被牽引出閘廂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表示該駒眼部位置有多處擦傷,但認為該駒適宜出賽。考慮到「香江穩勝」以往的紀錄,小組著令該駒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中環武士」出閘僅屬一般。
「地主群英」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越感」。其後不久,「育成寶貝」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越感」因而受擠迫而向內壓向「地主群英」,而「地主群英」則相應被帶向內跑壓向「中華之光」。
「勝利寶石」及「陀飛輪」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一米處時,「地主群英」在「越感」內側緊迫競跑時在「中華之光」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之際昂首,當時「越感」向內斜跑避開「香江穩勝」。
趨近一千米處時,「手到拿來」左前腿有不妥,因而被收停。
過了一千米處後,「越感」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在勒避「中華之光」的後蹄之際昂首,當時「中華之光」靠近「駿明珍寶」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中華之光」收慢避開「馬功臣」(莫雷拉)的後蹄,當時「馬功臣」在尚未充分帶離下向內移入。小組譴責莫雷拉,並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轉換跑線時須確保已充分帶離。
過了八百米處後,「育成寶貝」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並在一段途程上須勒避「摯友無敵」的後蹄。
被查詢有關「中環武士」的騎法,尤其是直路上的騎法時,韋達表示,他獲指示利用坐騎排內檔出閘的優勢,在不要過度催策坐騎下將其置於盡量前的位置競跑。他說,「中環武士」於早段能夠在毋須催策下佔取前列位置,並得以跟隨「育成寶貝」,此時「育成寶貝」於對面直路上靠近「摯友無敵」的後蹄競跑。他說,跑過五百米處時,他曾考慮移至「育成寶貝」外側,但「駿明珍寶」在坐騎外側受催策以保持在第二疊位置。他說,因此他選擇持續沿欄推進,過了四百米處後能夠推進至「育成寶貝」內側競跑。他說,進入直路後不久,「香江穩勝」與「摯友無敵」之間顯然並無空位,他遂將「中環武士」移至「香江穩勝」外側,但該駒並沒如他預期般推進,這導致「中環武士」靠近「香江穩勝」的後蹄處於極大窘境。他說,由於「中環武士」此時落後「香江穩勝」稍逾一個馬位,並且靠近該駒的後蹄競跑,他認為他不可能持續向外移出,否則坐騎很大可能會踢中「香江穩勝」的後蹄。他說,此時他起初想在「香江穩勝」與「育成寶貝」之間佔取的位置開始出現空位,因此他將「中環武士」向內移離「香江穩勝」的後蹄以繼續推進。然而「中環武士」於過了二百米處後受困而未能望空,皆因當時「香江穩勝」稍微向內斜跑,導致「中環武士」未能在該駒與「摯友無敵」之間推進。他說,「香江穩勝」於接近一百米處時向外移出,令「中環武士」有機會在該駒與「摯友無敵」之間推進。其後「中環武士」的衝刺令人滿意。練馬師賀賢證實給予韋達的策騎指示,並表示,他滿意韋達於早段及中段對「中環武士」的騎法。他說,觀看賽事影片後,他接納韋達移回至「香江穩勝」內側的決定,因為「中環武士」明顯靠近該騎的後蹄處於窘境。他說,他亦留意到當「中環武士」被移回至「香江穩勝」內側時,該駒內側出現空位,儘管「香江穩勝」外側較內側有更多空位。考慮了所有因素及觀看賽事影片後,小組接納韋達已根據策騎指示策騎「中環武士」,而他起初亦有意將該駒移至「香江穩勝」外側。小組亦接納,當移至「香江穩勝」外側時,「中環武士」靠近該駒後蹄處於窘境。小組進一步告知韋達,他將「中環武士」移回至「香江穩勝」內側而非持續在該駒外側取位以望空的決定,小組並不認為他於此階段對「中環武士」的騎法足以構成違反賽事規例的程度。然而,小組告誡韋達,他須確保盡可能望空及能夠不受阻擋地衝刺,使其騎法令人無可置疑。小組告知賀賢,他的證供會載入報告。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中環武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中華之光」,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馬功臣」、「駿明珍寶」及「育成寶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手到拿來」亦須抽取樣本檢驗。

第 7 場 (233)何文田讓賽(第一組)第三班1200 米
「有心人」出閘緩慢。
「安友」起步時向內斜跑,並且碰撞「新威龍」。
「中華寶貝」及「狀元才」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並且在馬群之後切入。
被查詢時,羅理雅表示,「公証福將」今仗增程角逐千二米途程,練馬師方嘉柏表示他屬意盡可能讓「公証福將」佔取大約中間有遮擋的位置。羅理雅說,自第九檔出閘後,他起初在沒有催策坐騎下讓牠展步上前,以圖確定是否能佔取指示的位置。他說,由於「安友」在其內側受催策,他認為他須消耗「公証福將」很多氣力才能帶離該駒,而即使如此,坐騎也不太可能取得遮擋,因此在接近千一米處時他開始收慢「公証福將」以圖佔取「安友」之後有遮擋的位置。此時「公証福將」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不肯放鬆來跑,因此儘管他已作出很大努力,但仍未能充分收慢坐騎以佔取「安友」之後的位置。他續說,鑒於「公証福將」的走勢,坐騎於過了一千米處後轉彎時在「安友」外側走大外疊。他說,由於「公証福將」頗為大力搶口,他讓該駒展步上前超越「安友」,以圖確定是否能佔取「話得事」之後有遮擋的位置。然而,「公証福將」在對面直路上須在沒有遮擋下競跑時持續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不肯放鬆來跑及大力搶口。他說,由於「公証福將」須在沒有遮擋下競跑及主要由於坐騎未能放鬆來跑,因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由於練馬師方嘉柏於此場賽事結束後隨即離開馬場,因此小組將於十二月三日星期日沙田賽事舉行前向他查詢他向騎師羅理雅發出的策騎指示以及該駒的表現。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公証福將」,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公証福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公証福將」、「加州福星」及「開心有你」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3/12/2017 十一月二十九日跑馬地賽事 第七場(233)>小組是日向「公証福將」的練馬師方嘉柏查詢是賽向羅理雅發出的策騎指示。他說,「公証福將」是賽增程角逐千二米,賽前希望該駒能夠佔取大約中間位置,但須有遮擋。他說,「公証福將」有時會搶口,因此必須盡可能取得遮擋,他覺得是賽有步速快的賽駒列陣,認為馬群或會拉開距離,讓「公証福將」有機會佔取大約中間位置。然而,由於該駒排在較外側的第九檔起步,因此他沒有向羅理雅發出強制性策騎指示。他說,他覺得如果「公証福將」於早段收慢佔取「安友」之後的位置會較佳,皆因「公証福將」若在沒有遮擋下競跑,該駒將難以穩定走勢。他續說,日後倘若「公証福將」自外檔出閘,他會指示騎師於早段收慢,以確保該駒能夠取得遮擋,因而較能穩定走勢。然而,倘若排內檔出閘,他認為「公証福將」會有足夠前速佔取較前位置,但前提是能夠取得遮擋。

第 8 場 (234)紅磡讓賽第三班1800 米
「鋒芒畢露」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精壯神駿」,「精壯神駿」因而失去平衡。出閘僅屬一般的「心好事成」因而收慢避開「精壯神駿」的後蹄。
由於「王者再現」在「共創更好」內側緊迫競跑,「明月光」與「王者再現」因而於起步後不久數度互相碰撞。
起步後不久,「人強馬勁」向內斜跑及碰撞「海利多」,導致「人強馬勁」被「海利多」觸碰後軀後失去平衡。
跑過千六米處時,「勝利仔」收慢避開「人強馬勁」的後蹄,當時「人強馬勁」在「鋒芒畢露」的內側緊迫競跑之際向內斜跑。
跑過八百米處時,「勝利仔」未能在「人強馬勁」與「明月光」之間推進之際勒避「人強馬勁」的後蹄。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人強馬勁」在「王者再現」與「精算博奕」之間受擠迫,當時「精算博奕」在靠近「鋒芒畢露」的後蹄競跑之際昂首,其後在轉彎時走勢笨拙。
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人強馬勁」在「王者再現」與「海利多」(羅理雅)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王者再現」將頭轉側及內閃,而「海利多」則移至「精算博奕」外側以望空。小組告誡羅理雅,儘管「王者再現」在此宗事件中負有大部分責任,但無論如何,小組仍譴責及告誡他,必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後才可轉換跑線。
過了三百五十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精算博奕」在「鋒芒畢露」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鋒芒畢露」將頭轉側及內閃。
跑過二百米處時,「共創更好」自己向內斜跑及觸碰內欄,因而失去平衡。
趨近一百米處時,「鋒芒畢露」在「精算博奕」的後軀外側緊迫競跑,當時「精算博奕」向外斜跑。
「王者再現」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小組將於十二月三日星期日沙田賽事前向見習騎師巫顯東查詢有關「騰煌」的騎法。
「精算博奕」、「精壯神駿」及「海利多」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3/12/2017 十一月二十九日跑馬地賽事 第八場(234)>正如前述,小組是日向見習騎師巫顯東查詢其如何處理「騰煌」的跑法。見習騎師巫顯東表示,他獲指示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將「騰煌」在馬群之後切入。他說,他獲指示,如有其他馬匹於對面直路上開始上前,應嘗試跟隨其中一駒上前。他進一步獲指示嘗試讓「騰煌」在內疊競跑,因為預期居於較前位置的數匹賽駒會於進入直路時移出更外疊,讓「騰煌」在靠近內欄位置有機會望空。他說,自大外檔出閘後,他於早段將「騰煌」在馬群之後切入。被查詢為何「騰煌」於早段及中段被馬群拋離時,見習騎師巫顯東表示,「心好事成」在「騰煌」之前競跑,由於該駒不時移離內欄,因此他保持在該駒之後,以圖確定是否可在該駒內側或外側取位。被查詢有關「騰煌」在直路上的騎法時,他表示,他於直路早段讓坐騎取得平衡,於接近二百米處時開始對坐騎用鞭,其後於末段用鞭力策坐騎。練馬師何良證實他給予見習騎師巫顯東的策騎指示,並表示他指示見習騎師巫顯東於對面直路上走第二疊,以便當馬匹於接近七百米處開始上前時,他可以跟隨牠們上前。他說,他對見習騎師巫顯東策騎「騰煌」的方法感到失望,並已於賽後即時向他表達不滿。小組告誡見習騎師巫顯東,小組曾考慮指控他策騎「騰煌」的方式違反一項重要的賽事規例。小組告誡他,其騎法已引起小組關注,並嚴厲譴責他,又告誡他必須確保其騎法不會受質疑。

小組是日向柏寶查詢有關他於最後一百米策騎「勝利仔」的方法。柏寶表示,轉直路彎時他將「勝利仔」直接移至外疊,以確保坐騎可以自由及不受阻擋地競跑。他說,他隨即催策「勝利仔」,包括用鞭力策坐騎。被查詢他為何於接近一百米處時收起馬鞭,柏寶表示,他覺得「勝利仔」已竭盡所能衝刺,因此只須手足並用全力催策坐騎至終點。小組告誡柏寶,他的解釋會被載入報告。

被查詢時,祈普敦(「大運起」)表示,由於坐騎排在外檔出閘,加上在港首次增程角逐千八米途程,他獲指示於早段逐漸讓坐騎佔取前列位置。他說,首次跑過終點時他能夠將「大運起」向內移入居於領放馬「共創更好」外側,並且在毋須催策坐騎下做到。他說,「大運起」沿途走勢暢順,末段衝刺良佳。

一般事項
一、十一月二十六日沙田賽事競賽事件報告補充
a.第五場(221)
「龍城猛將」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b.第八場(224)
趨近一千米處時,「小龍兒」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二、十一月二十六日沙田賽事獸醫報告增補
賽後獸醫檢驗(沒有使用內窺鏡)顯示「有禮」、「不可說」、「玩得好」、「上簽」、「仁者荃心」、「真好漢」、「紅麗舍」、「白鷺飛翔」、「好友益」、「老友記」、「龍城猛將」、「五十五十」、「時時精綵」、「首映」、「喜悅繽紛」、「平湖之星」、「幸福分享」、「紅衣優駿」、「平海福星」、「以奇用兵」以及「歡樂小子」均無明顯異常之處。
三、
賽事化驗所檢驗證實「喜之星」、「通勝」、「有衝勁」、「榮冠大道」、「好腳頭」、「靚加加」、「魅力知寶」、「善傳千里」、「神速寶」、「安荃」、「事勝意」、「蓮花巨星」、「達羅素」、「不可思議」、「明月千里」、「馬克羅斯」、「幸運如意」、「紅衣醒神」、「華恩庭」、「美麗大師」、「四季旺」、「喜蓮獎星」、「奮鬥雄心」、「同得福」、「京京千里」、「爭分奪秒」以及「飛龍駒」(十一月十九日)均一切正常。

重點撮要
一、退出
第六場:「聰明申報」於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退出。
二、更換騎師
由於騎師楊明綸身體不適,因此小組於賽日下午批准下列馬匹更換騎師:
第二場:「幸福一生」改由祈普敦策騎
第四場:「有福氣」改由梁家俊策騎
第五場:「天皇巨星」改由李寶利策騎
第七場:「有心人」改由韋達策騎
三、罰款
第五場:見習騎師潘明輝(「大地和平」)於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及接近千一米處時不小心策騎,被罰款三萬元。
四、譴責
第六場:莫雷拉(「馬功臣」)於接近八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
第八場:羅理雅(「海利多」)於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
五、警告
第三場:莫雷拉(「進綵」)於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
第六場:韋達(「中環武士」)有關他於直路上的騎法。
六、停賽
第三場:莫雷拉(「進綵」)於跑過一百米處時不小心策騎(十二月二十日開始停賽,十二月二十四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第五場:見習騎師潘明輝(「大地和平」)於接近一千一百五十米處及接近千一米處時不小心策騎(十二月六日開始停賽,十二月十一日才可恢復出賽-兩個香港賽馬日)。
七、試閘
第二場:「好友營」
第三場:「傲行者」、「欣喜欣喜」
第四場:「勝利公爵」
第六場:「香江穩勝」
八、獸醫檢驗
第二場:「好友營」
第三場:「傲行者」、「欣喜欣喜」
第四場:「勝利公爵」
第五場:「劍凌雲」
第六場:「聰明申報」
第七場:「公証福將」

以上競賽事件報告中文譯本倘與英文本有任何歧異之處,概以英文本為準。